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总裁爸爸(三)
    “顾茶!你这个贱人!”

    放学后,宋天骄双眼赤红的冲进画室,走到安静如画的少女身边,一把将她推到落地窗边,抬手就朝她脸上打过去。

    “我告诉过你,记好你的身份!一个烂货东西,还敢在我舅舅面前争宠,找死!”

    一想到早上舅舅冷冰冰的几句话,宋天骄想把顾茶撕碎的心都有了。

    “我今天就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她的手重重的落下去,不留余地的落在了少女苍白的脸上,鲜红的掌印落在面上,触目惊心!

    少女被打的偏过头去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坠落到地上。

    轻飘飘像是一根草,手指在身侧无法回应的颤抖着。

    她不敢反抗,只能畏惧的抱住自己。

    宋天骄高高在上的看她一眼都倒尽了胃口,“这只是一点小利息,下次你要是再这么不要脸的勾·引我舅舅,在他面前造谣,我就撕烂你那张脸!你给我听好了!”

    她伸出手,将少女的画板狠狠砸在地上,画纸上明亮干净的色彩让她愤恨,凭什么这么一个废物,神经病会画出这样的画,凭什么?!

    她的脚毫不犹豫的踩了上去,将那方纯白踩个粉碎,看着破碎不堪的画板,她满意的笑起来,“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天才吗?你知不知道,你的画,让我恶心!”

    说罢,她不去看埋头静默的少女一眼,拍拍自己的手掌,还不忘叮嘱:“回去之后,你最好赶紧回你的屋子,要是嘴巴不干净的跟我舅舅说了什么,这间画室,你以后也就不用来了。”

    她端着千金大小姐的气势,若无其事的走了。

    徒留下单薄的少女坐在原地,看着被踩碎的那张纸。

    没人知道,这幅画她画了多长时间。

    她顾不上脸上的剧痛,手忙脚乱的爬起来,伸手去捡那些东西,破碎的画板扎到了手心也不在乎。

    她似乎感觉不到痛,拼命想要还原些什么,可她什么也做不了,最后只能将四分五裂的画板牢牢抱在怀里。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眉眼,薄薄的唇角在似血夕阳中,淡淡的抿起来。

    “她怎么敢打你?!”

    打了一天游戏回来的系统,看到的就是这副模样,它在她脑海里大喊大叫起来:“那个贱女人,凭什么打你?她怎么敢?!”

    它比本尊还要生气,如果有实体,真要冲出去把那个傻·逼女人给撕了。

    “我不是让你有困难就找我吗?你干嘛去了?笨蛋!”

    “还有,她打你你就让她打,你特么是不是傻?真是气死我了!”

    温茶听着它在耳朵里叽叽喳喳的,缄默的唇角勾勒出些许笑意,“就算这具身体有病,我也从不做亏本买卖。”

    系统:“……”所以,这还是套路?

    “不用担心。”温茶将画板抱起来,满手鲜血,顶着红肿的脸往外走。

    “所有,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全部都要十倍还给我。”

    系统:“……”

    它还是太天真了,就凭辣鸡宿主的人品,被欺负?它还是洗洗继续渣游戏。

    但是——

    “伤口最好处理一下,看着碍眼。”

    “嗯。”

    *********

    吵嚷的校门口,最后停留的私家车开入车流。

    不远处,香樟树下,满头大汗的司机看向车内贵气十足,冷若冰霜的男子,迟疑着开口道:“老爷,别墅里司机的车已经开走了,大小姐和顾小姐也都应该是回去了,我们也走吧。”

    拿着商业杂志的男人静静地抬起眼睛,眼底一片寒冷:“看到她们都坐上车了吗?”

    司机被那一眼看的胆战心惊,回想着,犹豫道:“大小姐走在前面,顾小姐应该是跟在后面的。”

    男子没有说话,放下手中的杂志,抬脚出了车门,径直朝着校园内走去。

    司机擦擦额头上的汗,心里涌上来不祥的预感,跟了上去,“老爷,这学校里的学生都走光了,应该是没差了,您这还没吃饭,我送您回去吧。”

    男人脚步并没有停留,目光沉沉的往后一撇,眼眸里的愠怒让司机不敢再跟上前一步,呐呐站在原地,“那,我在门口,等您……”

    男人回眸,正要继续往里走,教学楼里走出来一道瘦小的身影。

    看到那道身影,男人的脚步顿住了。

    司机心里却是咯噔一声,完了!

    那不是别人,正是应该已经回家的顾茶啊。

    夕阳西下,天色暗淡。

    慢慢走出来的少女苍白着一张脸,手指低垂,似乎注意不到周围一切,静静地往前走,浑身渲染着无法忽视的孤寂,恍若从书中走出来一般。

    走近他那一刻,她低着头,似乎没用注意到周遭的一切,经过他和司机,脚步轻轻的离开。

    司机张大嘴,这才注意到平时沉默寡言的顾小姐有些不对。

    他正要开口喊她一声,却对上了男人冷冰冰的目光。

    他安静的闭上了嘴。

    眼见少女走远,男人沉声吩咐道:“把车开回去,不许声张。”

    然后在他目瞪口呆的表情里,跟上了那道身影。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她的脚步并不快,却带着微微的仓皇,这让他皱起了眉头,她究竟……在怕什么?

    一个小时的路程,她似乎已经走习惯了,走到别墅,她依然没有发现他,伸出手敲门后,管家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

    “是顾茶小姐回来了。”

    少女点点头,转身往楼上走,管家缓缓在她身后叫到:“今天,大小姐回来之后心情不大好,顾茶小姐是否做了什么让大小姐不高兴的事,若是有,便去和大小姐告个歉,毕竟大小姐是老爷的心头宠,若是有个损失,这抬头不见低头见,恐怕不太好。”

    少女背对着他没有说话,手上的鲜血却是一滴一滴的流在了楼梯上,她抬起脚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屋门口,才捂住了眼睛。

    “呵!还端什么小姐脾气,不过是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东西罢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

    管家摇摇头,嗤笑着转过身,正要去厨房看看,这才发现,大门正开着。

    一道黑色的身影凛然立在门口,势如雷霆,冷如冰霜,熟悉如斯。

    管家刹时愣住,大惊失色道:“老,老爷?”

    来人抬脚走了进来,目光落到管家身上,“林管家,来宋家多少年了?”

    管家一想到自己方才对顾茶的态度,再想想自己说的话,也不知道究竟被看去了多少,顿时就慌了,“老爷,老奴是做错了什么吗?”

    男人沉沉的气势落在他身上,“我在问你。”

    管家额头上冷汗直冒下来,吓得眼睛有些睁不开,老老实实道:“老奴来宋家已经二十余年,在主屋十五年,在您身边已有八年。”

    “这么久了啊。”

    男人低低叹息道。

    “不久,”管家立刻表明真心,“老奴这些年照顾主屋,照顾老爷都是应该的,自然是要为宋家鞠躬尽瘁。”

    “是么?”

    男人走近他,一步,一向冷刻的唇角带了些许笑意,“可我觉得二十多年,已经太久了。”

    男人话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管家面色顿时惨白起来,难以置信的看向男人,“老爷,这是……”

    “我是觉得,你应该休息休息了。”

    男人的目光,落到了白色地毯上沾染的点滴鲜血上,眼底一片晦暗,“今晚上,就从屋里搬出去吧,费心费力这么长时间,应该是回乡修养身体的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