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总裁爸爸(十二)
    钟霖在他住的公寓附近给温茶找了住所。

    温茶美滋滋的住进去,盘算着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

    毕竟,她已经离开宋家了。

    但是系统这小犊子一直不提示任务完成,这让她有点心塞。

    似乎是金大腿的缘故,钟霖对她没有什么芥蒂心,也没把她当成病人,似乎是把她当成了小妹妹,时不时就来同她交流,带她出去吃吃喝喝。

    他也从不提她家里的事,好像忘记了她有抑郁症,也忘记了他的职责,一有时间就和她出去转。

    短短几天,温茶就仿佛经历了原主这一生,从未得到过的安宁。

    钟霖太温柔了,温柔到她会真的奢望自己有这么一个哥哥。

    她一次次提起画笔,在淡淡的黄昏里,画下心里所有的念想。

    然后钟霖开始抽出时间带她去附近的名胜古迹,园林,湖海,山野采风。

    她也开始遇见各式各样,不同的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有的温和,有的开朗,有的细腻,有的大大咧咧……他们千变万化,稍纵即逝,你永远下一刻会遇见什么样的人。

    她的画笔下,开始多出许多不同面孔。

    男女老少,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溢于眼底,填于记忆。

    她忽然发现自己也可以忙碌起来。

    钟霖将她的画,全部整理好,送去裱起来,暑假快过去的时候,温茶才发现,屋子快要被她的画装满了。

    她站在屋子里,同钟霖一起看过去,曾几何时,阴暗冰冷的笔风,竟会带上一丝俗世的豁然。

    “你的画总算像给人看的了。”

    钟霖抱着肩,眯着眼睛,笑的开心,“以前你的画,是给神仙看的,你知道吗?”

    孤独,冰冷,偏执,绝望,还有扑面而来的死志,简直能把人煞到。

    温茶不置可否,眼底却有了丝丝光亮。

    不知为自己,还是为原主。

    钟霖拍拍她的肩膀,“明天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她点点头。

    钟霖伸个懒腰,“太晚了,回去睡了,明天记得早起,我们要去看日出。”

    他推开门回去了。

    作为一个标准的绅士,钟霖的家教,好到让人惊叹。

    和她一起出去,无论多远,他几乎包揽了所有行李,处事不惊还能照顾她的心情。

    一起吃饭,他也十分清楚她的口味,点的菜,几乎都是她爱吃的。

    就算单独在屋子里谈天,像现在这样,他也不会越过雷池半步,对她温和宽容,总能在晚上十点之前告别。

    他十分尊重女性,也将这样的尊重融入了骨头里。

    他总是微笑着,浑身带着阳光,只要看一眼,你就会觉得他是个快乐的人。

    在她面前,他没有带上医生的假面,仅仅是作为一个兄长,一个朋友同她相处,这远比他的职业更能让人接受。

    第二天,天还未亮,温茶从被窝里爬起来,在钟霖的带领下,去爬了a市最出名的那座大山。

    传闻在阳光出来之前,爬上山顶,雾气迷蒙,霞光初晓时,会看到这辈子最壮观的景致。

    温茶深以为然。

    两人手忙脚乱的在天亮之前爬了上去,顶着满身雾气,世界像是陷入一片寂静。

    远远的,在遥远的地方,东方的第一缕朝阳破晓而出,带着惊心动魄的瑰丽,乍破星辰,踏碎黑夜,一寸寸照亮世间所有的阴暗。

    气势浩然,震撼人心。

    光线穿越五湖四海,高山原野,雨点般落到脸上的时候,鲜亮的朝霞,比夕阳惊艳百倍。

    温茶有种莫名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微妙,心情悸动又平静,带着从未有过的宽阔。

    恍若新生。

    “真美!”

    她眼睛眨也不眨的感叹道,好像全世界被踩在了脚下。

    钟霖站在她身边,看着雾气在她眼睫上化为晶莹的水滴,他笑了,眉眼柔和,带着淡淡温暖:“有没有,一种,什么都不怕的感觉?”

    “有。”

    “有没有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的信心?”

    “有啊。”

    她回眸,掀开长长的头发后,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她眉眼弯弯,笑的自信:“我可是花了快四个小时爬上来的。”

    她的笑容,发自眼底,扫去了眉间终年不散的阴郁,和其他姑娘一样绚烂。

    钟霖忍不住摸了一下她的脑袋,“那你,还怕不怕你的病?”

    温茶的笑容僵在脸上,突如其来的真实,让她接受不来。

    明明快乐好像已经掩盖所有。

    然而,这才是现实。

    “不要怕。”

    钟霖说:“你现在已经很勇敢,比你以前都要勇敢,没有什么可以打败你。”

    他不在乎她的迟疑:“总有一天,你可以战胜你自己。”

    她没有别的敌人,如果真的有,那也一定只是她自己。

    只有战胜了自己,才能得到完整的新生。

    “我知道。”

    沉默片刻,在日光越来越刺眼的时候,她轻声说:“我相信我自己。”

    她似乎终于体会到了生命的乐趣。

    钟霖欣慰的笑起来,眼睛里都是她呆呆的样子,“那,要不要大声在山顶喊一喊,把心里的不痛快都喊出来?”

    温茶迟疑了一下,用手做喇叭状,在山头上语无伦次的喊起来。

    她听不清楚自己都喊了什么,模糊的回声,证明她切切实实的活着。

    钟霖温柔的看着她,直到她满脸通红的停下来。

    才发现,她的眼睛亮的吓人。

    “我好了很多。”

    温茶气喘吁吁的盯住他,“谢谢你。”

    钟霖失笑:“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关系,不用谢我。”

    他只是侥幸,扮演了一个引导者的身份。

    温茶知道他谦虚,弯起眼眸没有说话。

    钟霖咳嗽一声:“山下的早餐店应该开了,你应该也饿了,我们下去吧。”

    他带着她往山下走,晨间微凉的风散落在脸上,带出透着雾气的冰凉,两人花了很短的时间下山,吃上了热腾腾的包子,才相视而笑,各自平静。

    吃过饭,钟霖开车带她回了公寓。

    到了屋子,钟霖替她开了门,她走出去,正要和钟霖道别。

    余光里,不远处停了辆阿斯顿马丁,锐意的视线从车窗内浸出来,直直落在她身上,目光炙热而冰冷。

    温茶面色一滞,转头就让钟霖离开。

    谁知钟霖并没有立刻就走,反而走到那辆车前,敲开车窗,对着里面笑了笑,十分熟稔的叫了声:“好久不见了,宋总。”

    温茶顿住,车窗里那张脸冷漠刻板,带着高人一等的矜贵,可不就是宋域吗?

    他怎么会来这里?

    宋域似乎没看到温茶似得,同钟霖攀谈着,两人因为家族关系,早先就认识了。

    此刻在这个地方见到宋域,钟霖甚至还有些惊讶。

    “宋总,怎么有时间来a市?”

    宋域面无表情:“来谈个合作。”

    钟霖深以为然:“宋总是在等合作对象?”

    宋域侧目看了一眼他身后作壁上观,不闻不问的温茶,嘴角一动:“嗯。”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打扰宋总了。”

    他礼节性的打过招呼后,就走到温茶身边,将他们买好的纪念品取出来递给她。

    温茶拿好,对他挥挥手,就要离开。

    车坐上的宋域眸色一深,再也无法容忍的叫住她:“顾茶。”

    温茶很想装作没听见,逃之夭夭。

    钟霖扯住她的衣袖:“宋总是在叫你吗?”

    宋域推开车门,走下来,修长的腿直奔温茶所在的地方,眼底再深的晦暗,也掩盖不住浓浓的思念和焦灼。

    直到走到她身边,他毫不犹豫的拍掉了钟霖抓住她的手,自己抓了上去,深黑的眼底,有记恨,还有陈年老醋。

    “茶茶,”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和以往不一般,白里透红,健康细腻的脸,一颗心跟丢了似得,砰砰直跳,“叔叔,来接你回家了。”

    一旁的钟霖简直惊呆了,他再怎么处变不惊,也想象不到帝都赫赫有名的铁血冷面,会是温茶的叔叔。

    宋域并没有理会他,直挺挺的看着温茶,眼神带着从未有过的占有欲。

    钟霖一眼看出,那不是一个叔叔看小辈应有的目光。

    那分明,分明是在看——

    他屏住呼吸,没有落实那个猜测。

    “我不回去。”

    温茶转身和宋域对视一眼:“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不要呆在那里。”

    宋域灼灼目光里带了一分苦涩,“真的那么讨厌吗?”

    温茶低眉不语,脸上的固执,无法动摇。

    宋域握紧她的手,心像被人拧在一起,撕扯着,疼的难受。

    他触摸上她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一字一句的说:“我同意你搬出去住。”

    温茶眼神一亮。

    他又说:“前提是,和我回去。”

    他同意她暂时离开他们的家,却决不同意她要留在这么远的地方,身边还跟了个就算知道对她有帮助,也让他大为光火的人。

    温茶:“如果我不回去呢?”

    话音未落,脑海里叮的一声。

    “第一个任务完成!恭喜宿主获得三千积分奖励!宿主v587!”

    温茶:“……”

    “不要逼我,茶茶。”

    宋域根本无法接受她面上的漠然,放开她的手,转而将她整个抱住:“你不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

    “……”

    “茶茶,和我回去吧。”

    他说:“以后,你要做什么,想做什么,只要不离开我的视线,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