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总裁爸爸(十四)
    宋域坐在落地窗边抽了一夜的烟。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抽过烟了。

    人过三十,事业有成,走上巅峰之后,整个人就像是骤雨将歇的海面,一点点平静下来。

    戒烟戒酒,修身养性,没什么放在心尖儿上的东西,也不轻易动怒,人生大概就是按班就部的继续下去。

    到了时候,娶妻生子,再远一点,脱离事业,含饴弄孙,安度晚年。

    没有病痛折磨,没有经济压力,平平淡淡,安安静静,这大概是大多数人向往的生活。

    同龄人看起来,都觉得他与苦行僧无异。

    他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可不知什么时候,这平静犹如死水的日子,也会生出些许不一样的火花。

    想起那扰乱心跳的家伙,看起来明明没什么力道,却能在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顾茶那天。

    那是个下雨天,在她父母的葬礼上,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她静静地,红着眼睛跪在墓地里,浑身绝望,他静默的站在远处,沉默至斯,他们离得很远,没说一句话,命运也并未刻落出任何交集。

    一切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

    就算他后来成为了她的监护人,明知她的遭遇,他也没时间去呵护她脆弱缺爱的心,他们通常打过照面就会各自分开,连话也说不上几句。

    他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个跟他没任何交流的小姑娘,有一天会像小恶魔一样牢牢攥紧他的心,让他痛,他就得痛,要他离开,他不能反驳。

    他只能像个甘愿受罚的普通男人,隔着长长的岁月罅隙,对她俯首称臣。

    像回到了躁动的青春期,只能躲在僻静的角落里抽一地烟灰,以为颓靡就可以平复,到最后,什么也起不了作用。

    他的心,已经乱了。

    在原本唯唯诺诺的少女露出一双小鹿眼睛的时候。

    在她低眉间,浑身落寞的时候。

    在她只会像傻瓜一个人躲起来的时候。

    他就已经,在劫难逃。

    不想再逃。

    黎明散去,他脑海里回荡的是她稚嫩的固执,是她愤怒的样子,是她和另一个男人手牵着手爬上山顶,微笑的容颜。

    多让人嫉妒。

    他站起身,弹掉衣襟上的烟灰,浑身的烟气让他拧起眉头。

    如果她还在的话,她应该很讨厌烟味的。

    早侯在一边的管家立刻上前来接过他的外套,“老爷,您是在想念顾小姐吗?”

    宋域神色一顿。

    管家就笑起来,建议道:“花园里的百合花开了,您可以带着花,去拜访拜访顾小姐。”

    宋域的眉头拧起来,近乎条件性反射:“她不喜欢百合。”

    管家纳闷:顾小姐的资料上,不是说最喜欢百合花么?为了当好管家,他把屋里所有人的资料都背下来了好吗?

    宋域垂眸看他一眼:“有满天星吗?”

    管家回神:“有的,都是您之前吩咐种的品种。”

    宋域颔首,转身就去了后花园,在管家目瞪口呆的眼神里,剪了九支盛开的最美的花儿,用颜色淡雅的丝带轻轻的绑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小心翼翼的把花儿放在沙发上,起身去楼上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施施然走下来,拿着花,风度翩翩的开车离开。

    一直当壁纸的管家,整个都呆住了。

    老板,这早饭没吃就去送花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点献殷勤啊……

    一大早,温茶就被系统吵醒。

    “找到钟霖的资料了。”

    温茶揉揉眼睛,低血糖让她有些头晕目眩。

    “又做扰人清梦的事,能有点节操吗?”

    系统双手打叉:“一日之计在于晨,赶紧让你的脑子活跃起来,我要总结资料了,错过可不重复哦!”

    温茶:“……”

    她老眼昏花的爬起来,洗了把脸,死尸一般瘫倒在沙发上。

    “开始!”

    系统:“好的。”

    然后它一口气不喘的念了一大串,接近两三千字的资料。

    全都是关于钟霖。

    从钟霖出生,几岁不再尿裤子,啥时候初恋初吻,以及现在在哪哪儿上学,什么班,什么级别,得过几次奖学金等等等,只要是钟霖的问题,简直一清二楚。

    总结出来最重要的也就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发生在钟霖八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为了外面的女人,出·轨了,深爱他父亲的母亲接受不了,精神恍惚下,爬上房子顶楼,在万众瞩目之下,像一只小燕子坠落。

    所有人都说,他的母亲接受不了丈夫有外·遇的事实,以死殉情,实际上,他的母亲是受不了感情和经济的压力,患了抑郁症,最后无法控制自己,走向死亡。

    钟霖最后被家族带回了主家,寄养在钟琅家中。

    第二件事,是发生在钟霖十七岁。

    那时候,他暗恋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暗地里做好了什么时候告白,什么时候结婚的准备,结果天不遂人愿,青梅爱上了另一个不思进取的社会混混,在钟霖几劝不听之后,竟然怀了混混的孩子,在一次体育课上,不谙世事的青梅不幸流产,事情闹得全校皆知,后来,青梅退学,混混为了逃避责任不知所踪。

    最终,青梅在所有人的异样目光里,精神出了问题,闯进车水马龙里,剩下一地血渍。

    钟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有着极为相似的命运,都经历过渣男,也都相继死于抑郁症。

    抑郁症就像魔爪,毁灭了他心里仅剩的美好,也牢牢禁锢了他的命运。

    之后钟霖大学念了a市最出名的心理学。

    在他心里,这种病,是他一辈子的敌人。

    第三件事,说来也是恶有恶报。

    在钟霖母亲死后不久,钟霖出·轨的父亲也在一个醉生梦死的午夜,脚底踩滑,从楼梯上失足摔死。

    伤害过青梅的那个社会混混回了老家避难,不久之后,老家发生暴·动,慌乱中,竟被乱棍打死。

    这两个人,都没经过钟霖的手,便死于非命,说来多少报应。

    到底,有没有钟霖的参与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经历过这些生命不可承受之重,钟霖应该是非常冷漠的人。

    可在她的印象里,钟霖十分温柔,素养极好,半分也不阴暗,像个小太阳。

    按理说,钟霖在心理学术上的造诣非常高,诊断病情应该是循规蹈矩,但他对她明显是不同的。

    他似乎在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把她放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她的抑郁,她的年纪,和她见到他就信任有加的样子,都让他自残般将她当成了另外一个,已经离开的人。

    他把他所有的遗憾,和温柔都付诸在她身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自我救赎。

    就说,世上没有白来的午餐。

    总结过后,温茶也不生气,甚至还微微一笑,谁说她只是在麻烦别人?明明是在互相解脱好吗?

    系统:“替身就做的这么高兴?”

    温茶:“我不是替身。”

    系统:“不是替身是什么?”

    温茶:“他对我有移情作用,是因为他的遗憾,他不希望我成为下一个青梅,这其中,只有怜,没有爱。”

    系统:“……”总结的很到位嘛←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