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远古兽人(七)
    温茶抱着花,若有所思了片刻。

    埃德在外面叫她,“出来吃饭了!”

    温茶转头找了个装水的盆儿把花放了进去,她可不敢带出去问埃德。

    她出门和埃德吃过饭,埃德就化作兽形出去打猎了。

    远古时期,没有四季之分,除了热季就是寒冬,兽人们必须在天热,猎物充足的时候准备好冬天的食物,否则天真的冷了,外面的猎物减少,猎不到足够的补寄,就会濒临死亡的威胁。

    埃德走了之后,温茶去河边转了转,昨夜留下的霜寒血气已然消失殆尽。

    她见事情没什么纰漏,正要扭身往回走。

    忽听河边儿上的草丛边儿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道气喘吁吁,柔软黏腻的声音。

    “贪熊族的勇士,听闻你昨夜回来时受伤了,我这里有自己做的疗伤药膏,希望对你有帮助。”

    身着比族中其他雌性都要好看的女人孺慕的看着比熊,面色白的像羚羊的羊奶,皮肤娇弱,两靥绯红,恰似清晨盛开的最艳丽的红秋英,美艳而不可方物。

    比熊微微一愣,他从未见过这般看起来脆弱又精致的女人。

    简直刷认知度。

    不过,他本就是个粗人,整个大大咧咧的。

    搞不清为什么昨夜的新娘竟然这么闲,一大早追上自己就为了送药。

    难道是格罗在床上不中用?

    总算找到格罗的污点了。

    他忍住笑,罢罢手,对这种不强壮,看起来就不怎么会生养的女人没兴趣。

    “我们兽人自我愈合能力很强,今天早上就已经好了七八分,不劳费心。”

    说罢,他就要继续往前走。

    一大早就跟在他身后,等着单独相处的安琪怎么甘心。

    她一把抓住比熊的手,用更温柔的声音道:“就算自我愈合能力很强,你也不能这般不爱惜自己,你伤在哪里?让我看看……”

    比熊:“……”这位女士,请你克制你自己……

    “不用了,你去看看格罗吧。”

    比熊往后退一步,有些搞不明白,这新娘到底想做什么,“要不就去看看你族中其他人,我们熊族,身糙皮厚,这点伤不碍事。”

    更何况,昨夜同流浪者战斗时,那流浪者只在伤了他胸脯,他们兽人虽然心思大大咧咧,不过也不是见人就能脱衣服的。

    尤其是这种结亲之后的女人,他们最是忌讳。

    朋友妻不可欺,这点道理,越高级的兽人,就越看的清楚。

    “河边昨夜也有流浪者留下的气息,我去看看,你回去吧。”

    比熊转过身,挺着挺拔强壮的身体往前走。

    安琪站在原地,面色扭曲了一瞬,忽然开口大声叫到:“我只是见你受伤了,来关心你,你们用的着这样排斥我吗?”

    比熊惊讶的回头,站在原地的女人自然是一脸受伤,泪流满面。

    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的确让人心生怜爱。

    抛开她是格罗的伴侣不提,倒还真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

    “族中人已经非常讨厌我了,”安琪带着哭腔,继续说:“我也很想帮他们,但是他们不接受我……我……我能怎么办……”

    比熊见她哭的伤心,还有点打嗝的样子,往回走了两步。

    花一样脆弱的女人,最能勾起人的同情心。

    更何况,她还在哭。

    “他们都不喜欢我,都排斥我,在族里我就像是个外人,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我不知道怎么办……”

    说着,她哭的稀里哗啦。

    “喂!你别哭啊!”

    比熊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想伸手去擦她的眼泪。

    安琪见状,伸出手,就要扑进他怀里。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冷笑:“族人为什么那样对你,你心里没点数吗?”

    比熊一惊,敏锐的躲开安琪,朝身后看去。

    一身兽皮长裙,长发黑眸,样貌绮丽的少女正冷冷的盯着他们,目光尖锐而薄凉。

    比熊被她看的心里一麻,心虚的后退一步,安琪更是连哭都忘了,难掩脸上惊愕。

    她早就四处观察过,这里没有别人,可芙茶怎么会在?

    “你抢我未婚夫,没和他结亲就同床共枕,弄得部落皆知,我颜面尽失,我没有追究你的责任,成全了你和格罗,你非但不心存感激,还背地里搬弄是非,你觉得谁会喜欢你?”

    安琪被她说的浑身一愣,含泪反驳道:“我和格罗……是真心相爱……真心相爱有什么错……”

    少女目光一凛:“那我合就该为你们的真心相爱付出代价吗?”

    安琪被吓得后退一步,怯怯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你只需要知道,你自己不事生产,被天狼部落收留,这是部落给你的恩赐,你应该心存感激,而不是像个怨妇,在嫁给格罗的第二天,不在家为格罗着想,反倒不知羞耻的纠缠贪熊族的勇士,倒打一耙,你这样的人,还想得到认可?”

    安琪:“……你,你胡说……我没有纠缠……”

    “你当我眼瞎吗?”温茶往前走几步,逼视着安琪,“你不去关心族人安危,在这里同贪熊族勇士哭诉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贪熊族的勇士会被你这样不知检点的人打动吗?不要忘了,你已经和格罗结亲了,你结亲第二日就这样不顾格罗,不顾其他族勇士的感受,四处招摇,你以为很光彩吗?请不要给天狼族丢脸。”

    安琪被说的节节败退,只剩下一双泪汪汪的眼睛。

    “我只是想看看……比熊的伤口,我没有恶意……”

    “那你怎么不注意格罗的伤口?昨夜格罗腿受伤了,整个部落都知道了,你发现了吗?”

    安琪身体一顿,手指颤抖的蜷缩起来。

    昨夜格罗外出找流浪者,回来的很晚,那时,她已经睡着了,根本不知道他还受了伤……

    “今天一大早,格罗就外出打猎了,你大概也不知道吧。”

    温茶似笑非笑的盯住她,“一个连自己男人受伤都不知道的女人,竟然注意到了其他男人的伤势,你觉得自己很善良很自豪吗?”

    安琪再也说不出话来,似乎被温茶说的气急攻心,眼睛开始翻白,脑袋一偏,竟朝着比熊的位置,昏厥过去。

    比熊原本就被温茶突如其来的话吓得浑身发毛,再看安琪言辞闪烁的模样,心知这是被温茶说准了。

    这个柔弱弱弱的女人,果真心怀鬼胎,要是被格罗发现这个女人在这里勾·引自己,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心里稍起的怜爱之心,瞬间消失殆尽。

    兽人最讨厌心眼多的磁性了。

    他毫不犹豫的把脚往边上一抬,任由安琪往地上砸去!

    安琪本来就是装晕,眼见比熊不配合,怎么可能让自己真砸,身体正要放软,轻轻倒地,脚上忽的猛然一痛,毫无预警,她条件反射的尖叫出来,叫声之凄厉,宛若女鬼。

    她惊慌失措的睁开眼睛,对上的是温茶微笑的脸。

    她低头一看,少女的脚正不遗余地的碾在她的脚背上,大有要把她踩死的狠辣。

    她正要破口大骂,却想起自己是装晕被拆穿,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不敢再去看比熊的眼神。

    温茶嗤笑着说:“你老是向格罗暗示我欺负你,今天我就真欺负你一回,不止欺负你,我还要拆穿你的假面,你有种就让他来找我,正好我可以把你不知检点的事都说出去,让所有人都看看格罗的笑话,你觉得怎么样?”

    安琪:“…………”不怎么样……

    “还有,我总觉得你眼睛里藏了两包污水,哭起来的时候真是丑死了,真不知道格罗怎么受得了你。”

    “你要清楚,你是天狼族的人,就算是个女人,也要有自己的尊严,眼泪不是你的武器,更不是你笼络男人的筹码。”

    “我们天狼族的勇士,骁勇善战,铁骨铮铮,就算战死,也不会流一滴泪,女人也是一样,请你不要给格罗丢人。”

    说完这话,温茶扫了一眼已经摊在地上,神情恍惚的女人,松开脚,没再说一句话。

    一旁的比熊,简直呆若木鸡。

    他无法想象,其他部落口中,刁蛮任性的天狼族长之女,竟然这样有魄力。

    根本不是外人口中愚笨无脑好吗?这聪明伶俐,尖牙利嘴的样子,分明就是个可爱的小辣椒啊!

    虽然是有些泼辣娇蛮,不过,却真实而坦然,句句在理,少见的好姑娘啊。

    他自动的忽略了狼狈不堪的安琪,目光灼灼的盯着温茶,冥冥中,心下大动。

    他迫不及待道:“芙,芙茶,你说你现在不喜欢格罗了,你,你……觉得我怎么样?”

    话音未落,地上的安琪差点没气死,她没能想到现实竟如此残酷,翻了个白眼,真的昏死过去了。

    温茶看了她一眼,回视比熊,迟疑道:“我觉得你……”

    比熊期待道:“怎样?”

    “不怎么样。”

    “……”

    温茶说完话,也不再搭理比熊转身离开,比熊料想自己之前同安琪间的画面让温茶误会了,疾步上前想要解释解释。

    还没走出去,不知怎么的,竟一个狗啃草摔了个四仰八叉。

    比熊摔懵!

    正要爬起来,挽回些面子,平坦的草地就跟抹了油的冰面一样,光不溜秋,走哪摔哪!

    重重的摔倒声,真是听者痛心,摔者痛身。

    等到比熊七手八脚的站住脚,温茶早没影儿了。

    路边的草丛微动了一下,走出五个各有千秋的强壮兽人,他们是追逐着气味来找流浪者的,没想到最后竟然听了半天墙角。

    见到比熊鼻青脸肿,萎靡不振的样子,指着他鼻子,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各为其余部落的第一勇士,从来没在不是猎场的地方这么狼狈过,比熊这样蹊跷的可是第一次。

    比熊恼羞成怒的瞪了几人一眼,心里对安琪更生恶感,都是那个害人精!

    其余兽人谁也没去管那瘫软在地的女人,纷纷离得远远的。

    听完墙角,他们都对她敬谢不敏,脸上难掩浓浓厌恶。

    甚至都对柔柔弱弱的雌性有些阴影了。

    毕竟,有坏心眼的人,最可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