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芦苇少年(九)
    刘大婶把温茶拉到一边儿,眼见四周没人偷看,热切的摸摸少女白皙干净的手,压低声音道:“茶哥儿,婶子且问你件事儿,你可愿如实告知婶子?”

    温茶抬起眼睛,扫过她眼底的急功近利,道:“婶子有什么想问的,直说便可。”

    刘大婶见她柔柔弱弱,十分好拿捏,心头一喜,“也不是婶子多事,便想问问那跟着你究竟是何人?”

    她说的是岚清,前几日村里还没这人,等她打主意了,才发现温茶身后跟了个光风霁月的少年。

    瞧那步步紧跟,片刻不离的模样,她找这贱蹄子说两句话都难,真够碍眼的。

    “是来村里找人迷路的公子。”

    温茶如实说道:“岚公子不识路,便跟着我认认路,怎么了婶子?”

    一听说岚清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刘大婶瞬间笑的笑的合不拢嘴,殷勤道:“既是个不识路的,便找别人带带,你这小姑娘怎能跟他天天待在一起?明儿啊,我帮你去跟村长说说,你呀就在屋里照顾弟弟就行了。”

    温茶不置可否的看她一眼,“婶子若找我来是说这些,那便罢了,我心里自有分寸,不劳婶子担心。”

    温茶口吻有些冷,让刘大婶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回神一把抓住温茶的手,阻止她离开,不满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婶子可不为你着想么?”

    “多谢婶子的关心。”

    “婶儿还有件喜事想跟你说说。”眼见温茶面色稍霁,刘大婶压低声音道:“茶哥儿现在可是有心上人?”

    温茶神色莫测的看着她皱在一起,布满油光的脸,摇摇头。

    她凑过来,更加殷勤道:“你爹娘可是给你订过亲事?”

    温茶面无表情的盯住她:“无。”

    话音未落,刘大婶立刻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一拍大腿,扯着温茶,激动的说:“你是婶子看着长大的,是婶子的亲闺女,如今这般小就没了爹娘,还拖着个稚子,生活必是艰辛,婶子替你担忧心疼,日思夜想,好几日食不下咽,这不正好替你找了个解决燃眉之急的法子。”

    她说的亲亲热热,跟温茶就像母女一般,又拉又抱,母爱爆棚,她注视着温茶,等她主动询问。

    温茶垂眸嘴角无声扬起,问道:“不知婶子有什么法子?”

    刘大婶一听她问,止不住眼里得意,看她跟看钱袋一般。

    “是这般,昨儿我听说隔壁白杨村有位刘公子,正当好年纪,样貌英俊,家道兴旺,为人和善,只可惜差了位夫人,正到处相姑娘,只要相中,不论家室,皆以八抬大轿抬进门,从此吃香喝辣,生活不愁,婶子一听,便想到了你。”

    刘大婶拖住温茶,兴奋的差点把她的手掌心掐烂:“茶哥儿,你爹娘已经去了,恐一人无法顾及真儿,婶子便向他提了提你,你猜他说了些什么?”

    温茶从善如流:“他说了什么?”

    “他说,若他相中了你的人,便不在乎真儿,只要你愿意,等你们成亲之后,可将真儿接过去同住,好生照顾你们。”

    “是吗?”温茶漫不经心的抽出自己的手,笑了笑,“刘公子真有爱心,想的也周到,不过婶子可还记得一件事?”

    “何事?”

    “我还未及笄。”

    她后退一步,直直注视着刘大婶,嘴角的笑容带了分不易觉察的阴冷,“婶子不会忘了将这个告知刘公子了吧?”

    刘大婶面色一滞,似乎没想到,温茶会问这个问题,更何况那邻村的“刘公子”可不就最喜欢幼女吗?

    她慌忙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个……刘公子说,他不介意。”

    “是这样吗?”

    “自然。”刘大婶吸了吸塌陷的酒槽鼻,笑的有些勉强,“只要你见了刘公子就会知道,他是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这些事,决计不会阻止他。”

    “我知道了。”温茶面不改色的看着她游移的眼睛,轻嗤一声,薄唇轻启,“就算他不在乎这些,婶子可还记得,我爹娘才走不久,我就这般找靠山,会否过早。”

    刘大婶一听有转圜余地,急道:“你的日子过得这般辛苦,他们会理解你的。”

    “婶子真的这般想?”

    “当然!”刘大婶急切到:“婶子只想你过得好。”

    “那婶子觉得邻村的刘公子,配得上我吗?”

    “配你,绰绰有余。”

    “是么?”

    温茶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也只说:“婶子可还记得我爹娘在的时候,他们可把婶子当成亲姐姐?”

    “自然记得。”

    “那婶子可把我当成亲闺女?”

    刘大婶顿了顿,直觉话题不对,但还是点头道是。

    “爹娘已经去了天上,无法再照拂我,但一定希望有人帮我渡过难关,婶子这般帮我,我心里实在感激,爹娘也必然铭感在心。”

    一顶大帽子扣在刘大婶头上,刘大婶心虚起来,“都是应该的。”

    温茶似没听到她的话,话锋一转:“可毕竟谁都有一死,帮我是一说,此外,若生前谁害我,死后他们自然也会替我报仇,婶子觉得呢?”

    刘大婶打了个摆子,一听到温茶提起死人,整个人就不对了。

    “这……婶子就不知道了……”

    “婶子不知道无妨,毕竟人在做天在看,做了坏事,自然是有报应的。”

    刘大婶被她一吓,登时面色发白,额头上的汗水,下雨般盖了满脸,她哆嗦着嘴,整个人跟筛子似得打颤,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恐惧笼罩了全身。她几乎想到死后如何去见温茶爹娘。

    一个瘫软,她倒在了地上,

    温茶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嘴角的笑容又扬起来,“婶子赞口不绝的刘公子,想来必是人中龙凤,便是没有及笄,认识认识也是好的,同他见一面也无妨,婶子可愿助我?”

    刘大婶扶着墙,抬起浑浊的眼睛看了她一眼,见她不似作假,钱财的利诱很快战胜了心里的恐惧,她忙不迭的点点头,高兴急切的应到:“好好好!改明儿就让你同刘公子认识认识。”

    温茶没再看她一眼,转过身往回走。

    她唇角紧抿,眼睛里藏了一把叫狠毒的刀。

    许久以前,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人也曾说邻村的刘公子少一位娇妻,要将原主介绍给他,原主对她心存感激,却因要给爹娘守孝拒绝了,原以为这件事从此翻篇,殊不知正因为这个起端,原主最后还是落到了她的手里。

    此后,再没爬起来。

    口口声声的邻里,口口声声的照顾,却也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利用。

    原主是她的跳板,她拿捏的极好,此后吃香喝辣,生活富庶,她十分想当然,却忘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一样的错误,永远不会有第二次。

    看着温茶进了屋,刘大婶翻身从地上爬起来,一扫方才的惊惶,扭着身子,决定去给人传话,这笔生意十有**做成了。

    只要温茶答应同那位“刘公子”见面,愿不愿意,还轮得到她说话?

    到时候不愿意也得给她愿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