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芦苇少年(五)
    屋后的菜苗开始长大,转眼就到了七月半。

    温茶去集市买了些香蜡纸钱,带着陆真去上坟。

    给爹娘磕过头,温茶难得休息一天,带着陆真在村子外转转。

    陆真有些兴奋,和她养的小短腿一样,一个劲的往前跑,然后大叫着回头看她,挥挥小胖手,“姐姐!姐姐!快来追我啊!”

    温茶失笑的追在他身后,他去追盛夏里围着花儿盛开的白蛱蝶,沿着路边的草丛越跑越远。

    温茶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正要提醒他草木太深,不许跑远。

    她转头就看到了身穿柴黄色裙子,身材臃肿的中年女人,正是刘大婶。

    刘大婶站在村边小树林边上,树木勉强能遮住她的身体,她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到她,才让出位置,露出她身后站着的人。

    她身后是个衣着繁琐,大腹便便的男人,侧面看去,男人的脸上全是褶子,老树皮一样干瘪。

    刘大婶手指比划,跟那男人说了什么,那男人看着她笑了笑,目光里透出阴邪的光芒,伸手亲热的拍向刘大婶的后背,“这事儿可就麻烦刘妹妹了。”

    刘大婶被他一摸,故作娇羞笑起来,矫揉造作的表情让男人有些反感,他收回手,她却毫不自知:“刘老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帮你还不是帮自家人。”

    男人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装满的袋子塞进刘大婶怀里,顺带摸了一把刘大婶肥胖油腻的手,“这是一点小意思,妹妹若是帮我把事情办成了,日后,必有重谢。”

    刘大婶看到钱袋,眼神都变了,笑得合不拢嘴,连忙收进怀里,“哥哥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男人没再说什么,摸了一把她的屁股,就告辞朝着邻村的路走远了。

    刘大婶从树后走出来,看着男人佝偻的背影,再想想以后的重谢,心下立有盘算,笑的眼睛都没了。

    她荡漾的往回走了几步,温茶在她经过时蹲进了草丛里,等她走远了,才静静地站起来,面无表情的朝陆真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沿途找了几圈也没找到陆真,温茶心里有些急,往树林更深处跑去,边跑边喊他的名字,“真儿!真儿!你在哪里?”

    “真儿?陆真!”

    一想到陆真会因为她一个岔子就不见,温茶心里不好受。

    她往树林里找了许久,没见到人影,负疚和难受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在脑海里叫系统:“帮我定位陆真。”

    系统从游戏里分了一丝精神给她,“不用着急,他没危险,一会儿就自己出来了。”

    说完这话,它又继续渣游戏了。

    温茶真想揪住它的耳朵胖揍一顿。

    她气喘吁吁的靠在一棵树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正要继续找。

    不远处的草丛里忽然传来轻轻的响动,她支起耳朵,下一刻,那肉嘟嘟的胖团子就从草丛里钻出来,朝着她欢喜的跑过来,大叫道:“姐姐!姐姐!你看,真儿有不败将军哦!”

    温茶还没来得及教训他,他将一只用棕榈叶编制的草蚂蚱塞到她面前,兴奋的抱住她,“你看是不是很好看?”

    温茶皱起眉,去拉他的手,发现他手上没有伤口,才问到:“这是哪儿来的?”

    陆真眨眨眼,拉起她的手往树林深处走,边走边说:“真儿在树林里遇见一位大哥哥,是他帮真儿的啦。”

    温茶跟着他穿过草丛,抬目便看到了不远处,那坐在木樨树下,眼眸轻垂,指尖灵活,编制着什么的少年。

    少年一袭墨绿色长袍,长发及腰,垂下的面容白皙干净,长长的眼睫恍若乘风于飞的鸦黑翅羽,轻轻颤落,带着不可言说的美好。

    微风拂过,点点木樨花瓣飘落,落在他的发梢眉眼,他蹙起眉,伸手拂过,衣摆也全是花瓣,清香袅袅,如梦似幻。

    就像森林里受尽宠爱的精灵,像静谧美好的绵长画卷,如隔云端,无法触及。

    温茶看了一会儿,就克制着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陆真却拖着她往前走,“大哥哥人可好了,我们去感谢他好吗?”

    温茶很想说不,她的人设会崩,毕竟这人有点好看过头了,她怕控制不住她寄及。

    陆真可没想那么多,“大哥哥还给我捉了只蝴蝶放在编的笼子里,他让我找姐姐,是怕姐姐担心,姐姐不喜欢大哥哥吗?”

    他瞪着湿漉漉的眼睛看温茶,似乎只要温茶说一句不愿意,他就能哭出来。

    温茶当然不敢,她伸手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好,我们去见大哥哥。”

    陆真立刻破涕为笑,对着还在专注编东西的少年大叫一声:“大哥哥!我带姐姐来找你了!”

    温茶:“……”这么美好的氛围立马被这小子破坏了,她该不该打他的小屁屁?

    听见声音,少年抬头望过来,他的脸完美的呈现在眼前,温茶才发现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桃花眼,眼睛里充满水光,若有雾气弥漫,眼底却像盛了壶酒,醉的眼角生花,昳丽窒息,不可方物。

    此时,这双眼睛的主人正看着她,温茶跟他对视了一眼,就若无其事的咳了一声,故作正经道:“小女子陆茶,特意前来感谢公子方才对家弟的照顾。”

    她十分客气,这让陆真有点不开心,他拖着她的手继续往前面身边走,“大哥哥是我的好朋友,他可会编东西了,姐姐快看。”

    温茶往前走几步,便看到了编好的花篮,鸟笼之类的东西,果真心灵手巧。

    她垂眸摸了一下陆真的脑袋,对着少年微微一笑,“家弟给公子添麻烦了,公子勿怪。”

    少年沉默了一下,从地上站起身,无数的落花从他的衣袍散落,温茶才注意到他的衣袍上绣了些眼熟的白花。

    他盯着温茶看,上下打量了一番温茶,从头到脚,从左到右,什么也没错过后,才扬眸轻轻一笑:“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白皙的面颊上臻出浅浅的梨涡,一扫方才的清冷,多了一分少年的稚嫩。

    “我叫岚清。”

    没等温茶说话,陆真就激动的抓住少年的手,开心的说:“岚清哥哥,这是我姐姐,我最喜欢姐姐了,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童言无忌,岚清却是当真,他目光望向温茶,少女虽穿着破旧,不过眉清目秀,眼神清澈,十分。

    他两靥微微泛红,指尖微动:“的确如此。”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