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山鬼软萌(五)
    爪起又落,眼见就要皮开肉绽!

    一道尖锐的声音突兀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温茶蓦然收回爪子,丁成的手,收得比她还快。

    他若无其事的站起身,面带微笑的看向走过来的少女,温声说:“没做什么,就是遇见了一只灰兔子,是你的同伴吗?”

    听见灰兔子,兔小仙的眉头就拧起来,“谁跟一个废物是同伴?!”

    她走过来拉住丁成的手,眼眸冰冷的看向温茶,“她可不是我的同伴,我一点也不喜欢她,你以后也不准再理她了。”

    她居高临下的盯了一眼那讨人厌的灰色,眼睛里全都是警告,“你是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清楚,再不要脸的出来拈花惹草,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温茶:“……”

    哦呦,好大的口气啊,好怕怕呀!

    丁成闻言包容的裹住了兔小仙的手,似乎她说什么都是对的,“你不要生气,都听你的。”

    兔小仙这才好看了颜色,“你知道最好。”

    丁成亦步亦趋的跟着她离开,悄悄偏头,无奈的对温茶眨了眨眼睛,无声的说:“以后再来看你。”

    温茶:“……”

    好想戳爆他的脸啊,肿么办?

    她苦恼的跳了几下,跑回自己的屋子,里面有两间房子,一间是她的,一间是原主奶奶的。

    原主是个孤儿,生下来不久就被丢弃到了兔族附近的草丛里,被原主的奶奶捡了去,一老一小两只兔子相依为命,一直到原主渐渐开了灵识,奶奶才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事。

    闲着没事,兔子奶奶就喜欢在洞穴后面的菜地里种菜,什么白菜药草的都种,之前去找萝卜也是因为兔子奶奶来了兴致。

    在原主心中,兔子奶奶的存在相当于父母,无人替代,因此杀亲之仇,才会像一道狰狞的疤横亘在心里。

    去看了奶奶之后,温茶把另外一根萝卜放在了奶奶的床边,这才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温茶又去沼泽附近的山鸡精那里换萝卜,山鸡精给了她两根萝卜,回来的时候,洞门口,不知怎么的,围了好些兔子,松鼠,甚至是蝴蝶,鸟类,野花之类的小妖精。

    都是些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兴高采烈的围着说话。

    “原来这就是狗尾巴草编的蚂蚱啊,真像!”

    “哇啊!森林里的野花编出的花环竟然是七彩的,好美呀!”

    “咦?原来山里的野浆果还可以染布啊?真神奇!”

    “哈哈,梅子也可以酿酒,我还以为只有桃花才可以呢!丁郎真是有才!”

    “丁郎太厉害了!好棒!”

    “丁郎会的东西可真多,以后天天要来找他玩儿!”

    “丁郎!”

    “丁郎!”

    “丁郎!明天你还在吗?”

    被姑娘们围了严实的是个年轻男子,他眉眼温和,眼底轻柔,是个十分和善的人。

    他手里拿着染好的布料,轻轻递给抬眼看他的黄鹂精,笑着说:“只要大家开心,以后都能来找我玩。”

    小黄鹂抱着美美的布料,圆圆的脸上泛起薄薄的红晕,她踮起脚尖,伸手抱了一下男子的手,羞涩的说:“丁郎,你真好!”

    其他小妖精也都叽叽喳喳的求礼物,男子来者不拒,很快又开始忙碌了。

    他十分温柔,待人友好,比森林里活了几千年的树精伯伯都慈爱,不会忽略每个妖精的愿望,简直就是上天派来让大家快乐的开心果。

    温茶远远的看了一眼,叼着萝卜头也不回的跑了。

    唉,渣男的演技远在远在预料之上,只一天,就把这几里的小妖们迷的神魂颠倒,过不了几日,估计就要艳名远播了。

    她把萝卜送给奶奶之后,就跑去溪边蹲着。

    这几天她每天都到这里守株待兔。

    山里小妖们说山鬼只有每月十五才会下来,但是不知道最近山鬼大人是太渴了还是洗澡水用太多,他竟然天天都来。

    她等不久,那条路上就响起了铜铃声,她把萝卜放好之后又等着,等小狸猫打好水听从吩咐过来之后,她以为小狸猫还会像之前一样取走萝卜。

    这一次,小狸猫过来之后,竟然只是闻了一下就走了。

    等温茶探出脑袋,就看见完好无损的萝卜,她心里咯噔一声。

    不对啊?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来?

    难道山鬼大人已经发现萝卜来路不正?

    不会吧,除了之前那一次做了贼,后来来的都很光明正大呀?

    还是说,山鬼大人,已经腻歪了送萝卜这种事,想要换个花样?

    隔日一早,温茶趁着露水未干,跑去森林里最漂亮的地方,采了一束盛开的无比绚烂的满天星。

    粉粉白白蓝蓝交织在一起,悠悠然置放在了溪水边。

    铃声响过后,小狸猫又来了,它用爪子摸了一下花,叫了一声,受惊似的跑了。

    温茶:“……”莫非这狸猫被一束花吓坏了?

    真没见过世面。

    还是说,山鬼花粉过敏?

    如果是,这得多大一出悲剧。

    没有听见离去的声音,温茶小心翼翼的吧拉着石头往外看,眼睛里蓦然倒影出一片雪一般的白。

    她瞪大眼睛看上去,入目的是一袭云锦勾勒,金丝为边的美丽长袍。

    长袍的主人背对着她,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令人窒息。

    那人背影修长,身姿挺拔,三千青丝如瀑而下,散漫着一股从未见过的清冽,宛如冬日初雪,临霜而至,凛冽冰寒的触目惊心,让人惊叹。

    温茶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没想到,世间竟还有这般好看的人。

    那人迤逦于溪水边,长袍低垂在地,却未沾染半分尘埃,修身如玉,绝尘脱俗,宛若水边的月桂花,矜傲遥远。

    他似乎没有发现草丛里的窥探者,神色专注,目光注视着什么令他费解之事。

    温茶在心里使劲呼叫系统:“这人,谁?”

    系统把思绪从追剧中拉出来,淡淡扫了一圈,“山鬼。”

    温茶差点尖叫出来:“你说什么?”

    系统翻个白眼,“这人,山鬼。”

    大惊小怪,一看就是没见过大世面的。

    “啊啊啊!!”

    温茶激动的杀不住:“山鬼原来长这样,山鬼原来这么帅!一个背影就把我帅到了!”

    系统:“智障!”

    温茶:“宝宝!你听到了我的心跳声吗?有没有感觉到它跳的好快,砰砰砰的,好激烈好恐怖!”

    系统:“……是跳的挺快的,智障的心都这么脏这么没节操……”

    温茶:“光一个背影都这么帅,正脸一定帅爆了!我决定了!山鬼大人以后就是我男神!!!”

    系统:“有种数数,你都换过几个男神了?”

    温茶:“颜即正义!”

    系统抱头痛哭:“这可悲的看脸社会!”

    那身长袍的主人很快就结束了发呆,他广袖低垂间,露出一只举世无双,盈盈如玉的手,长长的袖袍拂过,略过一缕幽深的桃花香气。

    拂面而过,转瞬即逝。

    等温茶再看过去时,溪边哪里还有他的影迹?一同消失的,还有那美丽如星河的花儿。

    隔岸之端,四角风铃,发出美好的低吟浅唱,随着清风,渐行渐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