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远古兽人(十八)
    温茶和人腻歪了一会儿,眼看天色越来越深。

    在快冻成冰块之前,她把人从怀里扯了出去。

    “迷雾森林不远处,有一间猎户的房子,现在天冷,没人居住,里面什么都有,你现在先去那儿,明天我去找你。”

    年轻的流浪者不愿意这么快就和她分开。

    但他清楚,没有埃德的认同,他是不能和之前一样偷偷溜进去的。

    “我会努力说服父亲。”

    温茶握紧拳头,向他承诺道:“到时候,我们就一起住在部落里。”

    年轻的流浪者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她如缎的长发,轻轻点点头,“我也会很努力。”

    让她的父亲认可他。

    “去吧。”温茶打了个哈欠,催促他。

    年轻的流浪者低眸,在她额角印下一吻,点了点她的脑门,“明天一定要来找我。”

    “好。”

    “进去吧。”

    他伸手抹掉她眼角因瞌睡,快要溢出来的泪水,冷削的眼睛,温暖的像夜空中明亮的星星。

    温茶跑进门内,朝他挥挥手,他没说话,黑衣隐没在了深夜里,等到温茶转身往回走,走到屋门口时,他才转过身,化作一道看不分明的掠影,消失不见。

    温茶打开屋门,正要睡个美美的觉,边上的门率先打开了。

    埃德面无表情的站在门里,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听不出喜怒的问:“去哪儿了?”

    温茶吓了一跳,转过身,喏喏着说不出话来。

    埃德却是冷哼道:“是不是去见那个不知羞的流浪者了?”

    温茶低下头,缠了缠手指,不敢看他。

    埃德气的手指发抖,“近些日子,你比以前听话了很多,我原以为你是懂事了,现在你故态复萌,我没意见,可你知不知道自己无理取闹后,招惹的究竟是什么人?”

    那可是流浪者啊!

    还是个极有可能是流浪者中王级的人。

    温茶闷声回答:“我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人比一般的流浪者更可怕?”

    只要一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性,那样的怒火,绝不是杀人就能发泄的。

    王者一怒,伏尸百万。

    这是最起码的。

    他不相信,芙茶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温茶抬起眼睛,毫无畏惧的同埃德对峙,“我既然选择了他,就会信任他,他说过,他不会伤害我。”

    “他说什么你都信吗?”埃德差点被她气疯,赌气道:“既然他说什么你都相信,你还询问我的意见做什么?”

    “我问您,是想得到您的认可。”

    温茶闭上眼睛,随后睁开:“我既然喜欢他,就要和他在一起,我不管他是什么,也不管我们能相互喜欢多久,我就想和他在一起。”

    “我不同意。”

    埃德一口回绝:“如果你执意和他在一起,你就要在阿爹和他之间做个选择。”

    温茶的目光耷拉下去,露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我现在喜欢的人,就算再怎么不好,也是我喜欢的人,适不适合,只有我自己知道,就像你曾经喜欢我母亲一样,难道别人说她不好,你就要放弃她吗?”

    埃德潜意识里回答了她不,他不会放弃自己的妻子,无论如何。

    “我和您是一样的。”温茶低低的说:“我不会放弃他。”

    “请您原谅我。”她扬起头,面上的执意让人心惊。

    埃德从未在她脸上见到过这样坚决的色彩,即便是曾经喜欢格罗到情深处,死缠烂打的请求他时,她的脸上也没有这样的决然。

    可现在的她,如此的,与众不同。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

    格罗只是女儿的一个坎,被绊倒之后,她还可以站起来拍拍灰尘,不怕苦不怕累的继续往前走。

    但那个流浪者不一样。

    他好像是她的宿命,没了他,她就算爬起来,合着眼泪爬到终点时,也不会抛下这样掷地有声的执念。

    人的一生,有很多种执念,但感情里的这种,最是致命。

    它让人,变得比任何时候勇敢。

    他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他认真的问她:“即使他是个流浪者?你也愿意?”

    “愿意。”

    “就算他以后会伤害你,你也不怕?”

    “不怕。”

    埃德沉默了片刻,心里有些自豪,又有些失落,“找个时间,让他在部落外面和我见一面吧。”

    女儿是他的掌中宝,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如果她真的非那流浪者不可,他这个做父亲的,拼了老命,也要让她获得幸福。

    埃德突然的松嘴,让温茶愣了一下,她诧异的抬眸,埃德却是拍拍她的肩膀,“之前是阿爹魔怔了,什么事都想替你做主,现在你大了,知道自己要什么了,阿爹应该高兴的。”

    “……”

    “那人,你要是真的喜欢,找个时间,我给你看看。”

    温茶没想到这么容易,她鼻子一酸,回答了一个“好”字。

    埃德没再多说什么,只让她回去睡觉。

    温茶往屋里走进去。

    埃德站在原地,听着女儿明显轻了许多的步伐,摸着鼻子笑了一下,暗道自己之前太过迂腐。

    就算是流浪者又如何,不能一杆子打死一船人。

    更何况那人看起来,不比部落里任何兽人差。

    最重要的是,那人再不济,也不会像格罗一般让女儿伤心了。

    这么一想着,他忽然宽心许多。

    他正要关门睡觉,不远处的大秋英花田里忽然传来一阵低不可闻的声响。

    埃德面色一凛,目光冰冷的扫过去,厉声道:“谁?!谁在哪里?!”

    话音未落,盛开的大片大片的秋英里忽然窜出一只肥硕的兔子。

    想来时饿急了窜进部落里找食物的小家伙。

    埃德轻轻松了口气,没再疑心,关上门躺在了床上。

    他没有看见在他关上门的瞬间,那个从花田里站起身的健壮的兽人。

    他一身寒冷,面色发白,显然已经在花田里呆了许久。

    他面色阴冷的盯住温茶所住的屋子,像是找到了天大的把柄,嘴角露出阴鸷的笑容来。

    格罗原本是来同族长告个软,想来年继续参加七大部落的角斗赛,却没想到,听到了这样劲爆的内容。

    芙茶和族长,还有他们口中的流浪者,竟然还有这样一层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可真是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

    要是被族中其他人知道族长同流浪者有交集……

    到时候他就要看看,这座压在他身上多年的大山,究竟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格罗带着满腹的秘密,脚步轻松的往回走。

    他甚至已经想到了芙茶卑躬屈膝,像条狗一样跪在地上向他摇尾乞怜的场景。

    真是让人期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