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远古兽人(二)
    少女三两步走到木屋前,看着愤怒的眼睛通红,浑身颤抖的埃德,抬步走上前,低低叫了声阿爹。

    埃德转过身,看到自己的女儿,心头一酸,无比难受道:“阿芙,你都听见了?”

    少女眼睛红了一瞬,点点头。

    埃德长叹一口气:“是阿爹识人不清,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你。”

    少女摇了摇头,嘴角笑了笑,安慰他:“我是您的女儿,又长得这样好看,自小便没什么委屈,错过我是他的损失,您不要担心,以后我自会找到更好的人,至于这个不喜欢我的人,就算我和他结了亲,也不会过得幸福,不如就成全了他们。”

    埃德没想到女儿的心性竟然成长的如此之快,若是放到之前,她早就一哭二闹,要死要活了,现在竟然反过来安慰他。

    “阿芙,”他欣慰的笑了笑,“你能这样想,阿爹很高兴,但你受的委屈,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芙茶是他和伴侣唯一的孩子,就算对方是部落第一勇士,他也要让格罗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阿爹,这件事,交给我。”

    少女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好吗?”

    埃德顿了一下,看着女儿瘦弱的身体,实在想象不出,女儿收拾格罗的场景,按照他的意思,可是要把人打个半死啊!

    “你能行吗?”

    “身为您的女儿,没有不可以。”

    “好!”见女儿如此斗志昂扬,埃德激动的长叹三声:“你若收拾不了那白眼狼,身后还有阿爹给你撑腰!”

    …………

    别了埃德回到自己的小屋后,少女靠在微掩的窗边,开始整理脑海里的资料。

    这一次附体的原主名叫芙茶,是摩梭大陆,七大部落之首天狼族,族长埃德的女儿,自小受尽宠爱,被人呵护着长大。

    摩梭大陆是一个以兽人为主的世界,兽人有兽形人形,两种形态,又以骁勇善战,强者为尊,原主的未婚夫格罗就是七大部落赫赫有名的勇士。

    原主很小的时候便很崇拜很喜欢他,在十五岁时软磨硬泡,求着父亲同他缔结了婚约,哪成想,就在结亲三日前,格罗竟公然要退亲。

    他在五日前,于天狼部落后最危险的迷雾森林带回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个女人身高矮小,身体孱弱,与部落里身强皮糙,动作灵活的女人不一样,本是要被人嘲笑的,哪成想,这女人肤白胜雪,五官精致,生的一双美丽脆弱的蓝眼睛,楚楚可怜的样子,勾起了部落里无数兽人的心。

    格罗就是其中之一。

    格罗为了那叫安琪的女人要跟自己退亲,原主趾高气扬的坏脾气怎么受得了?她当即在屋前同格罗大吵大闹起来,将事情闹得部落皆知。

    兽人性格豪放,有心眼的却也不少,自然有不少人在背地里嘲讽原主可怜,原主丝毫不知,甚至在父亲埃德的撑腰下,闹到了格罗屋前,揪出安琪,和她大打出手,安琪身体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她还没下手就已经晕厥在地上,格罗被埃德缠住,眼见安琪晕倒,化作原形重伤了年迈的埃德,带着安琪离开了部落。

    自此,族长重伤,天狼部落失去了第一勇士,整个部落实力依然强悍,却没了曾经的底气,在举行部落聚典时,被其他部落看了诸多笑话,实力大不如前。

    不少兽人暗地里埋怨原主和埃德,觉得是他们太过小心眼,才将事情闹成了这般,要是格罗还在,谁还敢嘲笑他们?更有不少心怀鬼胎的,暗地里打起了别的主意,想要挑战埃德,夺取族长之位。

    历任族长只有族中最勇猛的勇士能从族长手里继承,否则就只能在众人的应允下向族长发起挑战,强行夺取。

    埃德早就在同格罗战斗中被格罗伤及要害,根本是不能再继续战斗,这些兽人就是一清二楚,才会心怀叵测。

    原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虽然冲动愚钝,却也知道,她得到的所有一切都倚仗于埃德,如果失去了父亲,等着她的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可,身为一族之长,只有战死,没有苟且偷生。

    骄傲的兽人血脉在骨子里汹涌,埃德接受了挑战。

    然而挑战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格罗。

    格罗离开天狼部落后,带着安琪到了北方,那里天寒地冻,是七大部落极少接触的地方,生活着一群散落的流浪兽人,这些兽人嗜血好战,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在安琪的提醒下,格罗决定建立一个崭新的部落。

    然而收服这些兽人何其艰难,格罗焦头烂额之际,幸而安琪聪慧,无意中,研究出了一种名为炸药的东西。

    这类东西,威力巨大,只用一点便可炸死无数兽人,比兽人的战斗力高了很多倍,格罗欣喜若狂,用炸药收服了整个北地兽人,建立起了一个名为弑狼的部落,在安琪的帮助下,相继又发明了弩箭,铁质匕首,弯刀,这些从未见过新式武器,弑狼部落的战斗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然后他们决定回天狼部落复仇。

    格罗通过天狼部落兽人之口,向埃德发起挑战,原主根本阻止不了,眼睁睁看着埃德死在了格罗手里,格罗风头大盛,收服天狼部落,成为了族长。

    原主悲痛欲绝,终于尝到了后悔的滋味,但一切为时已晚,她自幼失母,后失去心爱的男人,现在就连对她百依百顺的父亲都没能幸免。

    她所在乎的,全部化为虚无。

    她心理防线全部崩塌,抓起地上的匕首就朝安琪捅去,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一切不会变成这样!

    然而,她还没接近安琪,就被格罗拧断了脖颈。

    他对她厌恶至极,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早就想让她匍匐在地,像条丧家犬对他低头认错。

    原主哪能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会是这样的想法。

    她看着他冰冷刻毒的侧颜,抽搐的瘫倒在地上,耳边全是族人对新族长的欢欣,他们已然忘记曾经是谁护卫了整个部落,只会对强者马首是瞻。

    她嘴巴里涌出无数鲜血,看着男人和女人依偎在一起的样子,恨得眼睛发红。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无知愚蠢。

    如果不是她识人不清,她不会爱上格罗,如果不是她自以为是,她不会害死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失去拥有的一切。

    她恨不得站起来给自己几巴掌,把自己打醒!然而,她再也站不起来了。

    她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迷离中,有个分外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

    她说:“我是穿越大神手下的幸运儿,你只是个连自己是什么东西都搞不清楚的低贱土著,怎么和我比?”

    “抢你一个男人是抬举你了,下辈子可要投个好胎,再遇见我这样的人,也许,会更惨呢。”

    话音未落,原主瞪着眼睛,倒映出她最后的模样,死不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