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总裁爸爸(四)
    话音未落,管家已经面如土色,一想到自己要离开宋家,离开这个光鲜亮丽的地方,他不可置信,“老爷,您不能这么对我,我好歹是宋家的肱骨之臣,还能为宋家效力。”

    “宋家从不缺效力的人。”

    宋域面色冷淡的朝着屋外沉声喊了句。

    外面进来了四个保镖。

    “将林管家的东西收拾收拾,连夜送他回去。”

    说罢,他头也不回往上走,眼底是沿途从未散去的血迹。

    管家眼见大势已去,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丢了这惹人羡慕的金饭碗,白眼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还有司机。”

    宋域居高临下的看下来,看到一滩烂肉似得管家,冷声道:“将屋里所有的司机全部辞退,对外宣布宋家将永不录用他们。”

    保镖们浑身打了个抖,永不录用的意思,不外乎是对外宣布宋家对他们的封杀,以后这些人,休想找到一份好工作。

    说完这些话,宋域站到了沾染着点滴血迹的屋门口。

    一想到方才外面一路跟过来,都没有发现血迹,他心里抓心挠肺般难受。

    她的手……怎么了?

    受伤了吗?

    他屈起手指,用平生最温柔的力道,轻轻敲了敲门。

    屋里却没有一点动静。

    他眉头微皱,力道加大了些,片刻,屋门便被打开了。

    还来不及换下校服,浑身狼狈的少女低着头站在他面前,用低弱的声音问他:“有……事吗?”

    屋子里没有开灯,她像是从黑暗里走出来,昏黄的光线里,她没有抬头,也没有看他,只露出小小的下巴,还有浅色薄凉的唇角。

    宋域的目光落到了她藏在校服里的手上,低沉的声音带着无法言说的质感:“你受伤了。”

    少女神色一怔,微微后退一步,摇摇头:“……没有……”

    宋域没有再问,伸出手,大大的手指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从门里拖出来,手掌心一片未凝固的血渍。

    少女吓得惊叫一声,挣扎着摆脱他的桎梏,抬眉间,面色一片仓皇惨色,他低下头,看到了她的左脸,那个,触目惊心的手掌印。

    眼底的光芒蓦然浸入一片厉色,带着从未有过的危险暴戾。

    他不顾她的捶打抗拒,抬起那张小小的脸,“谁做的?”

    他的声音很低,看似温和,其中蛰伏的杀机让人不寒而栗。

    而这正是她恐惧的。

    她不知所措的低下头,拼命遮挡,疯狂推开他,带着和人拼命的死气和决然。

    他纹丝不动,将她整个禁锢着,她张嘴咬住了他的手腕,想要转身逃跑。

    宋域任由她咬住,借势将她整个抱起来,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别怕……”

    他似乎意识到了她心里的问题,轻轻安抚着她。

    “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他的声音有种难以言喻的温柔,她她开始没那么反感。

    察觉她气息稍安,他将她放在充斥冰冷的床榻上,转身从医药箱里取出消毒液和纱布,从污渍横生的衣袖里握住了她的手,纤细的手掌和他想象里一样,沾满了鲜血,伤口还在不断流血,整只手,皮开肉绽,看来十分骇人,最令人心惊的是,伤口里,竟隐隐有木屑碎渣。

    究竟用了多大的气力,才有这样的伤痕。

    宋域垂眸,用镊子小心翼翼的将那些木屑碎渣清理干净,期间他一直注意她的表情,然而她似乎并不知道疼。

    他神色未明,用消毒液把伤口消了一遍毒,才小心翼翼的上了些药,替她包扎起来。

    包好手掌,他抬眸看着她,尽量温柔的问:“还是很疼吗?”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再看看不像她想象中那般冰冷的人,很不想说话,可还是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宋域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一向冷漠的脸上露出点点笑容。

    他掀起她长长的刘海,冰凉的指尖落到了她红肿的左脸上,看着两边脸明显的不同,手指轻轻的碰了碰,压抑着怒火,低声音问:“是不是,很难受?”

    难受吗?

    她想起那突如其来,根本无法躲避的一巴掌,还有那些充满恶意的羞辱。

    大概是,难受的吧。

    可,谁在乎呢?

    她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低垂的眼睛,看不到一丝波动。

    宋域的动作顿住,越发细致的替她做冰敷。

    “是我大意了。”

    他说:“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

    她没有回应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神经从未有过的紧绷。

    这个人,做的再好又怎样?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要分个亲疏远近,到了时候,他要是反应过来,也不会比原主上辈子的形象好多少。

    冰敷后,她的脸不再火辣辣的疼,红肿却消失的并不明显。

    宋域伸手摸了摸,吩咐外面的下人,“去叫医生。”

    她抓住他的手,睁大眼睛,诚惶诚恐的摇头。

    她很怕把事情闹大,毕竟这屋里还有一个能决定她生死的人。

    她手上的伤,脸上的羞辱,全都是那个人,一刀一刀刻在她身上。

    宋域以为她怕麻烦,对她摇摇头,“没关系,会有办法的。”

    她坚持的抓住他,神色因他的固执,越发慌乱,甚至马上就可以哭出来。

    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想到管家的所作所为,还有她在学校里受到的欺负。

    他面色一凛,找到了重点:“告诉我,究竟是谁,打了你?”

    她睁开眼睛,黑曜石般幽深的眼眸里倒影出他的模样,她眼底划过什么,定睛看去却是一片茫然,什么也没有。

    “顾茶。”

    他叫她的名字,和她对视着,一字一顿的说:“不要怕,你现在是宋家的二小姐,我的养女,你要知道,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你告诉叔叔,是谁对你动的手?”

    温茶闭上眼睛,心说,这对原主来说是多大的讽刺啊。

    别人是不会直接伤害她。

    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宋天骄不是吗?

    到底是血脉相连。

    她睁开眼睛,似乎想了很多,褪去了方才的畏惧,轻声说:“没有人,是我自己不小心。”

    宋域显然不相信,“不想说,没关系,叔叔不生气。”

    说罢,就要去叫医生。

    温茶鼓足劲,一把抓住他的手,低声说:“我想回家,你让我回家好吗?”

    回家……

    宋域拧住眉头:“这里就是你的家。”

    “这里不是我的家。”

    她用尽身体里残留的最后勇气,大声道:“这里是你们的家,不是我的家。”

    一句你们和我,划开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沟壑。

    “我想回爸爸妈妈那个家。”

    她握紧他的手,恳求着:“叔叔,你让我回家好不好?”

    宋域停下来,回头看着那眼圈红红的少女,心里一紧:“为什么想回去?”

    “因为,我不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