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芦苇少年(一)
    槐树村外,芦苇深深。

    更重夜寒,连虫鸣都隐去,一阵风从芦苇从里刷刷划过,凉的人牙齿打哆嗦。

    几个村民扛着两个麻布袋子逃命似的从河边边穿进芦苇从里,一路狂奔,满头大汗往前跑,一路上,他们谁也没说一句话,就连平日里嘴话多的,也屏住呼吸,感受着肩上冰冷的东西,双腿打颤。

    身后的风一阵接着一阵的划过,尖锐的芦苇叶子刮过裸露在外的皮肤,竟能带起皮肉来,血水顺势往下流,混合着冷冷的风,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令人心惊的血腥。

    河水在风势下,开始翻滚起来,仿若有未知的手在暗涌下张牙舞爪,浪潮一片一片的打在岸边的湿泥上,冲刷掉所有落荒而逃的脚步,点点猩红,一闪而过。

    几个村民几乎是麻木的冲进村子,找了个有光的屋子,汗如雨下的大喊道:“开门!开门!”

    坐在屋里矮凳上熟睡的少女被声音一惊,差点摔在地上,她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看了一眼另一边还在睡的小正太,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见到来人,少女一喜,圆圆的眼睛亮起来:“怎么了?周叔,是我爹娘回来了吗?”

    几个村民见着她,立刻打上火把,将两个麻袋轻放在地上。

    其中领头的周中林听见她的话,立刻红了眼睛,哽咽道:“茶哥儿,叔几个没本事,没能把你爹你娘平安带回来,叔对不起你和小真啊……”

    披着破旧外衣出来的少女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向地上的麻袋,麻袋上湿漉漉的,带着一股泥腥味儿,之前屋子里若有若无的就是这股味道。

    她脑袋几乎是蒙的,颤抖着手,解开了麻袋的绳子,入目的是一张被水泡的发白浮肿,溃烂的几乎认不出模样的脸。

    怎么会……

    少女一眼就认出了那麻袋里的人,不可置信,悲伤恐惧,瞬间侵入身体,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去解另一个麻袋,她的手发软发疼,费了好些时间才解开了另一条绳子。

    还是一张发白肿胀的脸,还是一具僵硬冰冷的身体,不同的是,这张脸上,有一道锐物划过的伤口,伤口已经被河水泡的翻白,像是一条蜈蚣盘旋在脸庞,看得人心惊胆战。

    但是少女不怕,她的眼里,他们是她在世上最亲的人,明明早上才互相道过别,现在竟然是永别。

    痛苦和难过让她痛不欲生。

    她扑在两个麻袋旁,眼泪簌簌而下,哭的声嘶力竭:“爹!娘!”

    周中林见少女哭的伤心,心里也是难受。

    “你爹娘早上还好好的,不知怎的,眨眼就不见人影了,河里最近大鱼多,大家东一处,西一处,各自忙活,原以为是换了个地方撒网,我们也没多想,不料,他们中午竟也没有回来……”

    “我们四下沿着河滩找了许久,只在中流找到已经破了的渔网,未见着人,周围也没有脚印……”

    周中林说着说着,什么有些凝重:“意识到可能已经出事,我和根儿他爹继续往下找,找到下午,才在下游找到他们被刮烂的衣襟碎布,不久就看到他们浮在河流下的小谭里,身上泡的发白,整个都是僵硬的……”

    他说的几度哽咽,却还是坚持说了下去:“当时天很黑,我们几人只能用麻袋,将他们连忙带回来……”

    “叔对不起你们,”周中林说完,腿一软就给少女跪下了,“是叔叔没把他们救回来,都是叔叔的错……”

    少女在尸体前哭的肝肠寸断,似乎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的爹娘没了,以后,她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这么一想着,她的眼泪就止不住。

    院子里的哭声很快引来了隔壁的邻居,他们提着油灯,点了火,一窝蜂的冲进来,看到地上的尸体纷纷愣住了,旋即可怜起还未及笄就已经成了孤儿的少女。

    这一大一小,也没什么亲戚的,以后可怎么过呀!

    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她不想知道,她抱着自己,恍若行尸走肉。

    直到一道小小的身影揉着眼睛从屋里走出来,他声音糯糯的叫她:“姐姐,真儿醒过来没看到你,好害怕……”

    少女大梦初醒一般的回过头,看到小小的孩童,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大哭着跑上去将他抱住,眼泪夺眶而出,“别怕,姐姐在这里!姐姐在这里!”

    小孩子懵懵懂懂的眨眨眼睛,伸手摸到了她脸上的泪珠,他别着嘴,也要哭了,“姐姐,姐姐……真儿不怕了,你别哭……”

    “好……”

    她伸手擦干净眼泪,努力保持平静的看向周中林,“周叔,你能帮我把爹娘抬进主屋么?我想给他们整理仪容。”

    周中林抹了把眼睛,什么话也说不出,浑身发软的站起来,叫人把尸体抬到了之前住的房子里。

    抬进去之后,少女已经收敛好所有表情,弯腰鞠了一躬,声色平静道:“谢谢周叔和大家的关心,天色太晚,大家都散了吧。”

    话音未落,周中林迟疑道:“我们走了,你一个人行吗?”

    “我想和爹娘再单独再呆一晚。”

    周中林表示理解:“我就在隔壁刘大婶家借助,有事,你叫我。”

    “好。”

    等周中林把乡邻都带走之后,少女镇定的将大门关好以后,回头抱着什么都不懂的小正太往主屋走。

    主屋的床上躺着两具面容模糊,浑身腥臭的尸体。

    少女借着油灯,静静地注视着衣衫破败的尸体,她的红着眼睛,面上已经没了悲伤,锐意的目光直直落在尸体的脸上,从那双被泡的泛白依然充满惊恐的双眼,移到额头的伤口。

    那样的伤口,据周中林说应该是溺水之后被河里的石头划破的,但伤口的深度和力度根本就不是石头能做到的。

    伤口太深了,深得要将脑袋开成两半。

    伤口的边缘,带着不易察觉的紫,这样的紫有些古怪。

    她提着油灯走上前两步,身后亦步亦趋的小正太拖住她的衣袖,“姐姐,我害怕……”

    他才两岁,整个小小的,瑟缩在一起,可怜巴巴的盯着她,面容天真,眼眸干净,根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她轻轻叹口气,弯下腰摸了摸他的脸,安抚说:“真儿别怕,一会儿姐姐就带你回去睡觉好不好?”

    小正太乖巧的点点头,手指却拉住她不放,“姐姐,爹娘,怎么还没回来,真儿好想他们。”

    她顿了一下,垂眸对着他的脑袋亲了一口:“爹娘早上便走远亲去了,大概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回来,最近……真儿就由姐姐照顾好不好?”

    小正太仰着一张面红齿白,萌萌哒的肉脸,偏脑袋想了一下,点点头,“真儿听姐姐的话。”

    “乖。”

    少女将小家伙哄到一旁等着,转身找了一把剪子,把湿漉漉的衣服,从尸体的身上迅速的剪开,衣物一点点揭开,身上泡的发白也无法掩饰的伤口在灯光下越发清晰,有些深入骨头,狰狞而让人恐惧。

    直到她的剪子落到心口,剥下衣衫那刻,尸体心口居然是一个碗口大的窟窿,伤口参差不齐,没有一丝血色,似乎是被人生生用手指挖开,掏走了里面最重要的东西。

    她低眉看了一眼,胸腔里竟是空空如也,五脏六腑,兜血连肠,无一幸免。

    她手指一僵,扭身,一把掀开踩在脚下的裤脚,尸体的腿肚上赫然印着一个泛青的掌印,指印清楚,扣进皮肉,只差将整只腿扯断。

    想来应该是在水里的时候。

    她翻开尸体的脚底,脚底上,果然有四个尖锐的小洞,四周的皮肉似乎被撕咬过,整块凝结在一起,在失去血液之后,结成冰霜。

    两具尸体都是同样的状态,看得人不寒而栗。

    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溺水。

    得到的结果让少女心惊肉跳。

    说好的小清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