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芦苇少年(完)
    屋外的大雪一连下了好几日,等到能出门时,外面已经落不下脚。

    陆真吵着要出去堆雪人,温茶将佛珠戴在了他的手腕上,才和他一起堆了个大大的雪人。

    陆真说,雪人要穿绿色的衣裳,手上撑把伞,眼睛不用紫葡萄,要用水一样的绿宝石。

    但是屋里没有绿宝石,温茶用了绿松石。

    雪人堆好后,陆真每天都去看它,给它加雪盖房子,可到了春天,雪人还是化成了一滩水渍。

    陆真为此难过了一段时间,等温茶把他送去学堂同其他孩子在一起后,小孩子善忘,很快又有了其他好朋友。

    惊蛰之前,温茶去集市买了一大口水缸,等春分在屋角生一窝芙蓉。

    芙蓉长得很好,浮在清澈的水面,恰似一幅唯美的画,等到它花开的时候。

    屋外响起了敲门声。

    温茶打开屋门,一身墨绿色长袍的少年静静地站在门口,眉目如画,仙姿佚貌,就像他们林中初遇那年。

    目光相触,一眼万年。

    温茶朝他轻轻伸出手,叫了个“来”字,他薄唇微澜,冰冷的温度,抽丝剥茧般,死死缠住温茶的手,眼角开出温柔而绮丽的花儿。

    原来,也是有岁月静好,得偿所愿的。

    陆真十岁那年,屋里的水缸边缘长满了青苔,淡白色的芙蓉出清水而生妖冶,像是有自我意识一般,随着窗缝涌入的清风摇曳生姿。

    陆真觉得十分惊奇,时不时注视那芙蓉,久而久之,发现并无异样后,他找了新的玩意儿。

    不料,一夜子时,他忽起梦魇,满心兢惧,冲进姐姐的屋子寻求安抚,恍惚中竟瞧见那水缸里飘出一道墨绿色的影子,像极了多年以前,那个爱打伞的少年。

    他追问姐姐,姐姐却道是他被梦魇住,失了清明。

    直到后来很多年,水缸里的芙蓉无可救药的残败凋零,他也已经娶妻生子,一位遁迹黄冠的道士途径院子,见到水缸,大叹奇妙,他才知道,原来这水缸暗藏玄机。

    水缸里的水竟是几十里之外,一个名为水苑居的湖泊里得来,相传水苑居曾是千年前,一位皇子的宅邸,原本是富丽堂皇,雍容华贵之地,奈何天妒人怨,一夜宅子后面竟爆发了一场山洪,皇子葬身鱼腹,不及弱冠,他的三个弟弟也相继被冲散在水里,流离失所。

    这水阴气重重,执念太重,数千年不散,必是有人以血养阴魂。

    陆真心中大震,他追问道长皇子名讳。

    道长思索片刻,犹疑着说了一个字。

    只记得那位皇子封号为岚。

    遥源何处是,重垒绩云岚。

    人们便叫他岚公子。

    陆真怔在原地许久,忽忆少年事,心生慨恸,哭的肝肠寸断,泪如雨下,带着妻儿将水缸埋在了屋后的芦苇从里,立碑岚茶。

    陆真十六岁那年,考上了秀才,温茶在镇上找了处房子开了间小店,生意马马虎虎,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等到陆真弱冠,考取进士,在县里掀了大案,做了知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后,温茶开始张罗他的亲事。

    谁知陆真心中却是存了个姑娘,是镇上卖糖葫芦的小姑娘,他这些年独爱冰糖葫芦,年年都吃,也年年去找那巧笑嫣兮,眼睛明亮的少女,二人早已互生情愫,私定终身。

    温茶对此喜闻乐见,等陆真成亲后,最后一个任务如期完成。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温茶从水缸里取出那开的最美的一叶芙蓉,小心翼翼的用手托着,留了封信给陆真,撑一把湖绿色的伞,去了几十里外的一个湖泊。

    到了目的地,她坐在湖边,唤出芙蓉里栖息的身影,尽管过了这么多年,他的样子还是一点没变,一如当初,陌上少年。

    而她却已不再是鲜衣怒马,豆蔻年华。

    岁月在她眉目雕镂出精致纹路,碧波微顷,她触到了意料之中的苍老。

    她想,她已经不再年轻。

    和所有会老去的姑娘一样,被时光改变模样。

    但有些东西,却仍会停留在最初的时候,不偏不倚,一如既往。

    她伸手牵住少年的手,轻声对他说,到家了。

    少年睁开眼睛,眉眼弯弯,和她一起坐在湖边的石头上,用脚荡漾着水面,低低同她说话。

    他的声音很温柔,带着些缱绻,听的她耳朵酥麻。

    他说了很多她不知晓的事,听来遥远,却仿佛就在朝夕,听的人心生欢愉。

    温茶只笑不说话,等他说够了,她伸出手腕,冰绿色的镯子在她的腕间流光溢彩,她说,“我带了定情信物,你呢?”

    少年定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她却笑的温柔缱绻,伸手从他怀里取出那柄放了多年快要生锈的剪刀。

    她说:“那时候你抱我回家,胸膛硌的我脸疼。”

    他当时抱的那样紧,她还不发现就该是傻子了。

    她又说:“遇见我可不算你最幸运的事。”

    他诧异的询问。

    她却第一次伸手抱了他冷若冰霜的胸膛,打着哆嗦也没有松开:“每次调皮就罢了,下次可不要再这么作死了。”

    说罢,她抱着他沉入冰冷的水里,湖泊溅起涟漪,将他们层层淹没,他们一起沉入湖底。

    岚清发现不对,瞳孔剧烈收缩,面上闪过从未有过的惊恐,开始拼命挣扎。

    不!不可以!

    然而,他怎么也动不了,冥冥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了他的灵魂,他无法摆脱,无法挣扎,甚至不能发出声音。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靠在怀里,一点一点失去气息。

    不!

    他胸腔里迸发出汹涌的执念。

    它们就像魔鬼一样让他痛不欲生,他不要她这样做!不要!!

    他不愿意!

    可她却听不见了,她放开抱着他的手,一身朱砂长裙,宛若七月的新娘,躺在冰冷的湖底,没有声息,没有动容,像一个被抽空灵魂的躯壳,再也不能回应他,也无法说出让他欣喜的话了。

    就像无数离开他的人一样,她也要离开他。

    可他却再不是,那个等在原地送别,一身孤独的少年了。

    他抱着脑袋,只觉心裂成了几半,痛到窒息。

    然而灵魂是没有眼泪的,他甚至不能决定自己的去留。

    他叫她的名字,叫的声嘶力竭,字字啼血,而她那双茶花一样的眼睛,再也不能睁开,瞌的宛若盛开。

    遇见我不是你最幸运的事,你最幸运的是,我愿意为你做世间最难做到的事。

    他最后看到了自己变淡的灵魂。

    不再是浓郁的黑,而是干净透明的纯白,再不沾染俗世纠葛,再不为过往停驻,也再不心怀干甘。

    他终于得到救赎。

    可他宁愿自己永无救赎。

    他的指尖在黄昏的光影里开始消散,心腔里却盛满死寂。

    他曾无数次渴望自由,想挣脱千年的桎梏,到最后,他宁愿生生世世活在这座名为执念的囚笼里,一往而深,永不反悔。

    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传闻,死在水里的人,会成为水中的怨灵,终其一生不得离开水面。

    他们投胎转世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消除心里的怨气,惩恶扬善,替天行道,身负功德,进入轮回。

    另一个是,在他死去的地方,有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为他死去,成为孤魂野鬼,接替他的位置,让他转世投胎。

    一命换一命,一魂换一魂。

    最小的那个孩子在她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小姐姐,哥哥身上执念太重,不能离开,你愿意……为他死吗?”

    你愿意,为他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