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总裁爸爸(二二)
    温茶伸手拍拍钟霖的后背。

    “既然要去g国留学,就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

    钟霖弯起眼眸轻轻笑了,“下次回来的时候,再约你去吃火锅。”

    “好啊。”

    温茶放开他,微微往后退一步,“到时候,国际上知名的心理医生,可不要忘了我是谁。”

    钟霖失笑:“我更担心,大画家把我给忘了。”

    两人相视一笑,也没觉得离别有什么不能接受。

    “那我上去了。”

    钟霖点点头,“注意脚下。”

    温茶招招手,脚步轻快的走进楼道。

    钟霖没有立刻离开,转头,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地烟灰上。

    温茶从电梯里走出来,楼道里的灯似乎坏了,物业没来得及修,周围黑乎乎一片。

    她从包里取出手机,正要打开手电,手就被一只手抓住了,浓浓的烟味儿刺入鼻腔,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拖进了更深的黑暗里。

    一只手死死扣住她的腰,将她狠狠压在墙壁上。

    温茶心里有些慌,正要出声,另外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咽喉,轻缓的触摸,像沾了蜜糖的毒药,缓缓移动着,让人浑身战栗,毛骨悚然。

    温茶又惊又惧,指尖颤抖着去抓那只手,触碰到手背,那只手反握住她的手,欺身而上,炙热又带着烟味儿的气息让她眩晕,她挣扎着伸手去打他的后背,他合着她的双手,按在了墙上。

    她屈起脚,正要动作。

    “不许动。”

    黑暗里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淡淡的熟悉让她怔在原地。

    那人没再说话,低头,隔着漆黑的光影,强势的咬住了她的嘴角。

    他一手扣住她的下颌,炙热,深刻,占有的吻骤然落在她的唇上。

    他强势撬开她的唇齿,疾风骤雨般,侵略她所有的神经。

    他桎梏她所有的动作,将她牢牢掌控在自己怀里。

    静置在心腔的凶兽开始复苏,以痛为匙,打开摧枯拉朽的闸门,放出汹涌在心头的绝望,悲哀而痛苦的寻求存在的意义。

    但他什么也找不到,除了舌尖的伤口,满嘴的铁锈,碰触不到的向往,他只能放出所有的无望不甘,在心底,留下,最不可能的东西。

    我喜欢你。

    他无声说。

    我从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你知道吗?

    可他听见了她不急不缓,平平静静的心跳声。

    他低声笑了,声音听不出感情,却是松开了禁锢她的手,退回到能给她的安全距离。

    “你走吧。”

    他说,“我不会再让你为难了。”

    温茶伸手擦掉嘴角的水涩,没有回答他,转过身,打开屋门,沉沉的关上了。

    宋域站在原地,摸着嘴角的伤口,想起她呆若木瓜的样子,轻轻笑了笑,倾身靠在压着她的位置,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钟霖在楼下等了一会儿,眼见没人下来,心里有些着急,出了电梯,打开手电,照应到了男人颓废的样子。

    他皱眉:“你果然在这里。”

    宋域掀起眼皮看他一眼。

    钟霖走近他看到了他嘴角的伤口,他心头一拧:“顾茶只是个孩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宋域没说话,站起身,朝着楼下走去。

    钟霖追上去,沉声道:“我不管你是怎么看待顾茶的,顾茶是我的病人,我必须为她的健康负责,希望宋总,高抬贵手。”

    宋域顿住脚:“她只是你的病人?”

    钟霖一愣,反应过来相当不爽:“不是谁的心思,都和宋总一样。”

    宋域沉默片刻,不置可否的徒步下了楼梯。

    钟霖:“……”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

    回到屋里,温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想骂娘的心。

    这老男人还敢找上门?找上门来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她给非礼了?!非礼了呀!!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岁数了!?

    她牙咬的咯嘣脆,眼里磨刀霍霍,就差提刀出去把人劈了!

    系统乐不可支的跳出来:“总裁可能已经变态了。”

    温茶躺在床上翻个白眼:“我比他还想变态。”

    “可是他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

    “我还喜欢男神呢?”

    “这一样吗?”

    “不一样嘛?”

    系统:“……”当它没说。

    温茶用被子蒙住头,想了想,又爬起来,掀开窗帘,果不其然看见某人在楼下花池边当门神。

    她烦躁的揉了揉眼睛,又窝回去睡觉了。

    *********

    作为一个成年人,宋天骄在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就算宋明成费尽气力想要挽救,在宋域冷酷绝情的目光里,他退缩了,他有种预感,如果他再一次选择宋天骄和孙子争吵,最终,他失去的,远不止一个曾外孙女。

    他已经老了,只想好好颐养天年,年轻一辈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承担。

    他的保驾护航,很有可能,不是一种保护,而是另一层面的助纣为虐。

    他也没有再找温茶,心里的负疚和羞愧,让他没脸再请求原谅,他只能拜托宋域好好照顾她,但当宋域告诉他,温茶已经搬出去,和他们划清关系的时候,他才恍然明白,自己的纵容,带给了温茶多少的伤害,然而木已成舟,过往已逝,一切于事无补。

    他害怕温茶过得不好,他更害怕有朝一日下了九泉,该怎么面对为他丧命的,温茶父母。

    他们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用死来拯救的人,是伤害自己孩子的帮凶。

    宋明成开始惶惶不安起来。

    宋天骄买通刘文,故意诽谤污蔑他人,最终被判了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宋明成没有保释她,他大概终于意识到,一味地溺爱,不是对宋天骄的最好教育方式。

    她必须为自己犯的错承担责任。

    至于刘文,他受贿宋天骄,诽谤温茶,虽不是主谋,也受到了拘役,给原本清白的档案,留下案底。

    判刑那天,宋天骄吓得脸都白了,一想到自己即将坐牢,脱下华美的衣衫,变成连温茶都不如的灰姑娘,跟阴沟里的老鼠一样尖叫起来,从未有过的惊恐让她弯了双膝,只差在地上屁滚尿流,然而再也没人去扶她了。

    刘文被姜周拆穿真面目后,就失去了工作,现在又摊上牢狱之灾,自然把这一切都算到了宋天骄身上。

    一见宋家人不再管宋天骄,他也不忌惮,气急攻心之下,和宋天骄在法庭上大打出手,两人争吵咒骂,互相攻击,他一时失手,竟一巴掌将宋天骄的脸,抓的鲜血淋漓。

    故意伤害罪让刘文由拘役再次量刑,做了好几年牢,等出来时,年纪也大了,留下的案底让正当公司不敢雇佣他,他找了份勉强糊口的工作,穷困潦倒的过了一辈子。

    至于宋天骄,这位从小没吃过苦的千金大小姐,一进牢房服刑,堪比死前缓刑,过得痛不欲生。

    无尽的教育学习让她不胜其烦,繁重的劳动,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相当于凌迟,再加上她性格张扬跋扈,处事没有脑子,在牢中的人际关系差到了极点,所有人不会刻意针对她,不过明里暗里的绊子数不胜数,她过得凄惨无比,终于意识到跟温茶作对究竟是一件怎样愚蠢的事,如果她收敛一些,她过得应该还是千金大小姐的日子,然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等待她的,是没日没夜,就算加班也要做完的劳动,是吐沫星子能淹死人的酸话,是捂住被子的永远黑暗。

    没有人,能逃得掉法律的制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