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山鬼软萌(十二)
    夜色浓郁,树木间升起的雾气遮住了前行的之路。

    一道漆黑的影子自林间游荡而过,在山林间幽灵般打转,始终找不到真正的上山路。

    “这个鬼地方!”

    丁成一脚踢在树上,眼睛里划过无尽阴鸷。

    方才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野猫,纠缠了他一阵,他正要给那小畜生些教训,转眼那小畜生就不见了,而他的追踪术也被迫终止,等反应过来,竟然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出不去了。

    见鬼!

    他一连踢倒了好几棵树,既然走不出去,他不介意把这些树全都拔地而起,就不信找不到一条通天路!

    手中的魔气尽数而出,无数的树木应声而倒,丁成勾起一丝奸佞的笑意。

    很快空气里充斥着越来越浓郁的灵气,灵宝显然不远了。

    丁成面上的笑意加深,眼见前方路途越来越明了,他停下动作,跃身而上,径直攀登上山颠,嗅着气味,找到了那浓郁灵气的来源。

    夜色深深,朦胧月光下,一株遍体玉色的小树正迎风而立在悬崖上,它周身如玉,仿若被玉石雕琢,枝叶通透,上面雾气蒙蒙,显然是汲取月华为补寄,一看就不是凡物,而那灵气,正是那树上传来的。

    碧玉色的树枝间,一枚小小的红色果实恰然其中,恍若红宝石般,晶莹剔透,散发着诱人气息。

    丁成一眼击中,呼吸都乱了。

    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这山上最有价值的灵宝!

    只要拿到了它,他就能够提升等级,立刻杀回去,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付出代价!

    这么一想,他激动的浑身颤抖,眼珠都红了。

    手指不受控制的伸了过去,只要轻轻一摘,东西定会唾手可得。

    他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手指一勾,就要将那东西取下来。

    疏忽,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淡淡的破风声,在他手指抓住灵果的刹那,一道灵力,狠狠的击中了他的手臂。

    丁成手腕一痛,手指痉挛的伸开,那灵力竟然顺着他的手腕滑入,浸入四肢,冻结了他满身魔气。

    灵果脱手而出,安稳的挂在枝头上。

    失去了魔气的控制,他差点从悬崖上下去。

    眼疾手快的撑着绝壁一跃而上,丁成目眦欲裂的看向黑暗深处,大喊道:“谁?!”

    黑暗里没有回答,只有深深地寂静。

    丁成心中燃起熊熊怒火,眼见到手的东西失去了先机,心中恨极,咬牙切齿道:“究竟是什么人,敢挡你丁爷的好事?!”

    空中的雾气受人控制的渐渐退却,丁成目光所到之处,一抹白色的身影静静伫立。

    丁成火冒三丈的定睛看去,那身影竟有几分眼熟。

    什么人,竟然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近身?

    白色的影子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起来,那是个身穿云锦长袍,面色平静的男子,男子静静地伫立在山颠的另外一端,怀中抱着一只灰溜溜的兔子,冷冽的双眸淡淡的看向他,眼睛里冰冷如霜,恍若看着一个死人。

    丁成被看得心里哆嗦。

    这样的人,显然不是等闲之辈。

    那人目光扫过悬崖上的灵果,声音淡淡,透着一股刻骨的阴冷:“你在做什么?”

    声音虽轻,无上的威压却让丁成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惧怕,这样的惧怕,即便是人间追杀他的修士也不会有的。

    东篱山何时有了这样的强者?

    顶着这般目光,他终于想起了兔小仙的话,莫非这山颠真有凶兽不成?

    这个突如其来的人,可不就是当日在溪边看到的么?

    能在东篱山自由行走的人?

    这么一想,他整个后背都凉透了。

    无端的生出一股惧意,方才的嚣张得意尽数散去。

    他干巴巴的开口:“我,我就是夜里闲得慌,出来转转,没成想就转到了这处。”

    温茶用脚蹬了一下檀若,鄙夷的和系统吐槽:“这么蹩脚的理由他也拿的出来,真是……啧啧。”

    系统沉默了一下:“你也拿过很多蹩脚的理由,需不需要我数数。”

    温茶:“……”她这么完美的人,还有蹩脚的时候?别开玩笑了。

    系统:“……”我就静静地看你装逼。

    这厢温茶在吐槽,那厢丁成急得团团转。

    有这样威压的,显然不是寄人篱下的他能惹得起的。

    为了以防万一,他小心翼翼的作揖道:“小的是山脚下兔族的友人丁成,不知阁下是山中哪位前辈?”

    温茶:“……”没想到渣男介绍自己的时候,还不忘拿兔族做挡箭牌,做得好啊!

    系统:“人渣中的战斗机。”

    眼见高人不说话,丁成心头有些忐忑不安,目光更是不受控制的看向高人怀中那只兔子,越老越熟悉,可不就是之前在洞里见过的那只吗?

    又说道:“前辈许是不知,小的和前辈怀中的小兔子还颇有渊源?”

    温茶张大了嘴,简直不敢相信,都这个时候了,偷盗被主人抓了个现行,不仅没有一点羞耻心,各种找理由也就罢了,到头来竟还要拉个垫背的!

    心机啊!

    系统:“最讨厌这样的人了!”

    “哦?”檀若倒是饶有兴趣的看向他,“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她的?”

    见到檀若对这个感兴趣,丁成心里得意一笑,这山里的东西,不管是精怪还是人,都这么好忽悠,枉费他还担心自己小命。

    他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这小灰兔,是我未来妻子兔小仙的妹妹,我自然是在山下见过的,也把她当做我的亲生妹妹的,如何不认得。”说罢,他给温茶抛了个自以为柔情似水的眉眼,想让温茶出来帮他说说话。

    还真把自己当万人迷了。

    温茶表示兔子夜盲,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呵呵!

    檀若的手指轻飘飘在温茶身上移动,面上却是没有一点表情。

    “这么说来,倒还真有些交情,可你口说无凭,我又该怎么相信你不是在欺骗我?”

    丁成眼见他很稀罕那只丑兔子,心上一计:“前辈若是不相信,可以等天亮之后,我们一同下山求证。”

    这是他的权宜之计,只要一下山,找到兔小仙,和其他妖族,这人自然是不可能对他出手,到时候,再找个机会,带着灵果逃出生天,还不是手到擒来?

    “下山?”

    檀若闻言笑起来,一向柔和的桃花眼里,没有半分笑意,万里冰封,“你以为你现在还能下山?”

    丁成见状心头一紧:“前辈这是何意?前辈这是要同山下妖族做对吗?”

    “你真以为我在乎这些么?”

    檀若手指淡淡屈起,灵力在指尖迅速凝聚,他垂下眼眸温柔的看着怀中的温茶,抬眼,眼中杀机毕现:“闯入禁地,偷盗灵果,嫁祸兔族,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子虚乌有的威胁?”

    丁成听他一言,方知自己的小心眼都被对方看透了去,顿时也不伪装了,站直了身体,和他对视道:“我尊你是前辈,对你礼数有加,你却口说无凭,竟要污蔑我吗?”

    “污蔑?”檀若摇了摇头,耗尽了最后一丝耐心,“你还不够格。”

    丁成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眼睛登时充了血一般怒视着檀若,不善道:“前辈,这是诚心不想让此事过去?”

    “你觉得呢?”

    丁成心里咯噔一声,心道今天这事恐怕难了,心里生出从未有过的惧怕,这惧怕让他失了理智,口不择言道:“你休想威胁我,我告诉你,不管你究竟是谁,只要你动了我一根毫毛,兔族和我山下的朋友是不会放过你的!”

    温茶: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气!

    系统:“终于发现一个比你还智障的了。”

    温茶:“……”明明是夸奖的样子,但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肿么破╭(°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