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山鬼软萌(十八)
    东篱的气候四季轮回,时间一天天过去,山上的天气越发孤寒,间歇会有微雪而至。

    冬风飒飒,十分凛冽。

    温茶带着檀若窝进了自己的兔子窝,一是方便照顾奶奶,一是住的舒服。

    一到了冬天,山里的小动物就少了。

    有的冬眠,有的怕冷,有的在地底有另一方新世界。

    温茶在地底挖出了兔子奶奶种的萝卜和地瓜,生了一团火,和檀若坐在窝里吃着香喷喷的烤地瓜。

    很快,冬天就过去了。

    惊蛰过后,森林里所有的小动物们都从陈长的睡梦中醒来,他们钻到地面上,迎接春日暖暖的雨水。

    东篱,从寂静里醒过来,溪水叮咚,春花盛开,恍若世外桃源。

    山颠的桃花也静悄悄的开了。

    温茶喜气洋洋的跟檀若回了山上,看着粉粉白白的花朵,心里捣鼓着要酿些桃花酒。

    檀若帮她酿了些埋在树下,直说,等她来年及笄之时,便取出来喝了。

    温茶知道他心里打的主意,却也并不拆穿。

    这老妖怪,大概是知道人间女儿红的故事。

    埋好了酒,两人待在树下看着随风飘散的花朵,各做各的事。

    等她在树下施施然睡着了,檀若便将她抱回屋里。

    她却发现,近些日子老妖怪有些不正常。

    夜里醒来时,总不见人影,跟她一起走路,也不主动牵她的手了,甚至,不怎么抱她了。

    就像是到了七年之痒般。

    可明明才认识一年份不过。

    温茶微微纳闷,难道真是活了太久,已然对她这个小毛孩没了新鲜感?

    系统悄然出声:“真是这样,你就危险了。”

    要知道,在辣鸡宿主的任务中,金手指是最为关键的,如果任务还没完成就没了金手指,简直找死啊。

    温茶不紧不慢的摸摸下巴:“其实也还好。”

    系统清楚她的小心思,嫌弃道:“别拿你之前的那套来说服我,我已经下载了恋爱脑,别想蒙我,你想放弃檀若,没门!”

    “可我又不喜欢他。”

    “死颜狗还想狡辩?”

    温茶一本正经:“我说的是真的。”

    系统简直气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尿性,你就是想气死我!”

    温茶:“气死你有好处吗?”

    系统:“……”好像……没有……

    “我是真的不喜欢。”温茶低低的说:“你见过我跟他说过喜欢吗?”

    “他不是你男神吗?你之前不是叫嚷着要献身吗?”

    “颜狗说的话,你也信?我那几十个被抛弃的男神你都忘了?”

    系统沉默一阵,被打击的有点吐血,嘴上还是据理力争:“……那你让他亲亲抱抱举高高难道还是假的?”

    温茶:“我只是想吃点豆腐。”

    系统:“……”卒!

    温茶窝在床榻上被系统逗得乐不可支,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别忘记,我的老本行。”

    系统:“……”

    老本行可不就是演员吗?

    果真不能对她期望太高。

    “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

    温茶看它吃瘪,幽幽的叹了口气:“明明是你让我来完成任务的,理应站在我这边,让我尽快完成任务,但,你总是拉我后腿。”

    系统顿时爆了:“我怎么拉你后腿了,你给我说清楚?!”

    温茶:“上个世界明明能走……你这个魂淡为什么非要我和那家伙结婚?!”

    说起这个,系统就心虚,它默默对手指:“最后,你还不是在婚礼前一天回去了吗?”

    “可我耗费的积分你能赔吗?”

    一想到她回到现实后因积分用完,做的那些好人好事,她就羞耻啊,幸好没人认出她是谁。

    系统没想到她会翻旧账,那叫一个心虚,口不择言道:“美好的爱情总是令人向往,我想看he怎么了?”

    温茶:“……”被怼到简直没话说。

    不过……

    “你以后再站在金大腿那边diss我,跟你没完!”

    系统:“我只站在正义的一边。”

    温茶:“……”你再这样,我只能继续我的计划了。

    “什么计划?”

    “拔·吊无情听过么?”

    系统愤恨的竖中指:“辣鸡宿主,又双叒叕!”

    *********

    快要天亮时,檀若从外面回来了,他一身冷气,袖袍里冰霜结茧子,像是从极寒之地跋涉而来。

    温茶被冷气凉的惊醒,檀若褪下外袍,让自己暖和起来,才缓缓的躺在她身边,将她搂入怀中。

    浓浓桃花香沉沉浸入温茶的鼻息,很是好闻,还带着些春天的味道。

    闻久了,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甚至有些春困后的燥热。

    说不出的奇怪。

    谷雨后,山颠的桃花一朵一朵的飘零下来。

    深深浅浅铺满了整个草地。

    温茶化为原形在草地上打了个滚儿,檀若拿着书,将她抱进怀里顺毛。

    温茶嗅着他身上的气味,还是桃花香,只是变得淡了,闻起来非常清爽。

    她忍不住问了声:“你的原形是什么?”

    和他在一起这么久,这大概是她最粗心的事了。

    檀若抱住她的手微微一顿,尔后放下书,将她抱起来同自己对试着,说了句不着调的话:“你都知道了?”

    温茶疑惑:“……”她该知道什么?

    檀若伸手摸了摸她的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指指她身后的香桃木,眉眼弯弯:“喏。”

    温茶这才搞清楚,原来他的原形是屋里的这棵桃花树。

    难怪身上总有着散不去的桃花香。

    檀若温柔的蹭了蹭她的脖颈,轻轻的说:“前些日子到了花期,怕吓着你,夜里便出去了,现在花期过去了,你不要怕我。”

    温茶纳闷:“……”不就开个花吗?有什么好怕的?

    系统:“没文化真可怕!桃花的花期便是发·情期,开到荼靡便难以控制自己,他不留在屋里是怕对你做出不好的事,是在保护你。”

    温茶:“……”怪不得,他回来的时候身上有水汽,原来是……

    “那他,都去了哪里?”

    系统:“他就在屋前的山石上修炼,没有走远,山颠冰冷,回来的时候才会那么凉,莫非你还以为他去找别的女人疏解了?”

    温茶:“……”啊啊啊!忽然觉得自己心思好龌·龊!

    系统:“你的小心思,我知道,但是,本系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管是江景还是檀若,他们都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温茶:“……”不仅龌·龊,还觉得罪大恶极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