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芦苇少年(十)
    温茶走近,岚清伸手去拉她衣袖,“怎么了?”

    温茶摇摇头,从他怀中抱过陆真,往屋里走。

    岚清跟在她身后,想了想说:“方才那位大婶,眉毛稀疏,鼻梁尖削,不似好相与的,她若与你说了些什么,千万不可信她。”

    温茶回眸看他一眼,见他若有其事,一脸认真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含了一丝笑,“她是见我长大的婶子,我若不信她,我该信谁?”

    岚清见她说的认真,心里有些急,“知人知面不知心,她若害你,该如何是好?”

    温茶眉头一动:“她若有本事来害我,便来好了,我就在这里。”

    说罢,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她抱着陆真转身,岚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冰冷的温度烙印在她肌肤上,十分清楚。

    “你若心里没有信得过的人……那就在心上放一个……我罢,我……会保护你。”

    温茶偏头看向他,他的耳尖带着显而易见的石榴红,那水晶般的桃花眼,此刻正安静的凝视着她。

    眼神认真,眼底却有淡淡的不安,以及,无法言说的期待。

    温茶愣了愣,目光落在他跟冰棍儿似得手上,“我连那位交情甚密的婶子都不能信,又如何信你?”

    岚清顿住,自己好像又说了太过的话……小姑娘敏锐的警惕心,简直能把他一棍子打死。

    “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害你,我会帮助你,你相信我!”

    “我知道了,”温茶也没多问,轻轻道了声谢,抱着陆真进屋安置好,出来才对他说,“这两天耽搁你了,下午无事,便带你去村里转转,找找你那位未婚妻。”

    岚清面色变了变,眼睛瞅着她的手腕,心里有苦说不出。

    只能低声应下来。

    温茶煮好中午饭,三人用过后,岚清就打着伞,跟在温茶身后往村里跑。

    村里无父无母,带着弟弟妹妹独自生活的人不少,多问问,就能找到人了。

    岚清抱着睡眼朦胧的陆真,沉默的跟在她后面,不管她问了多少家人,他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唯有眼底的哀怨泄露了心里的委屈。

    问了大半天,姑娘不少,不是已经嫁人的,就是已经及笄的,再不济的也有了亲事。

    岚清一口咬定:“她是我的,除了我她没有同任何人定亲。”绯闻对象也没有一个!

    温茶:“……”

    三人只能继续往前找,找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等到漫步回家时,身后倒是跟了不少拿着花羞涩娇美的女子,这些女子早就相继成年,却因着一些原因还未成亲,一见到岚清这种如花似月,面冠如玉的少年郎,纷纷惊为天人,不顾礼数,想上前来勾搭一番,看看能否入了少年郎的眼。

    这少年郎气质非凡,姿态尊贵,若是搭上了线,做个妾室,也稳赚不赔。

    无数的鲜花朝着岚清丢过来,站在一旁的温茶略有波及,从他怀里抢过陆真抱着跑了。

    岚清打着伞,目光冰凉的看向那些不亦乐乎的女子,他一挥手,将丢过来的花全都握在手里,在女子们自以为有机会时,将那些花随意的丢在地上,脚一踩而过,留下一片零落的花泥,头也不回的离开。

    女子们面面相觑片刻,自觉没脸没皮,面子丢尽,尖叫一声,跺着脚,各自散了。

    以后再不给这种空有美貌,没有风度的男子送花了!

    跑回家,温茶想起那些热情的少女,和岚清被花淹没的身影,忍不住笑出声。

    她还没笑过,岚清就打着伞从屋外走进来,看到她嘴角的笑容,脚步一顿,面不改色的走到她身边站定,余光不由自主追逐她的嘴角。

    “其中并未有我的未婚妻。”他说。

    温茶点点头,“明天,只能带你去附近的地方再转转。”

    岚清面色有些不大好,他忍着:“我们不去集市吗?”

    “要去啊。”温茶瞥他一眼:“衣服都给你买好了,你想反悔?”

    “没,”他往她身边靠近了些,缠绕着手指,说:“我好想穿新衣服。”

    温茶有些哭笑不得:“只是些粗布衣衫,有什么可喜欢的?”

    “是你给我买的啊。”他悄咪咪跟她并肩而立,低下头就能看到她长长的头发,洁白的脖颈,好看的侧脸。

    他满足极了,还不忘苦肉计:“我已经好多年没有穿过新衣裳了。”

    看他说的可怜,温茶很想问一句,你身上的可不就是价值连城的新衣服吗?

    但她憋住了,“你若喜欢,以后挣了钱,都带你买衣服。”

    “好啊,”岚清眼睛亮起来,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可不许反悔。”

    “嗯。”

    晚饭是温茶和岚清一起做的,温茶烧菜,他添火,动作有模有样的,让温茶对他刮目相看了。

    吃过饭,讲了个故事,三人就回去睡觉了。

    夜半,正是睡得最熟之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若隐若无得敲门声。

    陆真在床上翻了个身,嘟囔了句梦话就又睡着了。

    温茶被声音吵醒,那声音接连不断的,很是勤快。

    温茶揉着眼睛,点上油灯,往外走,声音是从大门外传来的。

    夜风有些冷,天上无星无月,只有油灯的熹微光亮予人安全感,温茶在门口站定,那敲门声恰好响起,很轻,也很细密,像是风吹着石子落在了门上。

    一股湿润冰冷的气息从屋门外蔓延上来,带着熟悉的水汽,冷的人浑身哆嗦。

    可此时,正值盛夏。

    温茶动作一停,心里有点发毛。

    她在脑子里不停呼唤系统,系统哈欠连篇的回应她:“没危险。”

    温茶心下大定,将门打开,朝门外看去,门外竟是什么也没有,只有冷冷的风簌簌而过,卷起无数沙粒。

    温茶整个都傻了,方才敲门的又是谁?

    她垂眸仔细看去,入目只有冰冷的黑夜,宛若能将人吞噬的魔鬼。

    油灯照耀到的地方,有三道湿漉漉的水痕,那水痕很清晰,像是湿了脚的人方才路过,脚印十分小,倒像是小孩子的。

    温茶倒吸一口凉气,手指发抖的去关门,白皙的手腕因颤抖裸·露在空气中,在她关上门的刹那,有三道非常明显的窥探牢牢凝固在她的手腕上,锐意的目光像一把刀要将她整个戳破,可外面什么都没有。

    温茶一把关上门,后背出了一层冷汗。

    她看向那三道目光聚集的地方,竟是那一方玉镯。

    一想到镯子的来路,温茶真想一巴掌把自己抽死。

    一定是这镯子,引来了不该来的东西。

    她转过身,头也不抬的往回跑,只想钻进温暖的被窝。

    还没跑回屋,她一头栽进冰冷的怀抱里。

    她惊慌失措的抬头,岚清幽深的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他似乎已经站在门口许久了,胸膛冷的像块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