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山鬼软萌(二二)
    在所有妖精惊恐的目光里,一个个身染魔气的身影从结界里走了出来。

    无尽瘴气充斥着原本干净的空气,魔修们赤红着双目,手持武器,浑身戾气,目光所到之处,俱是杀机。

    他们很快就将要逃走的妖精们堵了个彻底。

    带血的刀下,并没有即刻展开杀戮。

    然而妖精们,还是被吓得瑟瑟发抖,

    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高高在上恍若魔鬼的丁成。

    谁也没想到,这一切会是丁成带来的。

    他明明是那么的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明明所有人都喜欢他,可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你想干什么?”

    最不能接受的便是黄鹂,她一点也不怕魔修,甚至还愤愤的站起身:“你把这些魔修带到东篱来干什么?”

    丁成居高临下的看她一眼,“我想做的,很简单。”

    他放开兔小仙,走上前一脚踢在她心口,将她狠狠踢倒在地,冷笑着说:“当初,我给你染得布,用的舒服吗?那可是我第一次染出来的东西呢,你用着,是不是很自得?”

    黄鹂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的盯住他:“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变成这样?”丁成嗤笑道:“我从来就没有变过。”

    “……”

    “只是你们这些自诩善良的妖族愚蠢,竟敢对我大呼小叫,颐指气使,是不是很得意很高兴?”

    他的目光扫过所有匍匐在地的妖精,笑的冰冷而阴鸷:“现在知道是被我欺骗了,你们是不是也终于觉得自己愚蠢了?”

    明明个个都活了百年千年,却却手无缚鸡之力的被人控制。

    毫无戒心的接受一个闯入的陌生人,明明是愚蠢至极,却偏偏为自己打上善良的称谓。

    你说可不可笑?

    妖精们见他趾高气昂的样子,想起之前围着他打转转的时候,真想戳瞎自己的双眼。

    这哪里是温文尔雅的凡人,分明是夺命的恶鬼!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百灵鸟扶起身受重伤的黄鹂,仇恨的瞪住丁成,理智却是最为冷静的:“你既然出去了又回来,显然是对这里有所图谋,你想要什么?”

    其余妖精纷纷抬起眼眸。

    丁成见状冷笑,带着浓浓的轻蔑:“终于有点脑子了。”

    百灵鸟捏紧拳头:“你回来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东篱的灵脉,是这里所有的生机,你能给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

    灵脉对东篱意味着什么,别人不知道,东篱的所有妖精又怎么会不知晓?

    没有了灵脉,东篱山便是一座废山,所有生存在这里的妖精都会因为没有灵气而日渐衰弱,小孩子长不大,老人家会死亡,这座山从此也再无生机。

    东篱,也就完了。

    丁成想要的灵脉,就是东篱的根本!

    百灵想也不想:“不可能!”

    丁成的目光低低的落在她身上,讥讽而嘲弄,“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回来?”

    百灵梗住脖子:“就算你回来了,也休想拿走东篱的任何东西!”

    丁成却被她逗笑了:“这话,在有抵御阵法的时候说还有些作用,那时候,我还没那个能力,只可惜,我已经进来了。”

    他放高了声音说:“到现在,你们也不太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呢?那个阵法,可不就是山里的高人为了阻止我设下的么?”

    “什么?!”

    所有人惊呼起来,“怎么可能?!”

    “东篱何时有了这般厉害的阵法师?”

    “这些都不重要。”丁成罢罢手,说出更令人痛恨的话:“重要的是,那个能阻止我的阵法,已经被你们,亲手毁了。”

    “……”

    “哦,对了!你们打着的名义是铲除妖邪,匡扶正义,你们做得很好,我的确是出来了,也很感激你们,否则我可能再也无法靠近这里。”

    他伸手招过来兔小仙,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陶醉的闭上了眼睛:“最重要的是,我名义上的妻子,她帮助了我很多,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你说,当她骗你们出来帮我的时候,你们这群妖精是不是蠢不可及?”

    兔小仙乖巧的待在他怀里,一双美目倒映着同族人仓皇惊恐,缩在了丁成怀里。

    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太爱丁成了。

    爱一个人有错吗?

    “你这个畜生!”

    一想到丁成回来,自己也在其中出了气力,妖精们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黄鹂更是赤红着眼睛看向兔小仙:“你这个背弃东篱的叛徒,我要杀了你!”

    “杀?”丁成摇头笑起来,“要杀我的人,你还不够格。”

    黄鹂鸟被挡在丁成面前的魔修一拳打倒在地,片刻便不省人事了。

    百灵鸟见状,愤怒的站起身,运用着灵力朝丁成冲过去!

    这个恩将仇报的小人,她就算拼了这条命,也绝不能让他得逞!

    丁成一挥手,无尽的魔气掐住了百灵的咽喉:“我说过了,你不够格。”

    他将她破布娃娃般摔在地上,转过头,目光眺望很远的地方,冷声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他在叫谁?

    妖精们昂着高高的头颅,注视着丁成,互相对视一眼,均是一凛。

    草丛数里,没有声音。

    丁成便笑起来:“你的族人全都在我手里,你要不出来,我就一个个将他们全都杀了,你说好不好?”

    还是没有回答。

    丁成也不恼,甚至还饶有兴趣的开口:“你的族人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山颠住的不是凶兽,而是护卫众生的山神吧,你说他们这么忘恩负义,不仅视你为不详,甚至还破坏了你布下的结界阵法将我放进来,这般笨头笨脑,愚昧无知,我要杀了他们,是不是也算为你除害?”

    挑衅的口吻里,泄露了多少秘密。

    最受触动的,除了这些妖精,便没有别人了。

    原来山颠住的不是凶兽,而是守护山神。

    原来东篱一直有人守护,而他们从未知晓。

    从未知晓也罢,他们竟有眼无珠,将山神看做了凶兽,躲避厌恶了这么多年!

    到最后,他们自以为是的破坏了阵法,却引来了真正的魔鬼!

    孰是孰非,全是报应。

    妖精们埋头,心里涌现出无数的愧疚和痛恨。

    他们没有保护东篱也罢,到最后竟然引狼入室!

    成了饿狼谈判的筹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