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远古兽人(十六)
    埃德被他气的吹胡子瞪眼。

    这个臭小子,打自己女儿的主意,还这么嚣张,真是欠收拾!

    “你过不了我这关。”埃德也不跟他废话,抱着肩,上下审视他一番,哼道:“只要是我不同意的,阿芙是绝对不会跟你走的。”

    言外之意,想结亲?没门!

    年轻的流浪者并不气恼,思索片刻,道:“你让我和她在一起,我可以留在部落里。”

    什么?!

    埃德被他这句话惊住。

    倒不是觉得他凑不要脸,倒贴之类。

    而是诡异的觉得他屈尊降贵。

    这个年轻人有多大本事,他心里有数。

    方才和他周旋,他使出全力,竟探不到边儿,再加上他把比熊丢出去的架势,轻松的叫发指。

    最重要的是,他到来是那股不容忽视的气息,代表了他在族中的地位。

    即便是在北境那般凛冽的地方,拥有这样气势的人,绝不会是普通的流浪者,十有**也横行一方的主。

    北境……横行一方的霸主……

    埃德脑海里闪过了什么东西,等他回想起来时,眼睛铮然一亮,盯住年轻流浪者,问道:“难道你是之前从北境逃出来那小子?”

    年轻的流浪者回望了他一眼,没说话。

    埃德顿时心里就有底了。

    他之前思来想去,想不透,这人怎么会和自己的宝贝女儿有交集,一提到北境,他忽然想起月余之前流浪者经过这里时提到的那位人物。

    当时人心惶惶,他还组织了夜巡小队,想把人找出来,但并没有什么实际结果,最后他们都以为那逃出来的流浪者早跑了,实在没料到,他极有可能被人救。

    尤其,那人还是自己女儿的时候……

    “她的确是救了我。”

    年轻的流浪者,似乎想起了什么,薄冷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我们同处一室的时候,她还很照顾我。”

    埃德不知道他受伤之后的状态,一听到同处一室,登时就炸了!

    这玩意儿被救之后不赶紧走,竟然还跟芙茶处一室!找死吗?!

    “她收下了我的定亲礼,自然也是喜欢我的,我希望你不要阻止我们。”

    埃德自然而然的想到,那枝茶花出现后,自己追问芙茶,她闪烁模糊的言辞,难道那时候她真的是在骗他?

    他很快脑补出自己女儿和这个不要脸的流浪者之间发生的事,心肝肺都要气炸了!

    他指着年轻流浪者的鼻尖,斥责道:“你不要以为我女儿救过你,你就能和她在一起,你这个轻浮的家伙!”

    年轻的流浪者不知道自己哪里轻浮了。

    不就是送过几次花么?

    “我想见见她。”他再三提出自己的请求:“见到她,她要我走,我就走。”

    埃德眼前一亮:“真的?”

    “嗯。”

    “好!”他大手一挥,转过身就要去叫自己跑远了的女儿,转过身,他还没开口,身穿兽皮裙的少女正静静地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笑眯眯的冲他招手,显然已经听不短时间的墙角。

    埃德:“……”一口气喘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你!”他恼羞成怒的指着温茶的鼻子,喊到:“给我过来!”

    温茶小跑着跑到他面前,踮起脚尖,向门外的年轻人看了一眼,看到他赤色的眼眸,还有好看的脸,她愣了一下,赶忙回身在埃德身边站好。

    埃德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指着外面的年轻人,怒道:“让他给走!”

    温茶:“……”他长得有点好看……让走恐怕不大好……

    埃德:“我叫你让他走!”

    温茶:“我……我……”能不让吗?

    “你最好不要打歪主意。”埃德苦恼的点点她的额头,“我知道你救过他,但他是个流浪者,你们是没结果的。”

    温茶:流浪者?流浪者好呀!正好可以一起去流浪!

    埃德:“你长不长脑子?这人不适合你没看出来吗?长痛不如短痛,赶紧让他走!”

    温茶:……可我喜欢……长得好看的……

    埃德:“……”心累至极……

    从来不知道,自己女儿还是外貌协会的……

    “阿爹……我能不让他走吗?”少女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睛,偷瞄了一下门外正被快被昏黄的夕阳淹没的男人,他轻柔的目光像湖水一样,让她心里发麻,她抠抠手指,低声说:“他之前给我送了迷雾森林里的午夜汀兰,我还挺喜欢的,你不知道,能摘到这种花的人,很少的……”

    埃德:“比熊可以帮你摘!”

    “他长得不好看。”

    埃德一口气差点把自己噎死。

    “比熊不行,那他更不行!”

    说罢,埃德已经懒得去理会门外年轻人的想法,他满心满脑都是,女儿绝对不能被这个心思狡诈的人给骗了!

    他扯住温茶的手腕就要往回走,门外的年轻人看到他略显粗暴的动作,眼睛动了一下,叫住他:“我可以离开,你不要为难她。”

    埃德愣了一下,年轻的流浪者扬起眼眸,对着回头的少女轻轻一笑,眉间冰雪消融,最是温柔安静,迷的温茶三魂去了二魂,真想跑出去跟美男子来张合影。

    埃德对这种出卖色相,吸引女孩子的行为最是不耻。

    “要走!就赶紧走!”

    那人没说话,温茶先问:“……能不要他走吗?”

    埃德:“不能!”

    “为什么?”

    “他是流浪者。”

    部落里的姑娘,和无依无靠,无根无蒂的流浪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你适合安定的生活,适合成为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但他不一样,他骨子里充斥着暴戾因子,过不了平淡的日子,会毁了你期待的一切。”

    所有被部落放弃的流浪者,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他们发起疯来,六亲不认,杀人如麻,是所有人部落都忌惮的存在。

    因而,当他们从北境出来时,所有部落才会如临大敌,不计代价,将他们遣回北境。

    不管眼前的年轻人是不是和那些流浪者一样,他都不敢冒险,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交给这样一个人。

    埃德说:“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温茶却是笑:“流浪者竟然这么讨厌。”

    她皱了一下鼻子,看了一眼外面,那在埃德话语间,已经浑身僵硬的男人,回眸低声道:“我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

    埃德欣慰于女儿的听话,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没再看门外的年轻人一眼,带着温茶一起往里走。

    门外的年轻人静静地站了许久,直到快看不见少女的背影,才僵硬着嘴角,低声问了一句。

    “……原来……你也介意吗……”

    六亲不认,杀人如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