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芦苇少年(七)
    回屋之后,温茶率先从岚清的手上接过昏昏欲睡的陆真,将他放到床榻上,才出来给岚清拾掇了边上的小屋。

    她整理好床铺,又往里拿了干净的被褥,将他领进屋,道:“屋子不大好,你别介意。”

    岚清自是不介意,笑盈盈的看着她:“陆姑娘对我这般好,我心中只有感激。”

    温茶挑眉,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撩人……

    不过他眼睛倒是干净。

    “这只是些小事,岚清公子若是乏了,休息休息,我去做饭。”

    说罢就往外走,岚清哪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叫到:“我能和一起吗?”

    温茶顿住,回头打量他一番,这白白净净,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还对厨房感兴趣?

    “可以吗?”他轻声询问。

    “可以啊。”温茶点点头,“就在边上。”

    说完,她出去淘米,岚清撑着那把湖绿色的伞跟在她身后。

    温茶回头看到那把伞,整个都要吐血了。

    就几步路,还怕晒黑,人才啊!

    岚清不知道她的心理活动,等走到了阴凉处,才放下伞,看着她的动作,目不转睛。

    温茶将米放进锅里就去烧火,岚清在边上犹豫了一下,走近她,“我帮你。”

    温茶添了一把柴,抬头看他一眼,眼带询问,你能行?

    岚清挽起袖子做到她身边的矮凳上,模仿着她的动作去添柴,温茶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堪比皓雪的肤色,低垂的墨绿色广袖,看的她眼睛疼。

    “这里不用你。”她将手里冰凉的手腕轻轻放下,解释道:“你的衣服,不是干这个的。”

    岚清被她说的一怔,转而就委屈上了,“我不在乎衣服,你能做,为什么我不能?”

    温茶没想到这人脾气也娇,顿时哭笑不得:“你是我的客人,我可不能苛待你。”

    岚清看着自己的手,半晌没说话,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对温茶来说只是匆匆过客,这般行为也是不妥。

    这么一想着,他整个都颓靡了,“我知道了。”

    温茶看他失落,还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想了想又说:“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等我给你买件衣服之后吧。”

    反正不能拿这样的衣服来干活,简直糟蹋。

    岚清眼睛一亮:“当真?”

    “嗯。”

    温茶起身把菜洗好,切好,等到米饭蒸好,炒了两个菜,就开饭了。

    她去屋子里叫陆真,岚清打着伞,毛遂自荐的端菜进屋,小心翼翼的样子,有点辣眼睛。

    温茶给陆真抹了把脸,三人坐在桌子上吃饭。

    陆真手脚不麻利,还需投喂,温茶边喂他边吃,陆真吃着吃着就打瞌睡,吃到一半,叫了声姐姐就睡着了。

    温茶给他擦擦嘴,又抱进屋里了。

    等到出来,少年满满一碗饭,纹丝未动。

    她犹疑的走到他面前,“不和胃口吗?”

    岚清抬起头,清澈的眼眸倒映着她的身影,“你做的很好。”

    “那就快吃吧,”温茶将肉菜推到他面前。“多吃点,吃过饭之后,屋子里可以午睡。”

    岚清点点头,看着她淡淡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笑容,他咬牙吃了一大口米饭,蹙着眉心咽了下去。

    等温茶看向他,他面色一转,又是笑靥如花的样子了。

    吃过饭,岚清没去睡觉,在厨房里看着温茶洗碗,洗过碗,才慢慢的打着伞跺回屋子,坐在宅小而光线微弱的床榻上,垂眸从心口的衣袍中取出尖锐的利器,他轻轻摸了摸边缘,似想起了什么,露出喜悦甜蜜的笑容。

    他的面容在阴暗中有些模糊,空气中涌上来看不分明的水汽,那水汽不知从何而来,聚积在一起,一点一点落在他的眉梢,遮住了所有表情。

    傍晚温茶就着中午的饭,炒了个菜,又煮了个汤,抱着已经清醒的陆真,三人吃的饱饱的。

    夕阳西下,黄昏渐浅。她开始收拾屋前干菜。

    岚清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比陆真还跟屁虫,她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一点儿也不怕苦,和她一起把东西收拾好,笑的像个小仙君似得站在她身边。

    守在门口的陆真见状,从屋里跑出来,一人拉一只手,笑的乳牙又冒出来,“岚清哥哥和姐姐好好看!”

    他只知道,看见温茶和岚清站在一起自己很开心。

    希望一直能这样开心快活下去。

    直到他长大了,他才明白,这种开心,其实是被糊了一嘴的狗粮,他年幼无知,不知深浅,还上去晃了两千瓦的灯泡。

    天暗,三人坐在屋门前乘凉,陆真缠着温茶讲故事,还拖着岚清的手一起听。

    温茶顶着少年好奇又期待的目光,想了想,讲了三只小猪的故事。

    陆真听的津津有味,岚清却是一脸温和的注视着她,比陆真听的还认真。

    等她说完,陆真鼓起掌:“小猪真棒!”

    岚清却是笑的不胜娇羞:“陆姑娘真棒!”

    温茶:“……”

    又讲了几个故事,天已经黑了,温茶哄着陆真去睡觉。

    外面忽然传开了敲门声,节奏不稳,凌乱无章,不知谁半夜没事。

    温茶脚步不停,把陆真安置好,才走到大门口,就听到一声“茶妹妹!”

    温茶顿了顿,打开屋门,屋外靠墙站着一个畏畏缩缩,贼眉鼠眼的男人。

    温茶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有事吗?”

    周兵扶着墙,听见声音,猛然抬起头,露出自以为风流倜傥的表情,对着温茶抛媚眼:“茶妹妹,不认得哥哥我了吗?”

    扑鼻而来的浓浓酒气让温茶冷了脸,“周大哥大半夜不睡觉,可是有事?”

    听着温茶冷若冰霜的声音,再看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周兵整个人都醉了,伸手就去拉温茶的手:“茶妹妹,没事,哥哥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既然无事,便回吧。”

    温茶躲过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就要关门,周兵一手抵住屋门,不悦道:“茶妹妹这是做什么?不欢迎哥哥?”

    温茶暗地里翻个白眼,这种半夜找上门揩油的人,没被打死就算了,还想要欢迎?真想吐一脸。

    “茶妹妹,哥哥这段时日没见着你,你可是生气了?”

    温茶忍住作呕的心情,“你多虑了。”

    周兵丝毫没感觉出来,洋洋得意的说:“妹妹可别生气,哥哥答应你,日后会常常来照顾你的。”

    他想起了什么,嘿嘿笑了两声,又道:“有什么事儿,也别担心,来找你哥哥,哥哥我帮你!”

    说罢,他就要来摸温茶的手,这双手,他可是觊觎了好些年。

    早前因着温茶家中父母皆在,他不好动手,现在温茶已经无亲无故,没有依仗,他自然可以为所欲为。

    今儿,他就要得偿所愿!

    他势在必得,想一把抓住温茶一尝芳泽,奈何温茶收回手,让他摸了一空。

    周兵面色一变,正要发作。

    温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脸上的欲·念,淡淡道:“你若无事便回去,周叔应该着急了。”

    提起周中林,周兵打了个哆嗦,有些忌惮。

    “提他做什么?”他故作不屑道:“半截子入土的老东西,还能管着我不成?”

    一想到周中林累死累活换来这么一句话,温茶面色变了变,最终冷下去。

    “你知道我不是多事的人。”她看着他阴鸷的眼睛,笑的冰冷,声音更冷:“但你若借着酒劲忘了自己是谁,欺辱到我头上,你是知道的,周叔可容不下你。”

    这句话实实在在,打中了周兵死穴。

    他借着酒劲朝温茶大喊:“他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他能管着我吗?做梦!”

    温茶嘴角的笑容也没了,“如果没有他,你又是什么东西?”

    温茶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周兵火冒三丈,他正要歇斯底里的咆哮回去,转而对上了温茶的眼睛。

    那双眼睛冰冷而寡淡,带着看透一切的薄凉,淡淡的嘲讽像是一盆凉水浇的他透心凉。

    “你如果识相就赶紧离开,我明日不想造访周叔。”

    “……”

    ”毕竟,就是这么一个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的人,是生你养你的爹。”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让周兵彻底醒酒。

    他后退一步,再不敢跟温茶对视,心里升起不言而喻的恐慌。

    若是被周中林知道他喝醉了来骚·扰温茶,按周中林刚正不阿的个性,可不自己找死吗?

    他手指一缩,丧家之犬般靠在墙上,萎了。

    温茶看他胆小如鼠的样子,冷冷一笑,将门重重关上。

    有些人,就喜欢来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