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总裁爸爸(二)
    原主有三个愿望。

    第一,离开宋家。

    她是蠢,但她的爸爸妈妈,一定不希望她继续寄人篱下。

    第二,报复宋天骄。

    让她自食恶果,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代价。

    第三,成为让父母骄傲的画家。

    让他们再见到她时,知道她坚强,很独立,成为了很好的人,而不是声名狼藉,人人唾骂。

    推理完了数据,温茶心情不是一般复杂。

    “你有点入戏了。”

    系统难得叹气,“你是不是想到了自己?”

    温茶沉默片刻,摇摇头。

    系统却不这么认为,它忽然和蔼可亲道:“你状态有点不对,这个界面你就自由发挥吧,人设只要崩的不是太厉害,达到要求就给积分。”

    要是其他界面,温茶早就高兴到想跳起来给系统一个么么哒了,但是她心里什么也没有。

    一片漠然:“好。”

    系统:“……”白瞎大爷一片好心了。

    “算了,我不打扰你,去打游戏了。”

    它挥挥手:“需要帮助再找我。”

    “嗯。”

    系统:“……”沉默寡言的一点也不像它的宿主肿么办?

    它抹了一把辛酸泪,闪人了。

    脑子里没有一点声音,温茶睁开眼睛,目光没有焦距的盯着天花板,半晌没有一个表情。

    直到外面传来车子的引擎声,还有少女银铃般的娇笑,她的瞳孔才微微转动。

    “舅舅,”宋天骄从车上下来,对着前面已经走了的身影娇嗔的叫到:“你等等人家,人家的包包还没拿呢……”

    她拿着包,一路小跑着追上了那挺拔修长的身影,一把挽住了自己那人的手,蹦上去,满面红晕的撒娇:“昨天班里有同学买了新衣服,舅舅什么时候,也带我出去逛逛好吗?”

    宋域面无表情的从她手里抽出手,眼神淡淡道:“有事找林管家,他会带你去。”

    说罢他不再看宋天骄一眼,转身离开。

    宋天骄站在原地,跺跺脚,又跟上去,“周六星光剧院有王尔德的歌剧,有我最喜欢的演员,舅舅陪我去好吗?”

    宋域将外套递给管家,往楼上走,一步也不停:“你找几个同学一起看,票让管家买给你。”

    说罢,他推开屋门,沉沉的关上。

    宋天骄愤愤的将手里的包摔进管家怀里,扭头也跑了上去。

    管家在身后叫她:“大小姐舞会上饿了吧,厨房炖了些鸡汤,要送上去吗?”

    宋天骄回眸瞪了他一眼,难消心头气:“全部倒掉!”

    说罢,她经过温茶门口,迁怒十足的踢了一脚。

    嘴里更是骂道:“你这个烂货!扫把星!都怪你!”

    踢完之后,她心情好了很多,甚至想好了第二天该怎么拿这个受气包撒气。

    她一点也不担心被舅舅听到,毕竟别墅的隔音设置非常完美。

    她勾起嘴角笑着回了自己的屋。

    门内,温茶听见她走远的声音,眼底一片漆黑。

    第二天一早,温茶爬起来,洗漱完下楼,那个总是准时准点,除了工作什么也不在乎的男人已经坐在楼下吃过早餐,看报纸了。

    她轻手轻脚的绕过他,背着书包往外走。

    还没打开屋门,男人已经抬起了眼眸,“你还没吃早餐,现在要去哪儿?”

    她手指顿在门柄上,低着头,音如蚊虫:“我不饿。”

    男人眉头微皱,似乎不满意她的生活习惯,“过来把饭吃了再去。”

    他的声音很冷很严肃,恐惧让她的肩膀垂了下去:“……我不想吃……”

    男人眉头皱的更紧,他放下了手里的报纸:“现在时间还早,天骄也没起来,司机不会送你,吃个饭花不了多长时间。”

    一想到要和他面对面坐着,面对着他的审视,惊惶让她差点叫出声。

    “对不起……我要走了……”

    她瑟缩着身体,拉开屋门走了出去,身后的明亮灯光像要吞噬她的野兽,让她受不了。

    胸腔里剧烈的跳动声,无声预示着这具身体到底有多脆弱。

    找个时间搬出去吧。

    温茶捂着心口,痉挛的喘不过气。

    原主才过来几天,跟宋域并没有多少交流,吃饭也都是有宋天骄在的时候,宋天骄面子功夫做得好,原主克制着自己也不会太恐惧。

    但是一到和那个严肃的男人独处,对上他冰冷的眼睛,惊惶和惧怕就会把她全部淹没。

    不要……不可以……

    宋域看着空荡荡的门口目光凝固了片刻,询问管家:“她每天都这样吗?”

    管家诚惶诚恐的低头道:“不是的,平日里,您走了之后,顾茶小姐会和大小姐一起吃过早餐再去学校的,今天顾茶小姐应当是真的不饿。”

    宋域沉默片刻,手指在茶桌上沉沉扣动:“她一个人跑出去,不吃早餐不行,你让司机送她去学校,再带份早餐。”

    管家想要说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口,直说:“好的,我这就去。”

    管家转过身去厨房吩咐了,宋域拿起报纸继续看,片刻之后,宋天骄从楼上下来了,她伸着懒腰,以为宋域已经走了,扫了一眼空荡荡的餐桌,声音尖锐道:“那个扫把星还没起来吗?那就别做她的早餐了。”

    落地窗前的宋域蓦然抬起眼睛,目光冰冷的直射向她,冷削的薄唇动了,“你在说什么?”

    宋天骄惊慌失措的看过去,看到了宋域冷酷的眼睛,她整个都懵了:“舅舅……你没走吗?”

    宋域将报纸放到一边,站起身,神色莫测的问:“扫把星,是在说谁?”

    宋天骄身体莫名一凉,被看的缩起脖颈,不敢和他对视,哈哈一笑,言辞闪烁道:“什么扫把星,舅舅一定是听错了,我刚才没睡醒,说梦话呢!”

    “是么?”

    “是啊!”宋天骄从楼上飞速跑下来,伸手就要去拉宋域的手:“我这么淑女,怎么可能说人扫把星呢?舅舅难道不相信我吗?”

    宋域躲开她的手,眼底讳莫如深:“我不管你是在说梦话,还是什么,不要再有第二次。”

    他将报纸丢在桌子上,绕过她,没看她一眼。

    开着车去了公司。

    宋天骄不敢置信的站在原地,舅舅这是为了那个死皮赖脸爹妈死绝的扫把星跟她发脾气了?

    舅舅从来不会为这点小事教训她的,那个烂货,她,凭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