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山鬼软萌(十)
    “丁郎,今天你想去哪里?”

    清晨的日光散落在树林里,一身白裙的少女笑意盈盈的看着英俊挺拔的男子,微笑着问。

    青衣男子闻言低头看了他一眼,眉眼带上了笑意,宠溺的看着少女,柔声道:“小仙去哪,我就去哪。”

    他声音温柔,说的深情款款,令人陶醉。

    兔小仙两靥生出红晕,娇蛮的脾气难得收起来,期待的说:“昨天去了河边,今天我们去山后面的百花谷看看好了。”

    丁成垂下眼眸,眼底划过无数阴暗,他面不改色的点点头,“听你的。”

    “那我们走吧。”

    兔小仙想到这一整天,这个俊美的男人都会陪着自己,心里顿时甜蜜蜜的。

    她拉起丁成的手就朝树林后面走,丁成看了她几眼,似乎没发现她的小心思,目光仰望间,落在了山顶,眼底欲·望暗生:“什么时候,带我去山顶看看吧。”

    兔小仙闻言脚步一顿,身体也是一僵,她回眸看着丁成,眼底有些忌惮:“你想去……那里干什么?”

    丁成看她面色不对,压下心头感受到极品灵宝的悸动,抬手抚摸她的脑袋,笑着说:“没什么,就是在人间时喜欢登高望远,这东篱山景致优美,我很喜欢,不知从上看下来是什么滋味。”

    兔小仙神色微霁,犹豫道:“这山顶……去不得。”

    丁成不动声色的盯着她,故作好奇道:“为何?”

    兔小仙皱眉头,神色间微带惧意,“这东篱山上半山不是我们能够上去的,期间有凶兽镇守,是他们的领地。”

    “凶兽?”

    丁成眼底一暗:“是何种凶兽?”

    兔小仙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答道:“我没见过,不过见过的妖精都死了,那里是禁地。”

    禁地……

    丁成眉头皱起来,眼睛里一片阴鸷算计。

    山顶的灵气是他在人间闻所未闻的,是诸天万界难得一遇的至宝,这样的灵宝支撑起了整个东篱山的生机,却没有半分阴暗之气,山顶也许有灵宝的守护兽,却绝对不会有什么凶兽。

    兔小仙却说是禁地,去不得。

    为什么?

    莫非真以为凡人好欺辱?

    他嘴角抿起来,露出冷酷的弧度,这兔族美人面上看似对他有些情愫,背地里竟然还防着他,真当他好忽悠吗?

    呵!

    “走吧。”他心中怨恨至极,面上却是柔情蜜意,他伸手拍拍兔小仙的肩膀,“别提扫兴之事了,今日,我要给你编个他人都没有的花环。”

    兔小仙立刻高兴起来,抓着丁成的手不停往前跑。

    前几日看着丁成给百灵鸟编的花环,她早就想要一个了,带丁成去这个地方,就有要把百灵鸟比下去的想法。

    丁成是她一个人的,其他人休想染·指!

    ******

    温茶睡了有史以来最不好的一次觉,梦里一直有什么东西,八爪章鱼似的缠在身上,扯不开,拿不掉,压的她喘气都费力。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只白皙的手握住自己的肚子,把小兔子压的快成一滩肉泥了。

    温茶踩在硬硬的胸膛上,偏头咬住那光洁的手腕,小牙齿使了不小劲,将人给弄醒了。

    檀若睁开漂亮的桃花眼,眼睛里残留了睡意,朦胧一片,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牙印,失笑的抬起温茶愤愤的小脸,吧拉着她的牙齿看了看,慵懒的问:“你的牙咬疼了么?”

    温茶恨恨的撇过头,不想和他说话。

    檀若把她拎到脸上方和她对视,“一大早起来生气了?”

    温茶身爪子挠他,他也不躲,反过来提醒她:“当心,伤了你的脚。”

    温茶:“……”简直无法交流。

    起床之后,温茶就让他带着昨天采来的一些果子往树林外面跑。

    听说最近,山鸡精种的白地瓜熟了,她要去换一些,那个甜甜的,也很好吃。

    檀若抱着她慢腾腾的走在开满铃兰花的小路上,风吹草低,香气怡然。

    见到温茶,山鸡精十分高兴,可一看到檀若,他的眼睛就耷拉下来,抑制不住发抖的身躯,犹豫着问:“这,这位是?”

    温茶正要答话。

    檀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土的掉渣的小妖精,居高临下冷哼一声:“我是她家里的。”

    “什么?”可怜的山鸡精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小茶不是还没成年吗?”

    温茶:“……”气氛感觉怪怪的,但找不到怪在哪里。

    系统:“情商感人。”

    温茶:“……”

    檀若似笑非笑的看着山鸡精,眼神凉嗖嗖的:“没成年就不许有个知冷知热的吗?”

    山鸡精“哦”了一声,忧郁的将白地瓜交给温茶,垂头丧气的走了。

    前些日子他成年了,家里估摸着要给他寻一门亲事,他首先想到了,可爱的不要不要的兔小茶,她几乎天天来找他,他是有些喜欢她的,打算问好她之后就去她家提亲,没想到这次,她竟然带来了——家、里、的!

    简直不能忍!

    温茶看着山鸡精生无可恋的背影,知道以后换东西的交易怕是要终止了。

    她瞪向罪魁祸首:“玩够了吗?”

    檀若摸摸鼻子,“我又没说错。”

    温茶:“……”

    “好了,以后这些东西,你要多少有多少。”

    他抱着温茶往回走,边走边抱怨:“你认识那么多小妖精,可我只认识你。”

    温茶:“……”这是要打同情牌?

    下一句她就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

    “就算你有这么多朋友又如何,他们一个也比不上我。”

    他口气十分嚣张:“所以,你只要有我一个就够了。”

    温茶:“……”完全t不到重点,甚至还想把他暴打一顿!

    回到洞里,把白地瓜交给原主奶奶之后,原主奶奶乐呵呵的把它种在了后面的菜地里。

    檀若这才抱着温茶重新出去,一路走到溪边,那里停着一辆熟悉的马车,两只赤豹,拖着他们直奔山上而去。

    “我们明天再回来。”

    檀若面色沉静的说:“屋里的花儿需要浇水了。”

    温茶想起自己的杰作,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天两天不不碍事。”

    “怎么不碍事?”檀若十分不满:“你送给我的东西,我怎么能不保管好呢。”

    温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能说什么?

    清脆的铃声一路响过,金贵的马车很快消失在小路上,洒下点点芬芳。

    不远处的大石头后面,走出来一身穿青衣,身姿挺拔的男子,他面色沉沉的看了一眼马车离开的方向,眼神晦暗的落在了那条通往山颠的小路上。

    不是说溪流对面是凶兽的领地不可以有任何人进入吗?这又是什么?

    那个小贱人果然在骗他。

    他的手指在身侧捏紧,眼神死死的盯着对岸,心里涌起无法忽视的欲·望。

    从第一天来到这个地方,他就感觉到这个地方充满灵气,这座山整个就是一条灵脉,充斥着盛行万年的灵力和气运,山颠上更有着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镇山之宝。

    他是魔修,魔气能窥探到的东西无法想象。

    只要他抽掉山体里的灵脉,再拿走山颠上的灵宝,将灵气转化为魔气,修为势必会更上一层楼,到时候东篱山气运一散,不管是这里还是人间,所有人都必须仰他鼻息!唯他是尊!

    只可惜这个地方实在古怪,他的魔气一旦抵达了溪流这个分界线,就难逾越一步,根本触及不到东篱山的根本。

    这些天,他一直在寻找山上之路,不是到一半路程就会迷路,就是无路可走。

    他已经没多少耐性了。

    不成想,转眼就出现了一条现成的路。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