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芦苇少年(十六)
    刘大婶屋里接连不断的声音很快引来了邻居的注意。

    这刘大婶屋里怎会有人?还闹出这样大的动静?

    村里人都知道,刘大婶早年间嫁过人,在夫家却因行为不检点,性格太尖酸刻薄,不讨人喜,被夫家休弃,被休之后,刘大婶颜面扫地,无处可去,只得回村里投靠爹娘,看在是家中唯一女儿的份上,她爹娘待她还算不错,可天大的笑话却让他们抬不起头,再加上刘大婶从根子上坏了,如何也掰不过来,没过多久他们便双双重病,抑郁而亡,留下几间房屋和地契给刘大婶。

    刘大婶便在槐树村定居下来,时间一久也融入了村子,可因着早年间她犯下那些混账事,并没有人再找她续弦。再加上混熟之后,她偷鸡摸狗,贪小便宜的事没少做,众人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对她颇有微词,也没人再为她做打算。

    这一耽搁就是二十多年。

    大家都是邻里,听到接连不断的声音后匆忙赶来,怕刘大婶出个什么事,赶紧推门进去,发现堂屋的锁被随意的丢在地上。

    声音正是从屋里传来的,似痛非痛,似娇似嗔,听的十分辣耳朵。

    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辨别出那是在做什么,纷纷面色一变,面露厌恶。

    没想到刘大婶守了二十多年的活寡,到头来,骨子里竟是这般污秽不堪,这天还没完全媳,周围还有人,就往屋里头带人,带人也就罢了,竟是不知收敛,叫的这般大声,弄得路人皆知。

    当真是没有廉耻。

    邻里几人面面相觑,面上一片尴尬,正要悄声关门退去,谁知,还没摸上门柄,屋里忽然传来女人的惨叫声,“你这是做什么?你这个疯子?你是想杀了我吗?”

    刘大婶原本许久没有疏解,好不容易得了刘老头这个老花菜滋润,还没尽兴,刘老头竟然性质高昂,一嘴咬在她脖颈上,发了死力,要咬出一块肉来,刘大婶吃痛咒骂,抓过边上的矮凳朝他扔了过去!

    这个老东西,让他占点便宜是瞧得起他,他以为她是他床上的那些不要脸的小蹄子吗?

    刘老头吃痛,神智回了几分,才发现身下之人不是他想象中如花似玉的少女,而是刘大婶这倒人胃口的年迈老妪,惊觉自己被骗,他心里勃然大怒,要对着刘大婶破口大骂,才发现嗓子竟是被熏香烧废了,他有苦难言,想着这一夜所有事皆因刘大婶而起,他伸手就对着刘大婶的脸,噼里啪啦一顿抽,刘大婶疼的又哭又叫,想也不想和他扭打在一起,嘴里飙出无数咒骂,屋里顿时一片混乱。

    扭打在一起的声音很快让邻里察觉事态不对,他们也未多想,一脚踹开门,看到的就是两个衣不蔽体,纠缠在一起的人,一个龈齿弹舌,口吐秽语,可不就是刘大婶么?一个下手狠厉,面目狰狞,眼尖的都认得,那是邻村的有钱人刘老头。

    二人显然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却因为有事谈不拢,竟然在苟且之时大打出手。

    所有人被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

    刘大婶也就罢了,她就是个没伴儿的老太太,想和谁好就和谁好,可刘老头不一样了,他屋里可还有个彪悍火爆的悍妻啊!这俩人怎会搅在一起?!

    听见声音,刘大婶和刘老头齐齐一回头,就看到门口挤满了人,正是平日里相互认识的邻里,他们正窃窃私语的盯着他们,面色鄙夷,刘大婶尖叫一声,吓得翻个白眼就要晕过去。

    邻居什么时候来的,她一无所知,她只知道自己完了。

    她哆嗦着手去捡地上衣服,刘老头却是面不改色的穿上衣服,一脚将她踢到在地,对着她的老脸又是几个大嘴巴子,扯着破锣嗓子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让你勾·引我!”

    他一句话想要摘掉自己身上的黑水,刘大婶怎会如他意,事情居然已经捅到外面去了,她心里自然是害怕,倒不是对邻居的恐惧,而是刘老头屋里那个半老徐娘的惊恐,若是那人找上门来,她必然不死即残。

    她不能放过刘老头。

    她一把拖住刘老头的手,眼泪刷刷流下来,哭叫道:“分明是你用催情香占了我的便宜,你还想赖账,天底下哪有这般好事?”

    话音一落,众人才注意到屋子里一股浓重的熏香气息,稍有些见识的都认出那就是催情香。

    纷纷朝刘老头投去谴责的目光,就说刘大婶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范,原来是有人饥不择食,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刘老头被这几眼看的心烦意乱,瞪着刘大婶,沙哑着口不择言道:“你这丑态百出,风烛残年的老东西,还想我会为你用上催情香?做梦!”

    话音未落,有人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催情香既然不是给刘大婶用的,又是给谁用的?”

    刘老头和刘大婶齐齐一噎,说不出话来了。

    若是让人知道,他们催情香干的是背地里生孩子没屁儿的勾当,这村子不仅待不下去,恐怕还得见官,进牢房。

    这么一想,两人对视一眼,浑身都凉了。

    “呵!”人群中有人冷笑一声道:“不就是**,郎情妾意,还推诿什么,食色性也,人之常情,人啊,都是这样。”

    话音一落,邻里顿时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大家也不是三岁小孩子,刘大婶言辞切切想把责任推给刘老头,刘老头也翻脸无情想将自己拔出来,实际上,分明就是这两人背地里早搞在一起了,被发现之后,狗急跳墙,互相推脱,企图蒙混过关,结果事情大败,实在令人厌恶。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孰是孰非,清楚明了,哪轮得到他们置喙。

    眼见事情不成,刘老头裹紧衣服,决定挤出去,他是隔壁村儿的,轮不到这里的人说闲话,到时回村子,花些钱财,将这些人打发了,等风声过了,照样可以混的有模有样,至于刘大婶,那跟他,有什么关系?

    刘大婶见他要走,哪里肯,抱着他的腿不放,哀道:“事已至此,你我二人又有村民作证,已有夫妻之实,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刘老头冷笑道:“我不走,还要陪你在这里丢人吗?还是说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好处?”

    刘大婶被他一噎,顿时眼泪汪汪,哀求道:“我不要你的好处,你既已经占了我的便宜,就要对我的清白负责。”

    刘老头久经情场,自然是能听出刘大婶的言外之意,他气的发笑:“就凭你,还想让我娶你?”

    刘大婶死抱住他不放,恨恨道:“你若不娶我,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她知道他那么多秘密,随便说出去几个就能让他一辈子不能翻身。

    刘老头目光闪烁,眼底一片阴鸷杀意,一脚踢在她心口,将她踢到在地,佝偻着身体桀笑道:“我等着。”

    说罢,他推开人群正要走出去,远远的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刘嫂子来了!”

    刘老头脚步一顿,不敢走了,屋里被踹的生疼的刘大婶更是面色发白,眼带惊恐,那人一定是知道了,要来将她杀了!

    她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