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远古兽人(十二)
    格罗走了。

    他抱着女人,在所有人的窃窃私语,异样目光里,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他没有找巫医,也没有当众检查安琪的伤,却捱不住脚上的踉跄,像是在进行一场逃离。

    很快,他就消失不见了,没人阻止他,也没人再说什么。

    但谁都知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埃德不阻止他,只是碍于大局,不是对他的容忍。

    等他看不见影子,那几个一开始就误会了的兽人,对温茶道了个歉,气氛陷入一片僵硬里。

    谁能想到,只是一次部落聚会而已,竟然还能看这样一场好戏。

    天狼族的第一勇士格罗,竟然不顾部落尊严,同族长之女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吵大闹,措辞之狠辣,分明是想毁了一个姑娘,若非比熊和其余勇士作证,芙茶可谓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他们对格罗,多少心生恶感。

    温茶自然没有跟他们计较,她一一同他们交流过之后,晚会继续进行。

    不过气氛却有些尴尬起来,格罗就是天狼族的战神,去年在七大部落里,得到了第一勇士的称号,格罗出尽风光,原以为这一次,格罗也会战无不胜,结果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同天狼部落闹翻,这是不是说明,他不会出席比赛,天狼族很有可能会输掉整个比赛?

    篝火边,其他部落的兽人们各怀心思,就连味美的烤肉也有些吃不下去,等到午夜散场时,气氛也未能好起来。

    谁也不知道,如果天狼族没了格罗会怎么样?

    毕竟,格罗已经连任榜首第三年了,在这个节骨眼出问题,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等兽人们吃饱喝足了回了屋,温茶才看向埃德,眼睛里闪烁着些许光芒。

    埃德知道她在想什么,拍拍她的肩膀,叹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不过他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就算他能参加比赛,也未必会如我们所愿,我们天狼族不是输不起的部落。”

    温茶垂下眼眸点了点头。

    埃德继续说:“你是我的女儿,是我捧在手掌心的姑娘,谁也不能让你受委屈,格罗也不行,以后,就把他忘了吧。”

    众目睽睽下的羞辱,着实恶毒,他不在乎脸面,可他在乎女儿会不会难过。

    “以后阿爹,会给你找一个更适合你的人。”

    “嗯。”

    温茶垂下眼眸,目光像散开的网,垂落在地上,看不真切。

    “我们回家吧。”

    埃德同她招招手,叫她一起离开。

    温茶跟在他身后,慢慢往回走。

    边上的比熊等了大半宿,以为终于等到可以和姑娘独处的时候了,谁能想到温茶根本不看她,扭头就跑。

    他捏着碎了的山茶花,硬着头皮叫了声她的名字,“芙茶……”

    温茶回眸,比熊不好意思的骚了骚脑袋,不敢直视她,目光落在焉了吧唧的花儿上,怎么也不敢拿出手。

    “那个……明天早上,可以……一起去河边散步吗?”

    温茶愣了一下,正要回绝,前面的埃德却是仰头一笑道:“明天,我会催促阿芙早点起床。”

    温茶简直瞠目结舌,埃德答应这种无聊的事做什么?

    比熊却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没想到族长这么给力,这是不是说明,搞定了芙茶之后,族长那边就是无条件同意?

    这么一想着,他斗志昂扬道:“明天早上,不见不散。”

    埃德:“好呀。”

    温茶:“……”

    回去的路上,温茶表示自己心力交瘁,一句话也不想说。

    埃德知道她不高兴自己替她做主,叹道:“阿爹没有说让你同比熊在一起,我只是让你给自己一个机会,看你能不能跟他互生好感。”

    这世上不止格罗一个人,也不是只有格罗才是最适合的人。

    “我知道。”温茶深吸一口气,“我会去的。”

    埃德欣慰的点点头,“比熊的确是个说一不二的兽人,比格罗光明磊落了数倍,不管你对他究竟如何想的,他都不会害你,若是谈不拢,他也不会让你为难,你不必有任何顾忌。”

    “我没有顾忌。”温茶难得沉重道:“我只担心格罗不能参加兽人们间的比赛,我们该怎么办?”

    “傻孩子,”埃德笑了笑道:“你当阿爹是傻的吗?那格罗心思颇多,三番五次不给你好脸色,也不是个能顾全大局的人,阿爹怎么可能把所有的期望放在他身上。”

    温茶抬起头,诧异道:“还有别的人选?”

    “自然是有的。”

    ………………

    送走了埃德后,温茶窝在被子里,细想起发生的一切。

    她原本的打算是让格罗参加完一年一度的兽人比赛,帮部落撑过这一年的,谁能想到,安琪见到比熊要对她示好,故技重施用昏倒来阻止,她的计划本来是天衣无缝的,破坏了比熊的告白后,等格罗抱着果酒回来,就会将她带去看巫医。

    谁知道,一碰上温茶,格罗就跟炮仗似得按捺不住,不但没有带她立刻离开,反而同温茶较量起来,将事情推向一个无法回头的方向。

    一步踏错,满盘皆输。

    想到安琪雷打不动的演技,温茶忍不住发笑。

    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还是她已经被格罗发现了什么?

    与阴奉阳违的利用格罗相比,温茶还是挺喜欢做个恶人,给格罗的心里埋一颗怀疑的种子。

    毕竟,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就算是再大度的男人也会接受不了。

    更何况,她还心怀不轨。

    温茶有些搞不明白,安琪既然有了对她百依百顺的格罗,为什么还要对比熊念念不忘,要知道格罗的样貌,可是比比熊出彩多了。

    系统:“也就只有你这种颜狗看样貌了,这个女人明显看的是身材好吗?”

    “身材?”温茶有点没反应过来,“她看身材做什么?格罗的身材好像挺好的呀。”

    系统故作深沉道:“两者绝不能比。”

    “怎么不能比了?”

    系统:“一个是狼族,身体欣长,灵活性好,一个是熊族身强力壮,虎背熊腰,怎么比?”

    温茶:“…………”听上去有点怪怪的……

    “是我想得那个意思嘛?”

    “你想的什么意思?”

    温茶:“我怕说出来吓死你!”

    系统:“我不怕吓,你说出来吓死我吧。”

    温茶:“那我也不能说!”

    系统嘁了一声,哼道:“那我们只有相互保密了。”

    温茶:诶?

    “你不是每次都说的吗?”

    “这一次有点污,说不出口……”

    温茶:“…………”看来大家都想一块去了qaq……

    第二天一早,温茶爬起来洗漱一番,吃过饭后在埃德的催促声里,朝河边走去。

    比熊已经在河边的草地上等着了。

    见到她,他遥遥的挥手,激动的面颊有些泛红。

    等她走过去了,他又跟小姑娘似得扭扭捏捏,“那个,芙茶,上次在这里……我问你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温茶一脸茫然:“什么事?”

    比熊:“…………”

    他安静了一下,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温茶:这个问题上回不是已经研究过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要继续研究???

    当然还是不怎么样啊。

    但是……

    “我觉得你还是挺不错的。”

    “真的吗?”比熊瞪大眼睛没想到自己从之前的不怎么样,这么快就变成了挺不错,他眼睛开始闪闪发亮,目光灼灼的盯住温茶,再接再厉道:“那你,喜欢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