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远古兽人(十七)
    回去的路上,温茶一路低迷。

    埃德几次欲言又止,最终什么话也没说,把她送到了屋门口。

    温茶轻声叫住他。

    “阿爹,你放心,我不会让他进来的。”

    埃德点点头,心头却发苦,女儿越是这样说,他就越是浑身不舒服,感觉自己像个棒打鸳鸯的恶人。

    他勉强道:“你不怨我就成。”

    温微微一笑,摇摇头。

    埃德这样做,有他的苦衷和思量,她理解一个做父亲的担忧,也不想去反驳什么。

    “回去睡觉吧。”

    埃德摆摆手,“过几天,你什么都会看淡的。”

    温茶往屋里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说:“我让阿禾去找比熊了,他们应该回去了,你也休息吧。”

    埃德:“……”所以,这家伙,真是给人牵红线的?

    温茶:你以为呢?

    埃德没说什么,回去睡觉了。

    温茶关上门,在窗边站了一会儿,看到那在淡淡霜露下,快要凋零的花儿,才觉得,冬天,是真的要来了。

    外面阴云避月后,天空一览无余,竟出现了几颗星子。

    这大概是这一年,难得有星星的夜晚了。

    她在窗边站得腿有点发麻,埃德沉沉的呼吸声,才和往常一样传进耳朵里。

    等了一会儿,估摸着埃德已经睡熟了,温茶穿上外套,脚步轻轻的往外走。

    夜深人静,部落里的人都睡熟了,以往夜巡的人也坐在某个角落,哈欠连天。

    温茶离开了埃德能探测的距离,飞快的穿越部落往前跑。

    跑到门口,紧闭的大门,和之前一样,看不到外面的场景,她轻轻抽开门栓,探出头朝外面看了一眼,漆黑如雾的黑夜里,她眼前的一片模糊。

    唯有冷冷的风,从脚腕,脖颈穿梭而过,刺骨的冰凉,让人浑身发抖。

    她朝那人之前站得位置看去,看了好几次,在没有看到人的时候,心里说不出什么感受。

    有点轻松,又有点牙齿打架。

    她没有等,也不打算去找。

    关上门就决定打道回府。

    她转过身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低低的声音。

    “你就这么走了?”

    她脚步一顿,回身拉开屋门,年轻的流浪者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木樨树下,身影仿若无形,和夜色融为一体。

    她再不犹豫,走出部落,往前走了几步,年轻的流浪者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他完美的的五官,在夜色下,分外好看,赤红色眼眸,火焰般灼目。

    走到她身边时,他身上浓重的霜雪气息,让她想起了那个可以戴手套,堆雪人的冬天。

    然后,在她的注视下,他光洁的额头,忽然冒出了两个小小的包,它们是活的,在她眼睛里,慢慢生长,直到穿破皮肉,变成两只黛墨色的角,才停下来。

    夜幕下,他的脸变得妖冶起来,像是风中的精魅,精致到让人难以呼吸。

    “你刚才要去哪儿?”

    年轻的流浪者顶着角,睁着狭长的眼睛问她:“你是要离开我么?”

    温茶很艰难的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没有……”

    年轻的流浪者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变大的他,和他幼体时对感情的触觉一样笨拙而纯白,“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没有,不要你。”

    而是……不太敢要你。

    年轻的流浪者顿了一下,去拉她的手,让她摸自己的角,说:“我长大之后,你认出我了吗?”

    温茶:“认出了……”一开始没认出这种人渣话当然不能说……

    “那我,是不是没小时候可爱了?”

    “你小时候和现在一样可爱。”

    “是吗……”年轻的流浪者声音垂了下去,似乎有些害羞,片刻后,他抬起头,笑了一下,淡淡的笑容并不绚丽,甚至因为很少有这个表情,而显得僵硬,但他的眼睛却像燃烧的火焰一样赤忱,灼灼生花。

    “我最开始是有点生气的,”他说:“我想杀人,就像你父亲说的那样,和所有流浪者一样,杀死所有让我不喜欢的人。”

    “但我不是流浪者,我不想成为他们。”他让她去摸他的心口,隔着薄薄的布料,他的体温极低,但胸腔里却布满剧烈的震动,恍若有大锤,一锤一锤的砸在骨骼上,压抑而隐忍的发出颤抖,疯狂的叫嚣着,喜欢眼前的这个人。

    “我不和他们一样。”

    我会学会克制自己,变成配得上你的人。

    他说:“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呀。”温茶握紧他的手,感受着他剧烈的心跳,她耳朵有些发烫,眼睛却灼灼的盯住他,“你忘了,我收了你的花。”

    午夜汀兰和告白的红山茶。

    她都一一收下,也照看的很好。

    年轻的流浪者愣了一瞬,他以为她收下,是因为她没办法拒绝。

    温茶:“没办法拒绝,我会扔了呀。”

    “我……”

    年轻的流浪者实在太过惊喜,以至于良久才回过神来,他手指轻动,不受控制,将眼前的小姑娘抱进怀里。

    “谢谢你。”

    他在心里说,谢谢你,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遗忘或放弃我。

    天知道,当她转身丢下他跑掉的时候,他心里有多愤怒和憎恶。

    他从未有过那样的怨恨。

    就像要杀光全世界阻止他的人。

    但是他忍住了。

    他对自己说,他就等到天亮,如果她来找他,他……他就勉强跟她和好,还和以前一样,跟她一直待在一起,可如果她没回来,她听信了谣言,他就和其他的流浪者一样堕落下去,纠缠她一辈子,让她这一生休想好过。

    但……她回来了。

    回来的很及时。

    真好。

    他伸手把温茶抱的死死的,像是抱住了什么无价之宝,冰冷的心口,贪婪的汲取着她暖暖的温度,心脏似乎终于从极冰中复苏。

    温茶被他冻得直哆嗦,伸手去碰他额侧的角,嘟囔了一句话:“你是个啥东西?”

    他发出一声极低的笑,在她耳边说了一个字。

    温茶呆住,转而抱着他差点跳起来,“真,真的吗?!”

    “嗯。”

    “那你,能带我去水里玩儿吗?”

    “现在不行。”

    他点住她的嘴巴,制止她无限的想象,“明年夏天,我带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