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远古兽人(三)
    原主三个愿望。

    第一,保护阿爹,让所有欺辱过他们的人付出代价。

    第二,扒出安琪的真面目,让她生不如死,让格罗睁大双眼,悔不当初。

    第三,成为更好的人。

    看完三个愿望,温茶生无可恋的倒在床上。

    这是个用蛮力主宰的大陆,想要实行这三个任务并不简单。

    尤其当安琪是个穿越者,原主还是个不长脑子的雌性的时候,就不止一点棘手了。

    “统儿,我想知道,安琪最后的结局。”

    系统查了查,然后念出来:“……穿越者安琪带着她的第一个丈夫格罗,用高科技武器,征服了摩梭大陆上的另外六个大陆,将整个大陆合并在了一起,统一大陆之后,她带着自己的七个丈夫,过上了逍遥快活的日子。”

    也就是说,安琪实际上不止格罗一个男人,她心怀宽广,为自己开了个后宫……

    真特么有魄力!

    “实际上这样的日子并不长,在远古大陆被高科技武器改变后,迅速成了不伦不类之地,很快就被原有天道迁怒,于一场雷劫中,消失于诸天万界,大陆上的兽人也俱都灰飞烟灭。”

    安琪自然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温茶:“其实我不用动手,她也会死?”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系统又查了查资料,“你有一个另一个任务。”

    “隐藏任务?”

    “可以这么说。”

    温茶激动道:“加不加积分?”

    系统:“你可以不用马上表现自己的肤浅的。”

    温茶:“加还是不加?!”

    系统:“隐藏任务,阻止天道对大陆的人道毁灭,完成任务,加一万积分。”

    温茶鸡冻的从床上跳起来,一万积分,可不就是一个周目的分量了吗?!统儿真是太人性化了!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系统凉嗖嗖泼冷水:“要想阻止天道,你就必须阻止安琪的歪心思。”

    一想到原主记忆里那个笑的温温柔柔,楚楚可怜的恶毒女人,温茶打了个哆嗦,大声道:“阻止,必须阻止!”

    为了积分,她豁出去了!

    系统:“要阻止,你就要记住,安琪的身上虽然有女主光环加持,但她企图改变一个世界的运行过程,就已经无形中招致大祸。所有的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则,现世有现世法则,古代有古代约束,远古也有自己独立运行的生存方式,这些世界加在一起,一点点衍生、变化、融合,才真正构成了整个历史,历史无法更改,任何想要企图改变历史的人,都会被天道排斥,最终死于非命。”

    系统难得正经道:“比如在远古出现现代的高科技,就已经是很大的禁忌了。”

    温茶从善如流点点头,“我做事你放心,保证把那穿过来的小绿茶搞成渣渣!”

    系统顿了一下,本来想怼她的,结果话锋一转,说:“我查过了,她的道行很深,前世和你一样,是个演员,不过人家拿过影后,你现在还奋斗在十八线,照你的智商,和她斗,恐怕十个都不够。”

    “……”温茶:“所以,你是在替她说话?”

    系统:“我只是在替你默哀……”

    温茶:“……”不想说什么,马上把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叉出去打死!谢谢!

    *********

    第二天清晨,格罗从睁开眼睛,正要起身做早餐,动了一下,他就愣住了,硬朗的臂弯里,面容精致的女人正睡得香甜,淡淡的呼吸,阵阵落在他颈侧,带着馥郁芳香,让他浑身发热。

    格罗躺在床上,深呼吸一口气,才控制住了蠢蠢欲动的部位。

    他环抱住女人,正要再睡一会儿,屋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格罗在吗?”

    叫人的是个年轻兽人,中气十足,是隔壁的阿卡,格罗睁开眼睛,正要将女人小心翼翼的倚在枕头上,一直吞吐香馨的女人恰巧被吵醒,施施然睁眼睛,眼底有未退减的睡意,朦胧一片,看的格罗眼珠晃动,口干舌燥。

    女人半露香肩,握住男人离去的手,蹭上去,柔柔问:“外面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格罗撇过头,不敢细看她,手臂却是颤抖的厉害,他哑着嗓音回答:“无事,是阿卡。”

    女人慢慢的松开他的手臂,回眸似乎才发现自己露点,羞涩的用被褥裹住身体,面色通红的说:“那你快去!”

    格罗深吸一口气,忍住把她压在床上的冲动,**着布满血色指印的胸膛,打开了屋门。

    门外的阿卡正等的焦急,见他出来,一眼看到他身上明显是女人留下的抓印时,愣住了,他是个刚成年的年轻兽人,虽英勇不怕死,可却并未见过这样的阵仗。

    “格,格罗!”他惊叫一声:“你的屋里有女人?!你和女人睡了?!”

    格罗毫无惧色的对上他的眼睛,不耐道:“什么事?”

    阿卡却是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来,恍恍惚惚道:“今天族长要在祭坛宣布重要的事情,就你没到,他让我来叫你。”

    格罗面上闪过一分了然和嘲讽。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马上就去。”

    说罢,他就要关门。

    阿卡一手挡住他,面色不渝道:“格罗,你虽然是部落第一勇士,但你已经和芙茶定亲了,你们两日后就要结亲,芙茶现在就在祭坛,你屋里的女人是谁?!”

    格罗没想到这个邻里自小安分守己的年轻兽人,会问自己这样可笑的问题。

    他一把将阿卡拎起来,丢了出去,“我屋里是谁,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阿卡从地上爬起来,红着眼睛瞪视着他:“你忘了你从小受谁的照顾了么?如果没有族长收留你,你还是个无依无靠的流浪兽人,你这样做,对得起族长,对得起芙茶吗?!”

    “我对不起谁,跟你没关系。”

    格罗眼神幽暗的厉害,他长大以后,最讨厌的莫过于提起他就会提起族长,尤其是所有人都说,族长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应该心存感激。

    可他当时没有乞求族长收留他,他能得到今日的一切全凭自己本事,凭什么事事都要考虑族长?!

    “你走吧。”格罗冷笑一声,讥讽的盯住阿卡:“我马上就向我的救命恩人赎罪去,你满意了吗?”

    阿卡被他眼里的嘲笑盯得面红耳赤,“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阿卡转身走了。

    格罗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床榻上的女人正抬眸温柔的盯着他,朝他伸出手,唤他过去,“格罗,你说的没错,你不欠谁,你应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因为……”

    “……”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啊……”

    格罗没说话,将头埋进她怀里,只是放在床沿边的手,颤抖的握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