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总裁爸爸(十五)
    知道钟霖没什么恶意。

    系统松了口气。

    “感觉好一些了,以后就尽量不和他见面了。”

    温茶挑眉:“他不是我的金大腿吗?”

    系统语塞:“……总之,不要和他过多交流……他对你的帮助,也只是在病情上,其他方面还需要靠你自己,我们要自力更生知道吗?”

    温茶:“……”不知道是谁当初说用了就扔的?

    系统:“……”最讨厌翻旧账的魂淡了!

    温茶起身去厨房烧了壶水,泡了杯红茶。

    喝了之后,人也精神起来,她调侃道:“钟霖是长得挺帅的。”

    系统哼一声:“颜狗!”

    温茶却摇摇头:“长得是好,奈何我不好这口。”

    系统:“……”所以,你想好哪口?

    杯子刚放下,宋域敲开了她的屋门。

    他抱着一束鲜活的花束,手里拎了餐盒,看到她,将手上的花给她:“早上好。”

    温茶:“……”伸手不打笑脸人。

    她淑女的接了过来,宋域眼里划过淡淡笑意,“我给你买了早餐,一起吃吧。”

    温茶:“……”这种雪中送炭的既视感,真的无法拒绝呀。

    于是两人吃了一顿美美的早餐。

    吃完后,宋域很绅士的提出告别,下午就有豪车停在楼下,说是这栋楼有新的土豪要住进来。

    楼下的车是阿斯顿马丁。

    上来的人,是某位赫赫有名的总裁,他推开的屋门,恰巧在她的对面。

    温茶:“……”如果这也能叫巧合,她直播吃键盘。

    宋域:“……”

    中午饭是别墅的管家送来的,两人份。

    听说宋总裁要搬离别墅,管家大人也追了过来,想要继续伺候大老板。

    宋域怎么可能让他这个电灯泡来搞事,残忍的拒绝了。

    管家抹了一把辛酸泪,给大老板送了中餐,决定怒刷存在感。

    宋域却表示,想要二人世界。

    管家:“……”

    宋域推开温茶的屋门,从卧室里把她掏出来,吃过饭后,才温柔建议道:“屋子很大,我打算在里面装修一个画室,你有没有喜欢的风格?”

    温茶顿了一下:“我有自己的画室。”

    原主自小喜欢画画,父母因着她不一般的天赋,对她十分支持,在她中学时,家里有一个屋子就是她的画室。

    后来原主父母离世之后,原主惧怕触景生情,将画室锁起来,再也没有打开过。

    温茶回来的晚上就把画室打开了,里面的东西很全,还有些原主少时的作品,那些画作透着阳光快乐的味道,让她诸多感慨。

    宋域也不恼:“家里的画室,是你小时候的记忆,我给你的,是以后。”

    温茶摇头:“我只要这一个。”

    宋域知道她的性子,也不怪她,独自在心理预估,她适合的装修风格,心里也算有底。

    宋域房子装修好之后,温茶开学了。

    宋总裁作为监护人,负责任的带她报名,呈递各种资料后,在校园小路上遇见了宋天骄。

    被送回主屋几个月,宋天骄瘦了,面色有些泛白,一双眼睛,却还是以前一样暗藏尖锐。

    她看到宋域,眼睛里迸发出喜悦的光芒,正要冲上来,转眼就看到了身后的温茶。

    她心头冷哼一声,矜持的走上前,瞥了一眼温茶,对着宋域微微一笑:“舅舅……”

    宋域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宋天骄有些犹豫的走到他身边,想要和以前一样去抱他的胳膊撒娇。

    但她还没健忘到自己是被宋域赶出去的。

    这么一想着,她所有的好心情都没了,心里只剩不甘和怨怒。

    这样的怨怒,她直接全在了温茶的头上。

    如果没有温茶,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舅舅又怎会翻脸不认人?让她像丧家之犬一样被撵回宋宅受尽嘲笑?

    这些日子,她在主宅被曾外公管的很厉害,直到开学才有机会出来。

    “舅舅,”她幽幽叹口气:“天骄已经很久没见过您了,我好想您。”

    宋域面色不改的看她一眼:“你年纪不小了,不要事事依靠家里,依赖家人,应当独立些。”

    言外之意就是不要搞这些,黏黏糊糊的,他很不感冒。

    宋天骄鼻子都差点气歪了,委屈道:“天骄思念舅舅,难道不应该吗?”

    宋域撇过头,没说话。

    对她没过脑子的话不予任何回应。

    宋天骄倒是不依不饶:“这三个月,舅舅从未回主宅看过天骄一回,天骄真的就让舅舅这么生气?连曾外公也不顾了?”

    “你回去吧。”

    宋域冷着脸,面上有些不悦。

    宋天骄却没t到:“舅舅,我已经向顾茶道过谦了,您原谅我好吗?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宋域没有理会,转头去看身边人。他是最了解温茶同宋天骄之间的恩怨,他可不想让某个呆瓜心里不高兴。

    她只要不高兴了,可是一整天都不吃饭,不理人,窝在屋里装乌龟,非要他求爷爷告奶奶才勉强爬起来给点面子。

    宋天骄却被他高低立下的态度伤到骨子里。

    “舅舅真要为了这养不熟的白眼狼,和天骄产生嫌隙?”

    白眼狼一出,温茶眼神就变了。

    说谁呢?

    宋域面色顿时沉下去,“住嘴!”

    “我说错了吗?”

    宋天骄看着最讨厌的人被他在身后护得好好的,嫉妒痛恨让她红了眼睛,“她不是你的亲人,我才是啊!”

    她不顾形象的指着温茶,自以为宋域是被猪油蒙心,“你知不知道,她除了装可怜,就只会博人同情?!她才是最应该离开宋家的人!”

    “滚!”

    宋域眼睛赤红起来,抹了层鲜血般狠绝,他不留情面的盯住宋天骄,怒不可遏道:“马上给我离开这里,否则我让你连主宅也回不去!”

    宋天骄被他的冷喝一惊,整个都呆住了,“你为了她吼我?”

    “我再说最后一次。”

    宋域看着她的目光里没有了最后一丝宽容,他的眼睛,比陌生人还要冷酷。

    宋天骄吓得缩住了脖子,她知道宋域从不说废话,

    如果她再继续和他就纠缠,他有绝对的把握,将她赶出宋家。

    一想到自己即将失去光鲜亮丽的生活,她再不敢造次,灰溜溜的跑了。

    现在是不能正面和顾茶杠上?

    但是学校里,没了宋域之后呢?

    顾茶还不照样像之前一般,被她掌控在手中揉捏,想捏成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

    宋域即便知道又怎么样?

    他还能为了一个神经病杀了她不成?

    这么一想着,宋天骄心里有了盼头,脚步轻快起来,和以前一样,盘算着怎么给温茶制造完美的大麻烦。

    最重要的是,她要让顾茶最大的秘密,显露在所有人的目光里,让她受尽嘲笑,无地自容,像个小丑一样,让舅舅看穿她的真面目,把她扫地出门!

    “不要和她计较。”

    等宋天骄走远之后,宋域轻声说。

    温茶垂眸也不说话。

    甩开他的手径直往前走。

    宋域知道她不开心,急步追上去,“茶茶,不要和我生气。”

    温茶不理他,抬脚往另一边走。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拖到自己身边,低低一叹:“她的母亲是我的姐姐,我们姐弟俩自小一起长大,宋天骄是她生前唯一的孩子……”

    这唯一的孩子自小在宋家就是宝贝,整个长歪之后,他想过扳过来,对她不假辞色,但宋天骄已经定性,作为舅舅,因着对姐姐的嘱托,他几乎是毫无怨言的跟在宋天骄背后擦屁股,这一擦就是十几年。

    “抱歉……”

    他轻声说:“让你不开心了。”

    温茶也没甩开他,也没说话。

    只觉得一切可笑至极。

    既然宋天骄是他的责任,他就应该去找宋天骄,继续为小公举擦小屁屁,在这里求她算什么?

    宋域直觉她误会什么了,又忙解释道:“把她送回主宅之后,她的一切事物都再跟我没关系,她做的事,只要惹到了你,我自然不会让你受委屈,我现在只管你一个人。”

    温茶不吭声。

    他有些急了:“茶茶,我知道你现在相信我很难,我会用行动证明给你看。”

    言辞间,带着昏君给妖妃许诺的殷勤。

    温茶没眼看,也不想看,“我饿了。”

    宋域听她说话,心头一喜:“那赶紧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自从在钟霖那儿知道了温茶部分口味,宋域就摒弃了之前所有的厨子,决定亲自下厨,把小家伙养的好好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不,最近还胖了两斤。

    开学之后,温茶轻松了许多。

    早晚有宋·总裁·司机·域接送,中午有宋·总裁·厨子·域送饭,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自然。

    一向爱找她麻烦的宋大小姐也熄火了。

    似乎之前见过一次后,就被宋域警告了,在学校里老实的让人心里发麻。

    九月过后,十月初就是学校里的学院祭。

    学院祭为期三天,每个班级必须在学院祭上准备节目。

    除了在校园里有自己的小活动之外,最重要的是必须要在学院祭的晚会上,大显身手,以示对学校诞生的欢喜与感恩。

    作为文科生尖子班,温茶所在的班级得到了校领导的广泛关注。

    班里同学相互商量一番,决定集体来一出舞台剧。

    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

    夜莺是班里那个最漂亮的女生,学生是班草,剩下的同学充当了各色的玫瑰,蘑菇,树木,虫子还有仆人等等等等,简直物尽其用。

    温茶也捞到了一个角色。

    老师钦点的白玫瑰。

    传闻只有用鲜血染红的白花蕾,是最能象征爱情的红玫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