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总裁爸爸(十六)
    青年学生爱上了教授的女儿。

    教授的女儿说:“只要你找到红玫瑰,我就同你跳舞。”

    然而,他的花园里没有红玫瑰,为了心爱的人,他疯狂的寻找着世上最美的红玫瑰,然而他一次次失望,心神疲惫。

    一直默默关注青年,每晚为他歌唱的夜莺知道了,他虽然从未关注过她,但她是那么的爱慕喜欢他,她想青年应当是世上最懂爱的人。

    爱是比珍珠玛瑙,绿宝石还要珍贵的东西,它绝不能以黄金的重量来衡量。

    她愿意替青年去寻找证明爱情的红玫瑰。

    她找到了一棵树,“请给我一支红玫瑰。”

    树摇头说:“我的玫瑰是白色的,白的像海上的泡沫,白的超过了积雪,你去日晷旁寻找吧。”

    夜莺在日晷旁找到了另一棵树:“请给我一支红玫瑰。”

    树儿遗憾的说:“我的玫瑰是黄色的,宛若琥珀,小人鱼的金发般金光闪闪,你去找我的另一个兄弟吧。”

    夜莺找到了长在青年窗下的树,“请给我一支红玫瑰。”

    树说:“我曾是红玫瑰,红的像鸽子的脚,红的超越了海底的大珊瑚,但冬天的霜雪已经摧残了我的花枝,今年我再也不会有玫瑰花了。”

    夜莺大声道:“我只需要一朵玫瑰,仅仅是一朵,你有办法让我得到它吗?”

    “有一个办法。”树回答道:“然而这太可怕了。”

    “告诉我,我不怕。”

    树说:“如果你想得到一支红玫瑰,你必须在一个有月光的夜晚,用你的歌声来创造它,你还要用你心口的鲜血来染红它,你必须用你的胸膛顶住我的一根刺,为我唱一夜的歌,直到刺扎进你的胸膛,你的鲜血进入我的血管,软化冬日的寒冷,成为我的血液,你才会得到你的红玫瑰。”

    那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个代价太大了,夜莺觉得害怕,可再怎样的恐惧,又怎么比得过人心呢?

    第二天一早,青年推开窗,发现了枝头上盛开的最美的红玫瑰。

    他没有发现树枝下,那已经死去的夜莺。

    他兴高采烈的摘下红玫瑰,送给了教授的女儿,他幻想着,他会和她有怎样美好的开始。

    教授的女儿却拒绝了他:“我担心,它与我的衣服不配。”

    青年愤怒叫到:“你这个背信弃义的人!”

    然而,教授的女儿却懒得看她一眼。

    “你只是个学生,你的口袋里不会装满金币,鞋子上也不会有银扣饰。”

    青年心中不屑至极,丢下那支红玫瑰扬长而去。

    玫瑰落入阴沟,一辆那车碾了过去。

    他又变回了那个哲学至上的人。

    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爱情。

    它什么也证明不了,比哲学还不切实际,是世上最缥缈的东西,他要回到现实中去。

    灯光晦暗的舞台上,身穿灰色衣衫的少女在说完最后的台词,绝望而幸福的倒了下去。

    英俊的青年摘下了美丽的红玫瑰,送给心爱的少女。

    那少女却提着华贵的衣裳,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她将嫁给一位侯爵,过上宝石黄金堆满储藏柜的日子。

    青年的红玫瑰,着实不值一提。

    青年愤愤的回到了小屋,空气中响起结束的音乐。

    所有的扮演者蹦蹦跳跳的来到舞台中央,微笑着告别。

    一出凄美讽刺的《夜莺与玫瑰》,圆满落下帷幕。

    台下一片欢呼掌声,隐隐夹杂着少女的抽泣。

    夜莺的爱,是注定孤独的爱。

    转瞬另一个节目即将上演,台上光芒璀璨。

    台下有条不紊。

    表演结束后,所有人都要换回自己的衣服,一时间更衣室,人满为患。

    扮演白玫瑰的少女静静地站在角落里,不紧不慢的等着。

    她长长的刘海因为装扮的原因被掀了上去,露出一张小巧精致,比漫画书中的女主角还要美丽的脸。

    一旁同样等着的黄玫瑰扮演者看了一眼,就屏住了呼吸。

    她伸手戳戳少女的手臂,几乎要尖叫出声:“你,你真的是顾茶?!”

    之前排练都没有化妆,顾茶的角色只有一句台词,她根本就没注意到这支潜力股,没想到,只是一个刘海而已,整个人的变化居然这么大?!

    温茶抬眼看她,点了点头,黄玫瑰扮演者就抓住了她的手:“我就说刚才白玫瑰的声音好好听,没想到真是你!”

    温茶抽出手,也不看她,也不说话。

    黄玫瑰扮演者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那个,我是咱们班的周丽,你不会不记得吧?”

    温茶:“……”还真没印象。

    周丽做了个挫败的表情:“那以后,可要记住了。”

    温茶也不吭声,低着头看地,周丽更挫败了。

    正巧后台有人送水过来。

    她微微一笑道:“要不要喝水,我去拿?”

    说罢,她转身,就去拿了。

    回来时,扮演夜莺的班花已经将水递给了温茶,班花换了身衣服,整个人清清爽爽的和温茶聊天:“你今天演的不错,比我还入戏的样子,很棒啊。”

    温茶接过水也没喝。

    班花又抢过去帮她拧开,“这水,是班费买的,每个人有份,不许浪费啊。”

    说着,她把水递到她嘴边,“先喝两口,现在更衣室人多,可能还要等会去了。”

    温茶眼神淡淡的扫她一眼:“我现在不渴。”

    班花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她功底显然比之前的周丽深,转眼就沉下去。

    “不想喝也没关系,我们还准备了果汁和酸奶,你看有没有喜欢的?”

    准备的还真齐全。

    “你真要我喝吗?”

    温茶低不可闻的开口问道。

    班花面色一顿:“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喝水,怎么了?”

    “没什么?”

    温茶垂眸遮住眼里所有感情,反而开口问:“你知道,夜莺最后为什么会死吗?”

    班花有些惊讶她话题变幻的速度,可也接了话:“为了爱。”

    话音一落,温茶就轻轻的笑起来。

    为了爱……

    这位班花大人还真是纯情。

    “你笑什么?”见到温茶嘴角的弧度,班花有种被羞辱的怒火:“我哪里说错了?”

    “你这样理解也没错。”

    温茶收起笑颜,淡淡的看向她:“我只是觉得,比起爱,我觉得她更自以为是。”

    “……”

    “你不觉得,她的爱,太廉价了吗?她以为青年和她一样,能为爱不顾一切,他和她是相同的,她的付出,她的死亡,也都是为爱献身,一切都值得,青年一定会得到幸福,可你不觉得,她的信任太盲目了吗?”

    班花并没有t到她话中的深意,甚至还有些奇怪:“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盲目的信任别人。”

    说完这句话,她仰头,将手上的水径直喝了三分之一,然后,走到更衣室边等着。

    班花看着被她放下的瓶子,面上的亲和转瞬褪去,也没去思考她说话的意思,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从包里取出手机,找了个号码打了出去:“鱼,上钩了。”

    她挂掉电话,兴致勃勃的召集后台所有人堵在更衣室旁领水,整个后台顿时拥挤不已。

    温茶背靠着更衣室门壁,手指浅浅扣动着,脑海里却在和系统对话。

    “检查的怎么样?”

    系统:“喝进胃的水,经检查,里面夹杂了对神经有非常强的刺激性化学药物。”

    果然……

    温茶勾唇一笑:“副作用呢?”

    “一旦饮用,就会催发身体里残存的狂躁因子,整个人暴戾易怒,而且极有可能被周围喧闹的环境影响,从而产生十分严重的暴力行为,这是一种,禁·药。”

    只要有人不慎服用,除非药效过去,否则浑身血液就会上涌,做出无法控制的事,可能杀人,也可能因为激动兴奋而休克猝死。

    听起来真吓人。

    这一次,某人可是出了血本了。

    “能提取出来吗?”

    “当然,”系统骄傲自得的说:“我已经在第一时间,将药物提出来,放进了另一个人的水里。”

    “谁的?”

    “蒋梦灵。”

    蒋梦灵,是班花的名字。

    温茶进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班花已经将一瓶水都喝完了。

    她很兴奋,觉得自己抱上了一条粗大腿,面红耳赤的,高兴的不知所以。

    她和旁边的同学微笑着说话,漂亮的脸带着丝丝激动的红晕。

    看起来没什么不对。

    可没过几分钟,她的呼吸蓦然急促起来,像是得了哮喘似得,喘的让人害怕。

    她胸口不断起伏,眼睛也红起来,充血似得,瞪得老大,看得人头皮发麻。

    离她最近的几个女生以为她是生病了,朝她靠近些,“梦灵,你怎么了?”

    “别吓人啊?”

    “梦灵?”

    下一秒,蒋梦灵的额头暴起无数青筋,她心里像是住了一只野兽,控制着她所有的思绪,她夺不回自己的身体,大叫一声,一爪子抓到了离她最近女生的脸,将那个女生狠狠地摔了出去!

    “滚!”

    变故只在一瞬间,却吓得所有人一愣。

    谁也没想到平日里温温柔柔,善解人意的班花,竟然还有这么暴力狰狞的一面。

    一下之后,蒋梦灵整个就疯了,像是贪婪凶猛的鬣狗,不停的打人,她搬起地上的椅子,到处乱砸,将好几个人砸到在地之后,疯婆子似得大笑起来,“好玩!好玩!”

    蒋梦灵疯了!这是所有在场人心里的想法,她不是他们的同学,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不少女同学被她笑的大哭起来,跑着出去找人帮忙。

    还没出去几步,教务处主任和校长还有不少保安,全都被人带了过来。

    女生们心里一喜,也想不出谁动作这么有快。

    大叫到:“快来看看,里面有人发疯了!”

    带人前来的宋天骄,一脚踢开后台的门,在看到屋里一片狼藉之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扭头就对身后的教务处主任说:“老师您看,我没骗您,顾茶就是发疯了!”

    话音一落,里面传来一声少女银铃般诡谲的声音,蒋梦灵笑嘻嘻的走上前,拎着凳子甩向门口,“谁是顾茶,谁发疯了啊?”

    宋天骄面色一滞,转头看向浑身凌乱,眼睛通红的蒋梦灵。

    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怎么会是你?!”

    蒋梦灵笑的脸上一片血腥,她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任由自己为所欲为,她上前来一把抓住宋天骄的领子,对着宋天骄一个左右开弓,打的宋天骄爹妈不识,才笑着说:“什么不是我,明明就是我呀!”

    宋天骄脸被打的红肿,心下却一片木然。

    这跟她预想的不一样。

    明明应该是顾茶的,怎么会变成蒋梦灵?!

    她想推开蒋梦灵,但蒋梦灵怎么会让她推开,她将宋天骄狠狠地按在地上,疯了似得打她的脸,“打死你!打死你!”

    宋天骄被打的尖叫,锐利的声音听的人毛骨悚然。

    身后的保安终于发挥作用,把蒋梦灵带走了。

    所有人齐齐松了口气,留下宋天骄坐在地上,一身狼藉。

    她想不通,明明都已经算计好,顾茶也已经中招了的,怎么半途变成了蒋梦灵?

    那她在路上一路上向校领导告顾茶的状,说她有暴力倾向,神经不正常,对同学不友爱,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可不就是污蔑?

    如果校长和主任当真,在他们眼里,她不就是不讲道理,无理取闹吗?

    还有舅舅……

    她的原意是一举让顾茶身败名裂,失去舅舅这个大靠山,让她滚出宋家,事成之后舅舅一定感激,理解她的良苦用心。

    现在,她的计划都泡汤了。

    舅舅之前的说过,如果她再招惹顾茶,她就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这么一想,宋天骄心都凉了。

    不!她不能失去这一切!

    顾茶一定是中招了!

    她在忍,她一定是在忍!

    她朝着温茶所在的位置看过去,想要找出温茶的破绽。

    可在看到一向冷漠的宋域,小心翼翼的将温茶抱在怀里,嘘寒问暖的,关心备至的时候。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完了!”

    舅舅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