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总裁爸爸(十九)
    半个小时之后,宋天骄来了。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陪她来的是宋家主屋的宋明成。

    她名义上的曾外公。

    宋明成听到有人抄袭宋天骄的作品,还死不认账,怒火中烧的要来给宋天骄撑腰。

    推开门看到温茶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愣住了,“茶茶,怎么会是你?”

    一听到宋明成居然认识温茶,刘文额头上的冷汗簌簌直流。

    他瞥了一眼跟在宋明成身后,乖的不像话的宋天骄,宋天骄递给他一个一切如常进行的眼神,他心里安定下来。

    温茶站在原地,把宋天骄和刘文的互动收入眼底,心里只觉一切可笑至极。

    就说宋天骄是怎么弄到赝品的,绘画大赛的作品限时必须在三天之内交上去,如果没有外援,宋天骄根本连边儿也挨不着,原来是买通了刘文。

    她迎上宋明成的目光,走上前两步,“宋老先生,好久不见了。”

    宋明成一听她叫自己老先生,就知道事情不对。

    他冷眼看向已经战战兢兢的刘文,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文被他看的腿脚发软,硬着头皮说:“宋天骄和顾茶两位同学都参加了绘画大赛,结果交上了同样的作品,我们只好把两位同学都请过来。”

    他绝口不提之前刁难温茶的事,只能隐晦的向宋天骄求救。

    宋天骄有宋明成撑腰,顿时有了底气,走到温茶面前,和她对视一眼,笑了:“之前刘主办给我打电话,说是我的作品被抄袭了,原来抄袭的就是你啊。”

    她口口声声的抄袭,将整件事盖棺定论,宋明成一把将她扯到了身后,“你给我少说两句。”

    他撇过头,温和的看着温茶,“茶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跟曾爷爷说。”

    温茶看着他含饴弄孙,对宋天骄保护有加的样子,差点笑出来。

    “事情就是刘主办说的那样,只不过,大家都好像觉得是我抄袭了。”

    宋明成语塞:“那茶茶……”

    “抄袭者是我,还是另有其人,只要宋小姐和我各自说出话的特点,孰对孰错,应该很清楚。”

    温茶面上都淡定,让刘文心惊。

    谁抄袭谁没有,作为始作俑者之一,他当然很清楚。

    他擦干净额头上的冷汗,“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顾茶,你不要再垂死挣扎了。”

    “刘主办?”绘画大赛评论家姜周终于说话了,“既然宋小姐已经来了,而且说这幅画的原作者就是她,何不让她们都说说,这幅画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我可对这幅画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呢。”

    姜周是之前少数没有起哄,站在中间位置看待事情的人,刘文一开始的笃定就让他起疑,宋天骄来了之后,他和宋天骄隐晦的目光交汇,更让他产生了另外一个想法。

    “顾茶同学沉默寡言,不喜辩驳,这可不是我们欺负她的理由,更何况,比赛追求是灵魂之美,是公平公正的评判,如果连画的灵感都说不清楚,这比赛,申请撤了也罢。”

    一听说姜周要申请撤了比赛,刘文整个就慌了,“这可不行!”

    他是收了宋天骄的钱,达到了宋天骄的目的,但如果因为一个宋天骄毁了三年一次的比赛,到时候上面追究下来,查到他头上,事情绝不是停赛这么简单。

    “那好吧,”他妥协道:“就让在座的各位做个见证,让两位同学都说说这幅画的灵感来源。”

    说罢,他没有再看宋天骄一眼。

    宋天骄见他不再替自己说话,心里一冷,盯着他的面色已经不善。

    她的情绪被宋明成察觉到了,宋明成回头看她一眼:“你告诉曾外公,是不是你抄袭了顾茶的画?”

    宋天骄当然不可能承认,她冷笑一声:“怎么可能,明明就是顾茶抄袭我,你也知道,顾茶是什么性格,她那么上不了台面,怎么可能画出这样的画?”

    宋明成听她轻蔑温茶,心里不悦至极,“你一直都是这样针对顾茶的吗?”

    宋天骄脸上一惊,自觉自己暴露了,急忙海口:“不,不是的,曾外公,我在舅舅家对顾茶很好的,要不是她抄袭了我的画,我是不会这样说她的。”

    宋明成的心情还是好不起来,“不管你们谁抄袭了谁,我都很难过。”

    宋天骄不敢看他,走到温茶身边,冷冷的看了温茶一眼,压低声音:“你以为你能翻转局面?别做梦了,有我曾外公给我做主,就算你是他救命恩人的女儿,也要给我去死。”

    她的话恶毒至极,带着满满的恶意。

    温茶没有理会她,只在脑海里问系统:“都录下来了?”

    系统:“最先进设备,一字不差。”

    “从宋同学开始吧。”姜周淡淡的看向一脸高傲的宋天骄。

    宋天骄昂起头:“凭什么,我先开始?”

    “两位同学自诩为是这幅画的原创,先后根本没有分别。”

    “这怎么可能!”宋天骄呛声:“如果她照着我的话说该怎么办?”

    姜周都要被她的无理取闹逗笑了,他克制自己的情绪,“那好,我同时问两位同学一个问题,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什么?”

    宋天骄看了一眼画,她在抄袭画的时候,就已经研究过了,顾茶表达的东西简直一看就知道好吗?

    她淡定的开口:“源自爱情。”

    画作上是一片青翠的山林,山花烂漫,两个手牵手的男女踏着露水朝着林中走去,画面模糊遥远,带着不同于俗世的高远宁静。

    一眼着地,就是男女之间普通的男欢女爱。

    这样的男欢女爱不同于红尘里的爱恨痴缠,反而带着满满的幸福感,看一眼,就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幸福,像是要溢出来。

    “为什么宋同学会觉得源自爱情?”

    宋天骄笑了一下,“我画的是我心目中向往的感情,我向往的爱情就是这样子的,安静,快乐,美好。”

    这样的爱情,几乎是所有人都艳羡的。

    说完话,其他几位画家纷纷点头赞同,宋天骄自得的看向温茶。

    别以为她不知道顾茶究竟想画什么,她无非就是喜欢自家舅舅,得不到就意·淫罢了,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是好笑。

    一旁的姜周却隐隐皱起了眉头,他的目光落到了话不多的温茶身上,“顾同学?”

    温茶大梦初醒的从画上收回自己的目光,她神色有些恍惚,似乎在画上看到了什么,眼角微微泛红,“我说不清我画的是什么,如果非要定义,有爱情,也有亲情。”

    亲情?宋天骄在一旁嗤笑起来,父母都死绝了,一个亲人也没有,还说亲情?简直自己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