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远古兽人(十三)
    温茶诧异了。

    没想到小伙子这么有勇气。

    比熊从身后背着的手伸出来,递到她面前,他摊开,掌心,静静地躺着一朵沾着露水的红茶花。

    他要把它送给她。

    “这花是刚才去山里摘的,是开的最好的一朵,我知道你喜欢花,你的名字里也有一个茶字,它和你很相符。”

    温茶:“……谢谢……”

    比熊见她没有太多表情的脸,还以为她太心里羞涩,继续道:“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告白了。

    温茶却表示自己受不起。

    她后退一步,避开比熊灼灼的目光,摆摆手:“那个……其实我……”不是很能接受……

    比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口打断她:“我知道自己现在是有点唐突了,但族长说你没有定亲,现在也没有喜欢的人,我挺喜欢你的,之前就已经向你表达过,虽然你拒绝了我,但是我还想试试,你能考虑考虑我吗?”

    温茶:“抱歉。”

    比熊:“……”告白一下怎么就这么难?

    温茶:“你挺好的,也帮助过我,我很感激你,我也很喜欢茶花,但是,我……我已经……有更喜欢的花了……”

    唉?

    比熊惊了一下,“可族长说你没有的。”

    “那个……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不过我挺喜欢的。”

    比熊:一朵花就把你骗走了,这不是你拒绝我的理由!

    把花怒摔!

    “你不知道他是谁?”比熊的脑回路很快被别的东西勾走了,“你不知道他是谁?你喜欢他干嘛?你似不似傻?”

    温茶:“……”不瞒你说,我也感觉自己拒绝的托词宛如智障。

    比熊:“你带我去你家看看,一闻味道我就知道是谁送的,我帮你把这个胆小鬼揪出来!”

    温茶瞪大眼睛:“真的?”

    “千真万确!”

    “好……”

    温茶把比熊带回屋,还没出去的埃德见到两个其乐融融的样子,还以为事情成了,他搓着手掌从屋里走出来,正要问问。

    温茶:“我带他来看看窗户下面的花。”

    比熊:“族长放心,我一定会帮芙茶找到罪魁祸首的!”

    埃德:“…………”说好的牵手成功呢?!!

    看到窗沿下还开的恣意盎然的红山茶,再看看自己手里又快要焉旧旧的花蕊,比熊不开心了,真想提起花就撂掉。

    但是他忍住了,围着那活生生的花转了几圈,看看嗅嗅半晌,问温茶:“这花什么时候栽的?”

    温茶倒是记得清楚,“大概半个月以前。”

    比熊:“……”好家伙,开了半月还没歇菜!

    “这花的品种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比熊拧着眉头,道:“像是我们北方,甚至更远一点的地方特有的花,开花时间虽同这地方一样,不过花期却很长。”

    这也就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这花还没凋谢的原因。

    “那你能找到是谁吗?”

    比熊面色红了一瞬,“花枝上残留的气息很淡,不像是你们族里自己人,如果这人还在部落里,找到他还有机会,如果不在……”简直就是渣男行径!

    温茶也没有在意这些,她罢罢手,“找不到就算了,养着它也好玩。”

    比熊:“这种栽花之后就跑的人,实在卑劣,芙茶你不用在意这件事,仍然可以选择自己钟意的伴侣。”

    他盯住少女,褐色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直在说选我选我选我呀!

    温茶:“……”耿直的boy还没发现她委婉的拒绝……

    “抱歉。”

    她再三说了那两个字,抬头对他说:“其实,我想找一个喜欢我,并且,我也喜欢的人。”

    比熊知道她说的意思,她是指两情相悦……

    他吸吸鼻子:“所以,你不喜欢我吗?”

    “抱歉。”

    温茶低头捻了捻手指,低声说:“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了?”

    “就……感觉不大对。”

    比熊:“……”

    “感觉可以慢慢找,我们可以先适应彼此,也许适应着适应着就有感觉了呢。”

    “不会的。”温茶笃定道:“我和你们不一样。”

    没有以感情为基础的适应,她提不起兴致。

    比熊委屈:“难道你还喜欢格罗那魂淡?!”

    温茶:“……”谁给你这样的错觉?

    “那你怎么不考虑考虑我?”

    “我不考虑你,是因为我不想耽误我们彼此的时间,我们都应该找真正适合自己的人。”

    而不是为没有结果的事情,消费对方,消磨时间。

    比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有点想打人怎么办?

    温茶:“回去吧,下午有勇士比斗赛,你可以回去准备准备。”

    比熊:“…………”所以,他彻底没机会了???

    温茶面不改色:“到时候,你下来,我把族里最漂亮的姑娘介绍给你。”

    比熊哼唧一声,恹恹道:“再好的姑娘也没你好。”

    “话不能这么说。”温茶脑海里略过姑娘们的影子,还真找到了一个内外兼修的:“到时候看看就知道了。”

    比熊没再说话,拿着他已经焉了吧唧的花,气冲冲的扭头走了。

    屋外听了半天墙角的埃德,恨铁不成钢的走进屋里,对温茶吹胡子瞪眼,“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不知道把握呢?”

    比熊,多好一人啊!

    温茶:“他们家太远了,在北方,我要跟他结亲,以后估计一年半载都见不到你,我不满意。”

    埃德一拍脑门,回过神来,不可惜不痛心了,还大叹道:“幸好没跟他成!咱们还是要找个离得近的!”

    温茶:“……”

    下午,部落里勇士之间的比斗赛就开始了。

    每年,七个部落聚集在一起,每个部落派出六名最善战的勇士,一共四十二人个兽人,分成两组,进行一对一,一轮一轮的淘汰赛,最终在最强的两名勇士中,决胜出七大部落最强勇士的称号。

    第一勇士花落谁家,来年的部落聚会就在哪个部落,这是早先立好的规矩。

    比赛进行的非常激烈,兽人们在角斗场上,先是以人形灵活的战斗,之后互相惹毛,会换成兽形,兽形中有狼有熊,有虎还有猎豹等等,战斗起来,凶残蛮横的样子,简直能吓哭小朋友。

    天狼部落里,原本定好的格罗并没有到场,埃德把他的位置,换给了阿卡,阿卡和格罗无法相比,不过所有人也都不觉得诧异。

    格罗这是被猪油蒙了心,手里一把大好的牌,怎么就打成了这般德行,谁说没有持刀无恐的一面呢?

    他有朝一日若是悔悟过来,恐怕也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吧。

    赛场上的比熊这一次表现得非常勇猛,心里像是踹了一团火,凶残的有点惨绝人寰,三五几下就把平日里有些忌惮的对手给秒了,贪熊族的人惊讶了片刻,纷纷喝彩起来。

    比熊这次真给部落长脸了!

    等到再晚些,只剩下六个汗流浃背的兽人静静地站在角斗场上。

    除了比熊,剩下的其他部落的人,就有那日替温茶说话的瓦里安和雷姆。

    最让温茶吃惊的是,一向被人觉得年轻气盛,不堪大任的阿卡也在其中。

    注意到温茶的注视,阿卡回头笑了一下,汗水下的脸,非常坚毅。

    “这些年,格罗在部落里的态度越发嚣张,我总有一种他会抛弃部落的预感,”埃德轻声解释:“不久前,他和你退亲后,我彻底死心,就一手开始培养阿卡。”

    “阿卡是个好苗子,拥有不低于格罗的天赋,这几月下来,他成长很快,时间一长,他是会比格罗还要出色的勇士。”

    温茶对着阿卡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阿卡有些激动,为了向温茶证明自己,在比赛开始后,就跟打了鸡血似得,和对手缠斗的难分难舍。

    埃德显然也很喜欢阿卡。

    他感叹道:“阿卡心里磊落,做事投入,也很认真负责,是个好孩子。”

    温茶点点头。

    他又说:“曾经阿爹和你一样,都太盲目了。”

    总觉得,部落里最好的兽人是格罗,所有的事情都要围着格罗转,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和他比,以至于忽略了太多更重要的事。

    “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