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远古兽人(十)
    没过多久,部落的盛会就开始了。

    男人们摩肩擦踵,蓄势待发,等待兽人间的战斗。

    女人们却是忙的松不开手,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准备食物。

    等到其余六个部落的兽人带着女人赶来,天气已经转寒了。

    温茶窗棂下的那枝茶花,一连开了好些天,没有一点凋零的痕迹。

    等山里开的最晚红山茶都败了,埃德还不忘调侃她,说送她花的人一定十分用心。

    毕竟这样长花期的茶花,实在少见。

    在浪漫这一点上,他是认可那追求女儿的兽人的,可惜都过了大半月,那人还没出现,兽人还有这样矜持的?他甚至快相信芙茶那套明显搪塞他的说辞。

    难道,阿芙真的不知道谁送的?

    温茶:“……”废话!

    部落盛会开始时,部落里到处洋溢着热热闹闹的场景。

    食物和酒香在屋子间蔓延,小孩子兴奋的笑容,还有兽人们见面时朗笑的招呼声,很快让部落从平静里苏醒过来。

    部落口,不远千里而来的客人带着自己部落里可爱利落的姑娘,互相打过招呼后,就住进了天狼部落为他们准备的木屋里。

    休整半日,到了晚上,兽人们开始出来,坐在祭坛边的草地上,摆上肉食和美酒,燃起一堆篝火,谈笑间,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空气里夹杂着浓郁的酒香,年轻的兽人们大胆的围着草地寻找自己中意的姑娘,若是遇到了看对眼的,便将兽人求爱用的茶花递给姑娘,姑娘若是没接,便继续寻找,或者打道回府。

    若是接了,两人便一起到篝火旁,手牵着手,让明亮的火光照样青春的面庞,大胆活跃的载歌载舞。

    温茶出来的时候,篝火边已经围了一圈人,一对对约定结亲的男女洋溢着明媚的笑容,语笑喧阗,谈笑风生,气氛非常美好。

    温茶找到了埃德所在的位置,正要走过去,埃德已经在冲她招手,兴致勃勃的唤她。

    他叫她的声音很大,周围听见的兽人,纷纷朝着她所在的位置望过来,见到她时,纷纷一愣。

    这身姿修长,眉目如画的少女,是族长之女?

    族长之女传言中,不应该是非常泼辣嚣张的吗?

    这容貌昳丽,言笑晏晏的样子,哪里看的出一点嚣张一点泼辣?

    温茶没理会众人的目光,静静朝埃德走去,饶过几个年轻的兽人,乖巧的坐到了埃德身边。

    年轻兽人的目光随着她及脚腕的裙摆转了几转,再看她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无比痛斥散播谣言的人。

    这么好看清丽还叫泼辣?是不是眼瞎?!

    温茶毫不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从埃德手上接过烤的香酥的肉,斯斯文文的塞进嘴里,烤肉的味道正和口味,简直让人口齿生津。

    她吃了好几块肉,喝了一口酒,才安静的停了手,乖乖的待在一边儿。

    乌黑的长发雾气般散落在后背上,碳色的鸦羽低垂,隔着轻柔月色,安静的像一幅画。

    进食乖巧,赏心悦目,礼仪完美,无可挑剔,样貌更是周正的让人屏息。

    以前,怎么没发现天狼族还有这样的一个妙人?

    离埃德最近的苍虎部落的年轻兽人忍不住看了她好几眼,到最后,眼珠子都快拔不下来,心里跟踹了只兔子似得,砰砰直跳。

    他身侧坐的是比熊,他在温茶一来就坐立难安。

    这样的温茶,在没接触过的时候,还能以她粗鄙无理,没有利用价值,划出伴侣的考虑路线,但在知道她不是传言里的时候,就堪比蒙尘的珍珠,开始大放光彩。

    任何能散发光芒的存在,都是无价之宝。

    比熊食不下咽的对着少女发了会呆,灌了一肚子热酒,颤颤巍巍的拿了什么东西,朝温茶走过来。

    温茶本来正发呆,想事情,等比熊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有些惊讶抬起头。

    “你来做什么?”

    埃德也诧异的盯住他,感觉年轻人要搞事情。

    比熊捏紧手里的山茶花,对上温茶圆润的眼睛,心口痉挛而沉重,他嘴巴张开,又闭上,反复好几次后,才深吸一口气,张嘴问:“芙茶,你可以……”考虑我一下吗?

    他的话没有问出来,因为篝火边,有人昏倒了。

    昏倒的是个年轻女人,她像是一枝失了水分的花儿,苍白脆弱的躺在草地上,紧闭着眼角,可以看见眉间的痛苦。

    周围有女人被吓得尖叫了一声,兽人们几乎都冲了过去,对这样一个美人心生怜爱,想要去看看她情况,一只有力的手,强势的拨开拥挤的人群,看向地上晕倒的女人时,怀里的酒瞬间落在地上,他目眦欲裂的冲过去,将人抱进怀里,摇晃着她的身体喊她的名字。

    “安琪!安琪!你怎么样?”

    脆弱的女人像提线木偶躺在他臂弯,一点反应也没有。

    格罗吓得面色惨白,伸手去探女人鼻间的呼吸,发现呼吸微弱时,他的手颤抖起来,抓住边上的女人,大声问:“怎么回事?!”

    那女人被他凶狠的模样吓得差点哭出来,结结巴巴道:“我,我也……不知道……她自己就晕过去了……”

    “怎么可能突然晕倒?!”格罗不依不饶:“你给我说清楚!”

    “就,就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似乎有些难受,捂住心口,就,晕倒了……”

    “她看了哪里?”

    “……好像是……对面……”

    话音未落,格罗抱着女人站起来,尖锐的目光穿过人群,直勾勾的盯住人群后方的温茶,怒不可遏道:“芙茶!是不是你?!”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怔住,明明是突然晕倒的,跟芙茶有什么关系?

    格罗却是冷笑一声,厉声道:“我只不过是去给安琪拿了坛果酒,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样,不是你又是谁?!”

    “我坐在阿爹这边。”温茶简直被这一幕逗笑了,饶过人群走到格罗面前,丝毫不害怕的同他对视,“一直都没离开过,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请你不要污蔑我。”

    “污蔑你?”格罗目光刻毒的锁住她的脸,冷笑道:“一个月前,我们结亲第二日,安琪从外面回来,就说你看她不顺眼,你欺负她!你甚至出言羞辱她!她阻止我去跟你对峙,自己一个月都食不下咽,郁郁寡欢,这也是污蔑你吗?!”

    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愣。

    格罗可是天狼部落第一勇士,是个非常光明磊落的兽人,从来没有这样刻薄的时候,更何况,面对的是他问心有愧的芙茶。

    难道……芙茶乖巧温和的样子都是装的?

    这么一想着,他们看向温茶的目光立时变了。

    传言未必不可信。

    果然是按耐不住告状了啊,温茶心里冷笑。

    “我可没欺负她。”

    她仰着头,目光坦然的直视着格罗,“我想她应该是有些东西忘了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