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硬撩男神(十八)
    “原来你就是温酒煮茶。”

    见老大把人带过来,热热闹闹的包厢里,赵东篱有种还在做梦的感觉。

    他怎么也没想到,洛琛的姻缘他在其中竟然起了红娘的作用。

    “你好,东篱大大。”

    温茶笑着跟他打招呼,“我叫梁茶。”

    赵东篱有些受宠若惊的想和她握握手,一看到散发着冷气的洛琛,他败下阵来,“你好嫂子,那个,我叫赵东篱。”

    “我知道。”温茶坐在洛琛身边,笑的清清淡淡,“我听阿琛说了,我们的事,多亏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很乐意的!”

    阿琛什么的都叫上了,这特么铁定未来嫂子啊!

    “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嫂子说一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温茶:“……”说好的温文尔雅,怎么这么狗腿,幸好之前没撩上他。

    “坐下吃饭。”洛琛淡淡的扫了赵东篱一眼,赵东篱眼睛再也不敢乱看,赶紧坐下,表示自己现在很安静很缄默。

    温茶好笑的捏了一把男神的腰,嘴角的笑容,满满的快溢出来。

    洛琛给她倒了杯水,才给她介绍包厢里的人。

    包厢里的人不多,除了赵东篱,剩下的几个,大致也是洛琛的好友,面善心热,很好相处。

    一圈下来,温茶把他们都简单的了解了些。

    长得最秀气,整个萌萌哒的是酸甜排骨,现实中叫唐糖,听说是她的粉丝,看到她整个兴奋的差点爆炸,如果不是洛琛这尊大佛,估计得过来要抱抱。

    他身边穿着有些骚气的是一叶孤舟,现实中叫叶舟,也就是系统嘴巴里一天换三个女盆友,最频繁一天可以换十个之类的富二代种马男。

    他朝着温茶挑了下眉,搔首弄姿道:“美少女嫂子,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有需要的大可使唤小弟,小弟为嫂子鞠躬尽瘁马首是瞻。”

    温茶:“……”听起来好像很酷的样子……

    “吃饭。”洛琛冷冷看他一眼,“不吃饭,滚出去。”

    叶舟:“别别别!我现在就吃!”

    洛琛转过来给温茶夹了些菜,低声凑在她耳边别别扭扭的说:“你别听他的,我有比他更多的钱,他的是他爹的,我的是自己的,都给你。”

    温茶:……所以,这次来是比谁有钱的吗?

    “你好,我叫阿杰。”

    最稳重的是一直坐在座位上,静静注视着他们的俊郎男人,他带着笑容对温茶打招呼:“我是接天莲叶无穷碧。”

    温茶瞪大眼睛,听着这自带bg嗓音,差点给跪了,这简直是五只里最有魅力的大大了!

    接天莲叶无穷碧啊!

    平时就算原主,也没有真正接触过的大人物,那一口的魔音,在圈里简直所向披靡,传说里一样的人啊!啊啊啊!好想跪下抱大腿。

    系统:这下后悔了?

    以前让她撩还装矜持,现在知道人多高不可攀了吧……

    温茶:嘤嘤嘤……让你失望了,我还是喜欢长得好看的!

    系统:“……”

    她对接天莲叶无穷碧点点头,“我知道您,也非常喜欢您配的影视作品。”

    阿杰闻言,笑了笑,“原以为就洛琛的性子,这辈子会注孤生,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你们很合适,祝福你们。”

    温茶受宠若惊的要去拿酒跟大大干杯,洛琛拦住她,“没你的事。”

    他斟上酒,敬了阿杰一杯,其余几人对视几眼,这可是难得灌人还不用追究责任的好机会!焉能放过?

    几个大老爷们在包厢里你来我往的喝上了,等到外面华灯初上,包厢里闹得最凶的几个都喝趴下了。

    醒着的除了滴酒未沾的温茶,就只有面色不改的洛琛和阿杰。

    “我送他们回去。”阿杰拿起外套,静静站起来,扶住叶舟往外走。

    洛琛也一起,把剩下两个酒鬼送了出去。

    温茶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背着包包往卫生间跑。

    虽然没喝酒,不过饮料倒是喝了不少。

    从卫生间出来,温茶洗洗手就要回去,空气里传来一股刺鼻的烟味。

    温茶抬眼看去,卫生间侧面的窗户下,有人倚在窗沿抽烟,零星的烟灰落在地上,带起浓浓酒气。

    温茶皱了一下鼻子,转身就走,身后忽然传来低低的声音:“过来,陪我一会儿。”

    温茶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那人的声音马上拔高:“我叫你过来陪我!你他·妈没听到吗?!”

    温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那摊黑影,“你是在,跟我说话?”

    那人掀起眼皮,上下打量她一番,看到她白皙干净的脸的时候,语气轻缓了片刻:“这里除了你我,还有别人?”

    这么拽,一看就脑子有问题。

    “抱歉,这位先生,你找错人了。”

    “找错人?”那人嘲讽的嗤笑一声:“多少钱?”

    “什么?”

    “我问,包你一夜多少钱?”

    温茶:“……”没想到,竟然有人想包她……看来这张脸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不过,这种语气,真让人不爽啊……

    “我想你搞错了,”温茶面无表情的盯着那张长得还算过得去的脸,心里涌上一层厌恶,掷地有声道:“这里不是你找公主的地方。”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继续往前走,跟这种没素质没教养的人,多说一句话,都让人厌烦。

    那人显然喝多了,好不容易见了个心里满意,看起来好欺负的,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她走。

    “都是出来卖的,还装什么清高,开个价,多少钱我都答应。”

    他从西装里取出一张房卡和一张黑卡扔到地上,似乎笃定她会捡起来,“这是对面酒店的房卡,扶我过去。”

    温茶:“……”她拳头好难受,能让她有这样感觉的人,显然病的不轻。

    她面无表情的转过身,走到那人面前,在那人掩饰不住得意的表情里,从地上把卡捡起来。

    那人脸上的表情更嘲讽了,颐指气使道:“快点过来扶我。”

    温茶没说话,静静的把卡全都掰断。

    碎成几截的卡片轻飘飘落在那人脚下,在那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里,她拍了拍手,似乎沾染上了脏东西,皱眉道:“今天你侮辱我,我不打你。”

    “不是我宽容,而是我知道,我和你不一样,人有高低上下之分,有的人高尚,有的人肮脏到了骨子里,没什么能改变的,就好比一条狗咬了我,我不回咬,不是因为我惧怕,而是因为我怕自己也会变成狗。”

    “我不想变成狗。”

    说完这句话,她再也没看那人一眼,转身离开。

    远远的,从包厢里跑出来一个人,她大叫着什么人的名字追了出来,在跑过温茶身边的时候,反射性的喊了一声:“梁茶?”

    温茶瞥了她一眼,继续往回走。

    那人在看到她完好如初的脸的时候愣了一下,一把抓住她的手,大叫道:“你是梁茶?”

    温茶狠狠拍掉她的手,“你认错了。”

    “绝对错不了!”江雪扯住她不放,口口声声道:“你十岁前没毁容的照片我见过,跟你这张脸,一模一样!”

    温茶:“……”所以就记到了现在?

    “你真的是梁茶?你的脸好了?!”

    “你认错了。”

    温茶推开她的手,面色淡淡的盯住她:“我就是一翻不了身的丑逼,怎么会认识您这样的大人物。”

    丑逼……

    江雪动作一滞,是了,梁茶可不就是她嘴里的丑逼么?

    温茶垂眸嗤笑一声,抬脚毫不犹豫的离开。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遇见了塑料闺蜜,还邂逅了渣男,真够有意思的。

    等到温茶走远,江雪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她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到梁茶。

    那个她以为永远也翻不了身的人。

    她现在,已经变了,就像丑恶鸩鸟,涅槃重生,变得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

    “她真的是梁茶?”身后传来格外清醒的声音,江雪如梦初醒,窗沿边的男人目光灼灼的盯住她,重复道:“那真的是梁茶?”

    江雪点点头,又摇摇头,“大概是的。”

    胡松赦却是站起身,抖落一地烟灰,“如果她真是一碗凉茶,那我还真看走眼了。”

    那肌肤胜雪,眼眸清澈的样子,可不就是难得一见的极品么?就是洪绵绵也比不上她一半的姿色。

    他以前要是再多点耐心该多好。

    江雪噤声,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你想干什么?”

    胡松赦似乎没注意到她的紧张,走到她身边,漫不经心的说:“我记得,你有她的电话号码是吧?”

    江雪摇头如筛:“没有!”

    “我可不是三岁小孩,”胡松赦轻轻将手搭在她的肩上,露出一丝不着痕迹的引·诱:“前些天你不是和绵绵说看中了一款包吗?过几天是你生日,我让绵绵送给你。”

    “我不要包。”

    “怎么能不要呢?我听绵绵说,那款包很适合你,你这么漂亮,买个好点的包也是应该的。”

    “可你已经有绵绵了,你不能……”

    “为什么不能?”胡松赦冷笑一声:“谁规定,没结婚之前,男人只能有一个女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