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远古兽人(四)
    偌大的祭坛上,一身兽皮长裙,头戴格桑花的少女站在年迈的族长身边,静静地注视着台下聚集的的越来越多的兽人,脸上一派平静。

    相较于女儿的面不改色,埃德已经擦了好几次汗水,他再三向女儿确认,“你真的能行?”

    温茶哭笑不得的回答他:“一会儿,您就知道了。”

    等到阿卡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没过多久,身强力壮的格罗就带着那个瘦瘦小小面貌精致的女人过来了。

    女人柔柔弱弱靠在他手边,面色格外白,孱弱的像幼兽,引起不少兽人注目。

    格罗面不改色的走到祭坛前,抬头对上了温茶带笑的眼睛,那笑容虽浅,却无一丝芥蒂。

    格罗心里一顿,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族长之女,恐怕早在心里打算如何收拾他了。

    温茶却是扯着嗓子,对下面已经相互低语的兽人们开口说话,“今天叫大家来,不是阿爹的意思,是我有事情宣布。”

    下面的兽人惊讶的抬起头,看向祭坛上那身体欣长,面容姣好的姑娘,又看了一眼身边带着另一个雌性的格罗,心知恐怕是大小姐的坏脾气又发作了。

    “芙茶有什么事尽管说。”

    知道事情的阿卡最先站出来说话,“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站你这边。”

    祭坛边其他兽人哈哈大笑起来,善意嘲笑阿卡的年轻气盛。

    温茶微微一笑,朝他点点头,高声道:“我宣布的事情,跟部落第一勇士,格罗有关。”

    话音未落,下面一片骚动,都已经马上要结亲的人了,还有什么好宣布的?

    格罗面无表情的盯住温茶,眼底一片讽刺,这大小姐,喜欢的时候,爱到极致,讨厌的时候,却也要弄得路人皆知,性格之恶毒,不加掩饰。

    果真是,比不上他的安琪。

    安琪窝在他身边,眯起眼睛看向那迎着阳光站立的少女,垂眸轻笑一声,这远古人就是没什么定力,光这样就按捺不住想要来报复了,天真的令人发笑啊。

    众人竖起耳朵,瞪大眼睛,看向温茶。

    温茶丝毫不在乎其他人的反应,高声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和部落第一勇士格罗之间是有结亲契约的。”

    “族中谁不知道啊?”站在最前方的年轻兽人笑了一声:“你们后天就要结亲了,说这个干什么?”

    温茶:“现在,我宣布,我和格罗的结亲契约,从今以后,不做数了。”

    “什么?!”兽人群中,出现一片哄闹。

    年轻的吃惊,年长的更是难以置信。

    “这好好的结亲礼,马上就开始了,哪有就这样取消的道理?”

    “三年前就定好的事,怎么到头来就反悔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少人围上格罗,想要问个究竟,高台上的少女目不斜视,继续说:“这件事的始末,也很清楚,大家都知道,我和格罗是有结亲契约的,但昨日勇士格罗来找我,说他心中另有所爱,不能和我结亲,我心悦他多年,心里当然气愤难言,所以,我选择今日在这里公布一件事。”

    “是要和格罗一刀两断吗?”

    知晓大小姐脾气的兽人都有些躁动起来。

    但更多的却惊讶于格罗有喜欢的雌性这事儿!

    “格罗什么时候,有雌性的啊?没见过啊?”

    “难道是六天前带回来的那女人?”

    “格罗这事儿做的不地道,大小姐脾气不好,也不能这么侮辱人,这是要闹翻啊!”

    “大小姐做事,可没低调过,分个手都要这么轰轰烈烈,绝对不会善终,格罗有的受了!”

    下面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台上的人依旧很平静。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格罗将不再是我的未婚夫,我要和他解除婚约。”

    “与此同时,三日后的结亲仪式不会取消,不过,新娘将换成他的爱人安琪,阿会爹帮他们主持结亲典礼。”

    话音一落,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新娘怎么换人了?!”

    “没想到格罗平日里那般正义老实,竟然会为了个女人,和族长之女解除婚约。”

    “这还是芙茶???她不是最喜欢格罗了吗?平时哪个姑娘要是多看格罗一眼,她都是要发脾气的,怎么会这么大度……”

    “芙茶,是不是气的脑袋出问题了?”

    最惊讶的莫过于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格罗。

    他以为,芙茶和族长会因为他的决定,在祭坛谴责驱逐他,没想到,他满怀愤懑等待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芙茶变了,但这怎么可能?

    她不是最讨厌被人抢东西吗?!他不相信芙茶会有这样宽容。

    然而,少女却是笑的温柔浅淡,一派安然。

    “我知道,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没有发脾气,我应该和以前一样,有恃无恐的大吵大闹,把人抢回来,肆意折磨,但是,我发现自己做不到。”

    她说:“听到消息的时候,我的生气和伤心,非常人能比,我喜欢了他整整十年,从情窦初开,到现在的成人礼,我所有的美好时光,我的豆蔻年华,全都系在这样一个人身上,就在我以为,我们终于要结亲,对兽神起誓,永远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说,他不喜欢我,他另有所爱,我们不可以在一起。”

    “我伤心,悲痛欲绝,想了一个晚上,最终下了这个决定。”

    “我要给格罗自由。”明媚如花的少女,掷地有声的说:“格罗是个果敢的勇士,他有担当有毅力,也应当有追求爱情的权利,我们之间没有谁亏欠谁,也没有谁对不起谁,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我顺应天命,决定放手,成全他。”

    说到这里,祭坛下一片寂静,不少人发现了少女发红发肿的眼睛,眼睛里的光芒平静而安定,像是一夜之间成长了一般。

    兽人们本就豪爽,见到这一幕,竟忘了芙茶之前的粗俗,隐隐心疼起来。

    芙茶脾气虽坏,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不过是还没长大罢了。

    现在遇上了格罗这不要脸的东西,变得这么懂事,甚至还替他开脱,明明是件好事,但一想到成长的代价,心肝都要气炸了!

    “我为自己以前的愚昧无知,过于天真,向格罗,向所有的族人道歉,从今以后,我会从格罗身上收回自己所有感情,做一个称职的族长之女。”

    这话落地,格罗紧绷的身体猛然一震,他难以想象,芙茶会说出这样的措辞,这不像芙茶。

    他怀里原本一脸笑意的安琪,也是一愣,眼睛里划过错愕,似乎有什么事不在意料之中。

    祭坛下,到底有多少碎语,难以言说。

    少女回身抱住了自己的阿爹,颤抖的手指泄露了她并不平静的心。

    青梅竹马,十年感情,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抹去的。

    但人生,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能称心如意。

    埃德欣慰的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是感叹她长大了,还是难过她的独当一面,是来自于这样的一场剧变。

    系统冷笑:“你为自己崩坏人设,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而且这个崩坏在她的解释里叫成长的代价,崩坏的十分合理……

    温茶喜滋滋:“多谢夸奖。”

    系统:“……”

    “我们回家吧。”温茶收敛起所有表情,眼睛明亮的看向埃德,“我有点累了”

    一听女儿累了,埃德急忙宣布事情结束,带着温茶往回走。

    留在原地的格罗听着四周对他的谴责,简直呆若木鸡。

    他和安琪,谁也没想到,一触即发的情形,竟然转而就变了模样。

    这不是他认识的芙茶。

    芙茶绝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他,这一定是她的计谋!

    他告诉自己不要掉以轻心,但心里有个角落却隐隐庆幸,如果芙茶真的不追究,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温茶穿过人群,在经过格罗身边时,对依在他怀里柔柔弱弱,面色柔和的女人笑了笑,“看来格罗是真的很喜欢你。”

    原主之前碰格罗一根手指头,他都能恶心的几天没有好脸色,但这个女人只要做出一副西子捧心状,这个男人就能为她要死要活。

    安琪似乎被她气势凌人的模样刺激了,缩在格罗怀里,摆出害怕的神态。

    格罗爱怜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后背,盯向温茶,面色不渝道:“既然我和你的结亲契约已废,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以后安琪就是我的伴侣了,你对她客气些。”

    温茶低笑一声:“我只是来提醒你,后天就是结亲礼,让你准备一下。”

    格罗表情一涩,当时他以为是娶芙茶,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现在换成了安琪,当然不能这么马虎。

    他瞪了温茶一眼,“不劳你费心。”

    他怀里的安琪更是攀住他的肩膀,羸弱道:“多谢你关心,但只要能和格罗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

    格罗感动的握住她的柔夷,放到手边亲了又亲,“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最好的……”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