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总裁爸爸(十七)
    “舅舅……”

    宋天骄瞪大眼睛叫了一声。

    宋域却似没听见一般,将温茶的外套收了收,半抱着少女从人群中走出来。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颓废坐在地上的宋天骄,宋天骄对上那双幽深冰冷的眼睛,吓得整个人都要疯了。

    舅舅的眼神那么冷……

    舅舅……

    他知道了吗?

    不不!他不能这样!

    她伸手去拉宋域的裤脚,脸上的惊恐无法遮掩。

    宋域的脚绕过她的手,没看她一眼,脚步不停的走到了校领导身边。

    她抬头看着宋域深沉的背影,他似乎在同校领导交涉着什么,校领导们带笑对他点点头,他含笑回应,转而带着温茶倾身离开。

    宋天骄失魂落魄的坐在原地,看着自己浑身狼狈的样子,第一次觉得宋域的背影太过薄凉。

    他带走的应该是她才对啊,可他毫不犹豫的舍弃了她。

    呵呵……

    她捂住眼睛笑起来,心里的恨意从未有过的高涨。

    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她凭什么心虚?!

    明明身败名裂的应该是温茶,蒋梦灵才是无辜的好吗?!

    一定是温茶那个贱人搞得鬼!

    方才的事,发生的太过突然。

    校领导们也都纷纷被吓了一跳,回过神之后,张罗着晚会继续进行。

    这已经是学校第六十三次学院祭了,绝不能这么毁了。

    学生们被小心安抚一番,还没上台的人收拾收拾,继续表演。

    宋天骄从地上站起来,今天她的压轴,已经因为蒋梦灵的两巴掌泡汤了。

    她扭头就要离开,教务主任沉声叫住她:“宋天骄同学,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她一路上对同是学生的顾茶造谣,疯狗似得咬定顾茶不放,如果不是宋氏总裁亲自解释,顾茶安然无恙,他们差一点就要信以为真。

    可现实却生生打了他们的脸。

    什么时候,他们这几十岁的老骨头,还要落到被学生骗的团团转?

    想想宋天骄笃定告状的样子,咬牙切齿之间涌出来的憎恨,就是活了四十来岁的教导主任都有些头皮发麻。

    这样的孩子,在学校里都不收敛,以后出了社会,恐怕会仗着自己的身份,更加有恃无恐。

    今天她的舅舅正好在,提出了好好教导她的建议,他必须让宋天骄走上正途!

    宋天骄看了一眼教导主任脸上的坚定,低头嘴角带出一丝冷冷的笑,她就知道,这些老骨头,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要找个什么理由才能保证自己高枕无忧呢?

    第二天一早,宋域将温茶送去学校之后,回了一趟宋家老宅。

    很快,屋子里就传出了老人和宋域争吵在一起的声音。

    仆人们战战兢兢的守在外面,生怕殃及鱼池,不久后,宋域面色低沉的走了出来。

    浑身怒气的开车走了。

    *********

    蒋梦灵住院后,宋天骄也不见了,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

    温茶按捺住心里的怀疑,默默地等着。

    没过几天,蒋梦灵就从医院醒来的消息就传到了学校里,看到医院的诊断书,所有人才知道蒋梦灵根本就没有精神病,她之所以会变得狂躁是因为误食了一些东西。

    误食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图片上打了马赛克,只证实蒋梦灵是无辜的。

    所有人放下一颗心,学校里的风言风语也稍作平息。

    然而,恢复之后,蒋梦灵却并没有回到学校,而是立刻转学去了国外。

    从此之后再也没了消息。

    即便后来有人提起高中时的异事,也只是感慨蒋梦灵的心里太脆弱,顺带产生些疑惑,迄今为止都家境平平的蒋梦灵,究竟是哪里来的物质基础让她在国外一呆就是八年?

    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温茶的日子照常过得很平静。

    只是少了宋天骄的消息,让她看起来有些担忧。

    毕竟,宋天骄所有的动作都是针对她,她如果表现的太正常,估计宋域也会有所怀疑。

    吃过晚饭,宋域开始收拾碗筷,整理好厨房后,他鲜榨了一杯果汁递给她,这才坐在她身边,同她轻声说话。

    “宋天骄转学了。”他说。

    温茶略带惊讶的抬起眼眸,宋域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是老爷子做的。”

    温茶点点头,面色淡淡。

    宋域低低叹口气,“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不开心。”

    毕竟宋天骄的毒计是针对她的,如果不是她有系统,利用蒋梦灵,宋天骄对她造成的暴击不可想象。

    她能平静的对待这件事,已经费了好大的耐力。

    “抱歉,茶茶。”

    宋域闭上眼睛,有些难以启齿:“我对你食言了。”

    没有让所有伤害你的人,为自己做出的事付出代价。

    温茶抱着果汁,安静的看着他。

    他放下手,苦涩的笑了:“她……是我姐姐的女儿。”

    一句话,所有关系,一目了然。

    宋域永远也不会真的对宋天骄怎样,他们之间有着她永远无法逾越的血缘,有死亡和嘱托,还有老一辈的保护,即便是宋天骄捅破了天,只要宋家还在,就会像参天大树一样将她紧紧的呵护着。

    这样的牵绊,她永远比不上。

    温茶垂下眼眸,也不觉得生气。

    世上所有关系都有亲疏远近之分。

    宋域选择了宋天骄来委屈她,没什么不对。

    “我知道。”

    她说:“你不用道歉,我不怪你。”

    轻描淡写的两句话,淡的没有痕迹,宋域心头一痛,伸手将她整个抱住,“对不起,我答应你,以后会好好保护你。”

    这样的话,已经听过太多次了。

    诺言说的太满,就不让人感动了。

    温茶缩在他怀里静默着,喝完了一杯果汁,放下杯子,移开他的手,轻声说:“我要回去睡觉了。”

    宋域顿住,心里的沉重和负疚让他几乎想也不想的拉住温茶,“这是最后一次了,我答应你,好吗?”

    最后一次什么?

    温茶心里冷笑,最后一次容忍宋天骄吗?

    这的确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国际绘画大赛已经很近了。

    “我很累,叔叔。”

    她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从自己的手背上抽离,半点也感受不到他的挣扎,“我要回去了。”

    宋域心里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惊慌,似乎只要这次他松开手,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在看似云淡风轻的少女面前,都将化为乌有。

    不!不可以!

    他站起身,将温茶死死抱住,“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

    “我去找爷爷了,他身体已经不行了,我不能冒险。”

    作为一个土著,宋域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在乎的东西。

    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温茶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浅声笑了:“没关系,我真的不生气。”

    也不用他为她放弃什么。

    “我应该向你道歉。”

    她笑着说:“我让你为难了。”

    说为难都是轻的,应该说,她已经成为他心理上的障碍。

    “以后,叔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向我道歉。”

    她松开手,在宋域满脸受伤里,推门离开。

    承诺说的再好听,也只是好听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