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芦苇少年(十八)
    哄着陆真睡着后,温茶才走出去,桌边儿,三个小孩子和岚清已经落座,低声说着什么,夜色很深,远远看去,像一祯充满温暖的画。

    温茶去屋里搬了个板凳出来,四人听见声音,齐刷刷朝她看过来。

    温茶挑了挑眉,放下板凳,坐在岚清身边。

    岚清扬起眉,三个小孩子低头偷偷一笑,最大的那个孩子看着温茶道:“小姐姐和哥哥真好。”

    温茶这才看清他的样子,唇红齿白,眉眼灵动,和她身边的少年很像。

    她眉头跳了跳,笑道:“你们也很可爱。”

    三个孩子羞涩的捂了下脸,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温茶,眸子里闪动着不言而喻的喜欢。

    最小的孩子抱着月饼啃了几口,瞄着温茶道:“小姐姐做的月饼真好吃,我已经好多好多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月饼了。”

    他年纪小小,话也说的天真,逗得温茶发笑,伸手摸了摸他圆圆的脸,“喜欢的话,就多吃点,不够的话,以后还可以来小姐姐家吃。”

    小孩子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考虑她话里的真实,最后却遗憾的摇摇头,“以后我和哥哥们都来不了了,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

    温茶有些纳闷:“去了很远的地方也可以回来啊。”

    小孩子还是摇头,“我们是要去找爹娘啊,以后就算小姐姐见到我们,也不是现在的我们了,时间久了,我们会忘记小姐姐的。”

    温茶以为他在说长大以后会不记得现在的事,她失笑道:“没关系,下次就算不记得小姐姐了,只要你们来,小姐姐还给你们做月饼吃。”

    三个孩子纷纷弯起眼眸,满眼星星的盯着温茶,“小姐姐真好。”

    就算以后他们变得很小很小,比现在还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只要闻见香气,小姐姐也许还会记得他们。

    三个孩子轮流同温茶叽叽喳喳的交流起来,他们仿若有说不完的话,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仿佛会发光,看的温茶爱心爆棚,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哄来哄去的,一时间,院子里欢声笑语不断。

    边上的岚清一直没说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只得投以小孩子们警告的目光,不许他们跟温茶太亲密。

    三个孩子这会儿不怕他了,一左一右抱住温茶的手,最小的坐在温茶的腿上,笑靥如花的同温茶说话。

    岚清看了一眼就差点背过气。

    他冷哼一声,抓起桌上剩下的月饼就往嘴里塞。

    他们不是喜欢吃月饼吗?他把这些都吃光,让这些小东西和他抢人!

    他吃的又急又快,恨不得把一盘子吃光,很快就把自己噎住了,他身体一愣,眼睛里划过复杂色彩,下一秒发出剧烈而悲惨的咳嗽声,撕心裂肺,快要把内脏咳出来,听的人跟着一起难受。

    温茶赶紧把小孩子放下,倒了杯水,给他从后背顺顺气,他才又好了,倚在温茶身边,朝小朋友们投去得意又骄傲的目光。

    三个孩子简直目瞪口呆,他们第一次见识到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演技,呆愣过后,各自对视一眼,笑的乐不可支。

    原来哥哥,也是会有心眼的。

    他们识时务,没有再粘着温茶,纷纷坐回原位,慢腾腾的吃月饼,期间不时扫视温茶和岚清,看到岚清大宝宝的模样,意味不明的交换眼神后,眼角会生出绮丽而漂亮的笑容。

    在以前,哥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笑脸。

    他现在一定很幸福呢。

    这个认知让三个孩子嘴角的笑意没停过,直到子时已过,桌上的吃食全部扫空,他们才拍掉衣服上的碎屑,礼貌而乖巧的起身道别。

    “小姐姐,我们要走了哦。”最大的孩子说:“你和哥哥以后一定要幸福呦。”

    温茶拍拍他的肩膀,也没否认,笑眯眯的点点头。

    “哥哥很喜欢小姐姐,他对小姐姐也是很好的呢,姐姐以后要好好照顾哥哥哦。”第二个孩子说。

    温茶盯着他和岚清六分相似的侧脸,没有犹豫道:“答应你。”

    第二个孩子笑起来,露出一排小而白的牙。

    最小的孩子跑上来将他挤到一边,伸出小手抱住温茶的腿,抬起湿漉漉的大眼睛,小心而期待的说:“我很喜欢小姐姐,你能亲亲我吗?”

    温茶哑然,看着他渴望的眼睛,弯腰在他眉心亲了亲,“好了么?”

    小孩子捂住自己的额头,露出羞涩而开心的笑容,高兴的在地上一蹦一跳的,萌的温茶整个都要化了。

    温茶伸手从地上抱起他,点点他的鼻子,轻不可闻道:“以后,可要去个好人家,长大了,要做个好孩子。”

    小孩子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温茶,温茶浅笑着亲亲他的侧脸,将他放下来,道:“去和哥哥道别吧。”

    小孩子没有立刻放开她,紧紧的抱住她,说:“小姐姐,谢谢你。”

    温茶但笑不语,只说没关系。

    这样的事,这辈子,大致只遇得上这一回。

    说来令人恐慌,细想却是另一种幸运。

    小孩子和另外两个孩子跑到岚清边上,昂着脑袋看他。

    岚清低叹一口气,垂着眸子,伸手轻轻在他们头顶摸了摸,三个孩子的眼睛蓦然一红。

    他们轻而乖巧的叫了声“哥哥”,儒慕不舍之情扑面而来。

    岚清面无表情的收回手,沉声道:“去吧。”

    三个孩子点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脚步很轻,身影单薄如纸,看的温茶心惊肉跳,她跟在他们身后,走到门口,他们纷纷让温茶止步,同她拥抱告别。

    凉凉的小身体涌现出无限依恋。

    最小的孩子将温茶拉到一边,悄声问她:“哥哥很喜欢很喜欢姐姐,好像已经离不开姐姐了,姐姐喜欢哥哥么?”

    温茶迟疑了片刻,点头。

    小孩子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犹豫着问出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说,小姐姐如果喜欢哥哥,那能不能为哥哥去……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岚清拖着丢了出去,“赶紧走。”

    少年早就受够了他们缠着温茶的样子,冷若冰霜的说道。

    三个孩子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嘻嘻哈哈偷笑着,朝巷道另一边走去,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温茶站在屋门口,不知道他们究竟会去哪里。

    她低下头,看到了门口三行湿漉漉的小脚印,和那一晚见到的如出一辙。

    她扬眉淡淡一笑,回眸对岚清说:“我回去睡了。”

    她没等岚清回答,打着哈欠往屋里走,很快就搂着陆真进入了梦乡。

    岚清站在门口,站了很久,才静静地关上门,坐在桌前,喝了一夜的茶。

    第二天一早,刘大婶就死了,是死在芦苇丛外的那条河里的。

    一同跟她去的还有邻村的刘老头和刘嫂子。

    说是刘嫂子回家后心有不甘,昨夜又带着刘老头找上门来,和刘大婶在屋里大打出手,刘大婶不忍受辱,往外跑,跑到河边,被他们欺负的眼睛都红了,最后抓着两人的手跳进河里,闹了一场鱼死网破。

    三人被捞上来的时候,泡的浑身发白,身体臃肿,根本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不过面目都狰狞的厉害,瞪大的眼睛还看得见莫名的恐惧,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之事。

    他们到底见过什么,无人可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