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芦苇少年(十一)
    “没事吧。”

    岚清抬手揉了揉她撞到的额角,声音还是同以前一样温柔。

    温茶却生生打了个寒颤,浑身发冷,她一把推开他,如同受惊的小兔子,飞速逃走了。

    重重的关门声让岚清拧住了眉头,他看着自己沾染了些许热度的手,目光一偏,望向院子里一个角落,薄唇轻启:“出来。”

    话音未落,角落里忽然闪现出三个身着白衣,身子小小的孩子。

    三个孩子同岚清长得有些相似,大小不一,高低不同,大的约莫六七岁,小的四五岁,最小还要再小些,他们面色却都很苍白,瑟缩在一起,小心翼翼的看着岚清,面上有惊恐,更多的却是敬畏。

    最小的孩子率先叫了声“哥哥”,其他两个孩子也一一叫出来,一动不动的等着岚清说话。

    岚清瞥了他们一眼,面上冷冽,道:“以后,不准出来吓她。”

    三个孩子乖巧的点点头,最大的那个率先说:“我看见了手镯,是……哥哥的吗?”

    岚清没说话。

    小的那个又说:“小姐姐长得真好看。”

    其余两个附议:“和哥哥站在一起,跟神仙似得。”

    岚清的面色稍霁,道:“后日是满月之时,你们帮我做件事。”

    最大的孩子立刻应到:“只要是我们能做成的事,哥哥请说。”

    岚清嘴角动了动,无声的说了几个字,三个孩子齐齐一凛,惊慌道:“若是做成了这件事,我们就要走了,。”

    “早就该走了。”

    “那哥哥怎么办?”

    岚清道:“我自有分寸。”

    “哥哥……”最小的孩子有些伤心:“我们,不一起走吗?”

    “你们先走。”

    “可是……”

    “没有可是,”岚清轻声说:“具体时间我会告知你们,回去吧。”

    三个孩子见他面不改色,冷若冰霜的模样,想说什么,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推推搡搡,失落的走了。

    空气里只余一股淡淡水汽,无声无息,蔓延着。

    岚清广袖一挥,那些水汽,瞬间消弭无踪。

    他转身,看着已经熄灯的漆黑屋子,走上前敲了敲屋门。

    温茶窝在被褥里正缓着,听见声音,牙齿都打颤了:“谁啊?”

    岚清想象着她怕怕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扬起来,“是我。”

    温茶松了口气,抱着被子,伸出脑袋说:“你怎么还不睡?”

    岚清道:“见你没睡着,过来看看你。”

    “我很好。”温茶驱赶他:“你也回去睡吧。”

    岚清摸了一下鼻子,“真的?”

    “嗯。”

    “那我走了。”

    听见他要走了,温茶仍心有余悸,想着他非常人的体温,走路还打伞,还走路没有声音之类,心里闪过无数弹幕,最后偃旗息鼓,过了好半晌才进入梦乡。

    岚清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静静传来的平稳呼吸,让他弯起了眼眸,他靠在门外,看向已经越来越圆的月亮,嘴角轻抿着,闭上了眼睛。

    翌日,太阳刚出来,温茶就从床上跳下来,跑到屋门口,去看昨夜的三个脚印。

    过了一夜,屋门口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温茶望向屋门口不远处的芦苇丛,脑海里闪过无数猜测,但是哪一条都无一证实,只能作罢。

    她叹口气,正要关门做饭,对门的刘大婶忽然拉开屋门,臃肿的身体钻出来,看到她,笑的眼睛看不见了,“茶哥儿,今日起的早啊。”

    温茶敷衍的点点头。

    刘大婶半分没发觉,走近温茶,眉眼间带着一股不言而喻的兴奋,她悄声道:“茶哥儿,昨日说的事,婶子已经同刘公子讲明了,刘公子说,今日便来看看你,你意下如何?”

    这么等不及……

    温茶挑了下眉,也是笑的:“刘公子来看我自然是好的,不知这地方选在何处?”

    “地方?”刘大婶一怔,不知道温茶想表达什么,转而笑着说:“刘公子要来见你,自然是来你屋里。”

    “刘公子想的倒是周全。”

    “是啊,”刘大婶没有听出她的话外之音,搓搓手,谄媚道:“这刘公子一听婶子说起你,可喜欢你了,你可得好好把握住了。”

    温茶不置可否,话锋一转:“刘公子要来屋中,我自然是高兴,不过我现在还未出阁,也没及笄,再加上还有真儿这么一个小孩子在身边,刘公子贸然前来恐怕不妥。”

    刘大婶面色一滞,不悦道:“刘公子只来看你一眼,看了便走,有什么不妥的?”

    温茶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婶子也是从姑娘家过来的,有什么不妥,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刘大婶脸登时有些崩不住,眼见事情快成了,温茶又在这里挑三拣四,刘大婶鲜少的耐性一扫而尽,正想破口大骂温茶不识抬举,不过是个连妾都算不上的姘头还敢挑肥拣瘦?不过还不能撕破脸皮。她一想到后续的银子,就什么怨气都散了。

    她堆起笑脸,迎合道:“你说的对,我这就同刘公子商量去。”

    温茶冷眼叫住她:“婶子可是有什么地方可选?”

    刘大婶语塞,“这是你同刘公子的事,婶子自然是没意见的。”

    “那婶子且告知刘公子,我想在婶子屋中同他见面,婶子觉得如何?”

    话音未落,刘大婶浑身一震,感觉不对了,她是个聪明人,只想拿钱,不想蹚浑水,反口就要拒绝,将自己摘出来,抬眼,温茶正微笑着看着她,“刘公子想必是个及冠的成年男子,我一人见他有些害怕,若边上婶子在,我自会安稳许多。”

    她说的有理有据,刘大婶还是有些狐疑,目光扫过她的脸,发现她眼眸清澈明亮,眼底沉淀着对她的依赖和信任,刘大婶暗自得意,放下警惕,松了嘴:“婶子就暂且答应你,同刘公子商量之后,若是刘公子也答应,傍晚,我就会来找你。”

    “好啊,”温茶笑的眉眼弯弯,十分期待见到那位刘公子似得,“我就在这里等婶子好消息了。”

    刘大婶瞥了瞥她笑靥如花,好不期待的模样,心里嗤笑一声,现在高兴为时过早,到时,等那位“刘公子”真的来见这小蹄子,有的是她哭的!

    刘大婶转身走了。

    温茶收起笑脸,转身将门关上,去给陆真准备早饭。

    还没走近厨房,里面传来添柴的声音,她推开屋门,身穿黑色粗布衣裳的少年郎正坐在矮凳上,眯起眼睛生火。

    白皙的手指黑黢黢的,鼻尖和侧脸也沾了不少碳灰,看起来有些狼狈。

    温茶站在门口哼了声,少年抬起眼睛,染得跟花猫儿般的脸褪去矜贵,多了一丝烟火气。

    温茶愣了下,岚清就弯起眼睛笑了起来,“今天,你起来,我就起来了,是不是很厉害?”

    温茶收回目光,转身就出去了。

    岚清蹙眉,搞不清楚她怎么了,正要丢下锅灶跟上去,温茶又跑回来了。

    她将沾了清水的粗布毛巾丢尽他怀里,十分高冷的说:“自己擦擦。”

    岚清不明所以,“什么?”

    问话的瞬间,温茶看到了他的手,比他的脸还惨不忍睹。

    她从他怀里把毛巾掏出来,也不解释,道:“抬起头。”

    岚清微怔,然后乖乖的抬起头,温茶弯下腰,热热的气息扑腾在他脸上,少女的香气像清晨山里徐徐绽放的茶花,缓缓干净,绵长幽深,分外好闻。

    他不由得凑近了些许,想要仔细寻找那香气的来源,然后温茶一毛巾甩在他脸上,“想什么呢,脸这么红?”

    冰冷的触觉遮住了他所有表情,他的手指却开始微缩,耳廓不由自主发烫,不言而喻的隐秘心情让他眼底染上了俗世的贪妄。

    想要得到些什么,不,是想要抓住些什么……那究竟是什么,已经显而易见。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冰冷的胸腔,闪现着死而复生的跳动。

    然而,不可以,还不可以。

    他闭上眼睛,抑制住所有情感。

    温茶把少年脸上的碳灰擦干净,看着他闭着眼睛红着耳朵,一副等人临幸的模样,差点笑出来。

    她伸手,拍拍他的脸,故作不正经道:“还想等早安吻吗?”

    岚清睁开眼睛,眼睛里倒映着她的模样,他笑了笑,清水芙蓉般天然,他偏头回问:“可以吗?”

    “可以个鬼啊!”

    这么没有定力……

    温茶收回毛巾,居高临下的看向他,哼了句:“一会儿带你出去继续找你未婚妻。”

    岚清顿时苦了脸,正要拒绝,温茶继续说:“昨天帮你打听了,村边上还有几家有未及笄的小姑娘,不出所料,里面一定有你要找的人。”

    岚清简直有苦说不出,埋头添了一灶肚柴。

    温茶拿着毛巾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走到井水边,她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脑海里条件反射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岚清时,他穿的那件衣裳。

    她脑海里闪过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等她想抓住时,却消失的一干二净。

    她拍拍脑袋,将毛巾洗干净,回头和岚清一起把饭做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