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现实世界(四)
    “叮!替原主父母报仇雪恨,任务完成,获得三千积分,宿主v587!”

    “让欺负原主的人血债血偿,获得三千积分,宿主棒棒哒!”

    “培养陆真成为造福百姓的好青年,获得五千积分,宿主暂时获得战无不胜封号!撒花鼓掌!”

    温茶:“你这次狗腿了。”

    系统:“因为我还没念完,我怕念完了你马上以头抢地哭爹喊娘。”

    温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继续。”

    系统:“由于宿主在任务期间兑换道具定魂珠,将自己置身险地,险些变成鬼把小命交代了,欠本系统一个大大的人情,除了扣掉兑换定魂珠的五千积分,宿主还应支付系统五千积分劳务费。”

    五千积分定魂珠也就罢了,劳务费哪儿来?

    系统:“如果不是本系统神通广大,把你的灵魂从水里拉出来,你以为你还回的来?”

    温茶据理力争:“完成任务难道还不该回来?”

    系统:“前提是你没有自己作死。”

    “……”

    “你和那个世界的天道做了交换,学什么舍己为人,你以为我带你回来容易嘛?收你五千积分还打了一折。”

    言辞间大有一股你应该感恩的意味。

    温茶:“……”她有一点点想暴走,只有一点点而已啦!

    “哦,对了,你上个世界积分一共一万一,扣掉各种费用,剩一千,有意见吗?”

    “……没……有!”就怪了!

    “没什么问题,我就打游戏去了。”

    “等等!”

    “什么?”

    “有三个问题想问你。”

    就知道没这么简单,系统朝她甩个卫生球,“说!”

    温茶清清嗓子:“上个世界你为什么突然不跟我说话了?”

    没想到问题这么简单,系统在原地抖了三抖。

    “因为刚巧打上了游戏,你萌人类智商不高,做出来的游戏也就只好这么一点点。”

    它比了指缝大的距离,想突兀自己的鄙夷。

    温茶眯起眼睛:“你确定?”

    系统缩了下脖颈,哼哼道:“不信拉倒。”

    温茶冷笑:“我倒是觉得你心虚,怕被鬼发现才不敢跟我交流的。”毕竟鬼啊什么的,能知道太多人类不知道的事了。

    系统:“……”

    这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系统:“下一题……”

    “如果我没有自作主张去和岚清换位置,他最后会怎样?”

    “还能怎么样?”系统摇头晃脑道:“他都已经成怨鬼了,还想投胎?做梦。”

    他啊,不过是运气好,刚巧碰上了个傻子。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我,他会一直停留在上个世界,对吗?”

    “也算是吧。”系统言辞模糊道:“但这不重要了。”

    谁让傻子自己送上门呢。

    好吧。

    温茶轻轻叹口气,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

    “这个是怎么回事?”

    她举起手,指着手腕上水绿色,盛满细碎白花的镯子,脸上面无表情。

    系统看到镯子的一瞬间,脑袋都蒙了,这特么哪儿来的bug?!

    温茶:“我是魂穿,不是身穿。”

    系统:“我比你更清楚。”啊啊啊!

    温茶:“……”

    系统围着镯子研究了片刻,在看到镯子边缘淡淡的墨黑时,愣在原地一瞬,之后嘴里嗤笑一声,似嘲非嘲,神色复杂,最后说了两个字。

    温茶没听清楚,再追问,系统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对你没害处,就是一土著送你的小礼物,大惊小怪什么?我这儿还有第一个世界的戒指,第二个世界的重华桃木剑呢,这些都是你的东西,拿着就是了。”

    温茶思索片刻:“既然你能存东西,那下次我们去古代,你可以多收两件东西,我们拿回来倒卖。”

    系统:“……”就不该对这种死性不改的人抱太大希望。

    古代劳动人民的主意都打,简直人渣!

    温茶:“……”

    丢了上次智障画手的女二号角色,苏安又给温茶接了另一个活,讲的是古代农村,父母双亡,无依无靠还要拖家带口养弟弟的丧气土狍子村姑,是如何攀亲带故,趋炎附势,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当然,村姑是个女n号。

    一共三场戏,三场赤果果的绿叶,极力表现自己的粗鄙世俗,来衬托女主大家闺秀的美,不是一般辣眼睛。

    “这个角色,是我的另一个老友的剧,虽然跟上个剧本不是同一类型,不过我知道你一定行。”

    坐在咖啡厅里,苏安信誓旦旦的拍拍温茶的肩膀,一鼓作气道:“相信我,这个角色,很实干,你就需要这种证明演技的角色来证明自己,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

    都走投无路开始演无良村姑了,她只想狗带。

    然而……

    “我觉得挺好的。”她喝一大口冰咖啡,笑眯眯的说:“正好有机会向外界证明,我不只是美美花瓶,我还能做个能吃苦耐劳灰头土脸的花瓶,简直不要太棒。”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苏安欣慰极了,又给她点了一杯咖啡,向她保证道:“这个剧的导演是我的大学同学,他绝不是之前见钱眼开的狗东西,你放心,这个角我们拿定了!”

    温茶看着他义愤填膺,气势勃勃的样子,喝了好几口咖啡抑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

    谈完了剧本的事,苏安又说起陈珊珊托他办的事,“我的关系找遍了整个大街小巷,连垃圾桶都没放过,也没找到她说的那只短腿,前两天她打电话过来,我都不敢接,就怕她笑话我没本事,可这找不到也太难受了呀!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温茶面无表情看他几眼,问:“它叫什么名字?”

    “什么?”

    “我说狗。”

    “说是叫派大星,不对,叫蟹老板,还是不对,章鱼哥,还是叫什么宝宝来着……”苏安把自己说糊涂了,拍了拍额头,“反正就这其中之一,到底是哪个我不太记得了,不过那狗有个特点,主人进门,叫了它名字后,它就会去玄关取鞋,叫第二次,能开浴室门,第三次……第三次我记不起来了。”

    温茶拿着剧本跟苏安告别后,慢悠悠的往回走,走到屋门口,她取出钥匙打开门,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叫:“海绵宝宝!我回来了!”

    她推开门,一只小短腿兴高采烈的站在门口,眼睛明亮,身后的短尾巴摇的快生出花来,和往常一样撒娇,活蹦乱跳,好不可爱。

    可温茶只看到了它嘴上的拖、鞋。

    她进门换上拖鞋小短腿兴奋的围着她打圈圈,求抱抱。

    温茶面无表情的再叫了一声:“海绵宝宝!”

    小家伙耳朵一竖,疯子似得跑去微掩的浴室前,伸出两只爪爪,打开了浴室门,回过头邀功似得看向温茶。

    温茶:“海绵宝宝!”

    小短腿冲进浴室打开了水阀,温茶再叫,它调了热水,然后穿出来,蹲坐在地上,睁着圆圆的眼睛,无辜的看着温茶,眼底倒映着她的影子,朝她要亲亲。

    温茶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弯下腰摸了摸它的脑袋,又叫了声海绵宝宝,小家伙耳朵耷拉下来,后脚着地,抬起前面双腿,两爪交叠,脑袋一歪,对温茶做了个喜庆十足的揖。

    温茶被它不要脸的卖萌杀到。

    靠!好想留着!

    小短腿见她没反应,凑近她,扒住她的腿蹭了蹭。

    宝宝这么懂事,要主人亲亲抱抱举高高哦o(≧v≦)o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