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校草多娇(二五)
    门口传来一阵更加轰然的巨响,接着是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

    有人已经发现地下室,并闯进来了。

    刘子书面上一片阴冷,握紧手里的刀,隔着阴暗的灯光,朝着来人的面门刺过去!

    一道人影闪过,修长冷酷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眼前,刘子书一击落空,定睛看去,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如坠冰窟。

    那道身影见到他,如同被惹怒的厉鬼般冲了过来!

    刘子书心里发紧,反手又是一刀而下,来人毫不闪躲的先发制人,一脚踢在他心口,将他击倒在地,拳头如同雨点一般密集而下!

    刘子书惊恐至极的躲开拳头,径直朝着实验室跑去,锋利的手术刀直刺向实验台上那为鱼肉的少女,动作并不停留,一击落在了温茶脖颈上。

    “不要过来!”

    他肿着一张脸,将刀子逼近温茶的喉管,对着来人气势汹汹的喊到:“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我就让她下地狱!”

    在看到来人之时,他的眼里就盛满了无法掩饰的恐慌。。

    来人站在实验室门口,目光不容置喙的落在了温茶身上,眼眸里,有近乎贪婪的视线。

    那视线无比灼热,似要将人热化一般。

    温茶抬起眼睛,饶过刘子书的肩膀看过去,看到脸的时候,她肩膀一松,低声叫出他的名字——“江景……”

    听到声音,江景的目光动了一下,却还是没有离开她一秒,他锁住她的模样,眼底有深深地爱恋,他冷声对刘子书说:“放开她!”

    刘子书见他因为一个温茶束手束脚的模样,露出一个得意的笑,讥讽着说:“没想到,天之骄子江景,竟真会这么喜欢一个人。”

    江景面色冷如冰霜,手指在身侧一点一点握紧,“我再说最后一次。”

    “呵!”刘子书顿时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堪称无所不能吗?有本事就看看,是你的拳头厉害,还是我这把刀更锋利。”

    说着,他手里的刀不断逼近温茶,直到在温茶的脖颈上划出一道深深地血痕,他才炫耀似的盯住眼珠子都已经发红的江景,“你看看,你的女人就在我手里,可你什么都做不了。”

    “……”

    “我想让她死,她就得死,我想让她怎么样,她就可以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呀?”

    他回眸,舔了一下沾血的手指,露出迷恋的神色,“她的血,可真甜啊。”

    说罢他就要俯下身去吮吸温茶的脖颈,痴迷的神色里竟是无边的轻视和报复欲。

    “你找死!”江景抑制不住的上前两步,面色沉如海水,杀机四伏!

    “你不是什么都比我强吗?”刘子书控制着温茶,自以为得到了最大的保障,丝毫不惧怕江景的气势,他盯着温茶的面容,用手指蹭了一下温茶的唇角,“有种你杀了我啊,你不敢吧?就算你找到了这里又怎样?我照样可以把你踩进泥巴里!”

    眼看江景快要失去理智,刘子书笑的更是开怀:“好好享受这一刻的痛苦吧,你要是惹我不高兴了,这将是你最后一次见她。”

    刘子书笑着低下头,要给这个从小到大处处踩在他头上的男人最大的羞辱。

    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亡,甚至被玷污更痛苦的事情了。

    就算是神,也会发疯。

    真想看到江景变成疯子的模样,这样,就再也没人是他的敌人了。

    江景的手指在握紧,眼睛红的快要滴出血水来!

    眼看着刘子书就要去亲吻温茶的嘴角,他心里蛰伏的野兽终于控制不住的冲出栅栏,浩浩汤汤而来!

    没有人!

    没有人能动他的宝贝!

    所有觊觎者,必须得死!

    他冲了过去,在刘子书未来得及动手之前,一把将他掀翻在地!

    刘子书猝不及防,反应过来,江景已经一把打掉了他手里的刀,一拳打在了他的眼睛上。

    他的拳头暴雨般落下,将刘子书整个打的面目全非,刘子书再也维持不住病态的绅士假相,发出杀猪般的尖叫。

    声音里有巨大的痛苦,嘴巴里冒出一阵一阵血水,数十颗牙齿掉落在地,刘子书整张脸肿如猪头,连抬手的气力也发不出来,他口齿不清,发紫的眼睛看着江景,里面有显而易见的恐惧。

    “怎么可能……”

    他们之间遥隔着那么远,江景怎么会有这样的速度?!

    江景松开他,转而去拿掉落在地的手术刀。

    刘子书的瞳孔猛一收缩,惊恐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收藏眼睛吗?现在我就废了你的眼睛。”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烂肉般的刘子书,眼底是无法掩饰的杀意!

    “你不是喜欢干尸吗?在此之前,我会先割断你的手脚筋,让你的血,全部流尽。”

    “不!不!!”刘子书终于感到了无尽的后怕,挪移着向后退,想要远离江景的视线。

    他能想象得到他被挑断手脚筋之后的下场,他无数的!实验对象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害怕的有了最后一丝逃命的力量,他拼命挣扎着爬起来,躲开江景的桎梏。

    江景弯下腰,轻而易举的抓住了他的脚腕,手指狠狠一用力,将他拖倒在地,顺势划下两刀,鲜血泉涌般喷出来,刘子书的惨叫,响彻整个实验室。

    但这还没有结束。

    江景一把抓住他乱动的手,又是两刀而下,那个一向自诩为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男生,像是被扯断了四肢的破娃娃,一动不动,抽搐着倒在了血泊里。

    江景握着刀子,手指还是没能松开,方才的恐惧,就像是一阵惊涛骇浪,将他吓得浑身颤抖,这点小教训,怎么能便宜了他?

    “该做另外一件事了。”

    他俯下身,如同收割生命的鬼司,注视着刘子书的眼睛,“我不管你究竟杀了多少人,做过多少恶,在曾经都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但是你不该,动我的人。”

    那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刘子书的眼睛,最后的倒影,是江景红着眼珠,浑身杀机,暴戾冷酷的模样。

    “你不该!你不该的!!那是我最重要的宝贝。”

    他像是被抢走了最心爱东西的凶兽,要将一切蠢蠢欲动的东西,杀之殆尽!

    江景握着刀,对准了他的眼睛,刘子书吓得连尖叫也打不出来,他浑身颤抖,下体一阵冰凉,竟是被吓的尿了裤子。

    实验室顿时骚气冲天。

    他终于体会到了那些被他杀死过的人才有的痛苦,那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凌迟。

    但是,这一切,都太晚了。

    他哑着嗓音说了一句“不”,那把他常年带在身上的手术刀,轻而易举的挑出了他的眼珠。

    剧痛铺天盖地而来,他痛苦的失去了声音,更痛苦的是下个瞬间失去了光明。

    江景毫不犹豫的挖掉了他的眼睛!

    他双眼血流如注,成了两个填不满的血窟窿!

    鲜血流了满脸,往日香甜美好的味道,却像是地狱传来的腥臭味。

    他毛骨悚然的想要抓住什么,想要逃避什么,江景的刀,已经抵在他心口。

    江景眼底一片晦暗,隐匿的杀意被鲜血染红,他手指一用力,刀子就插进了胸腔,他正要一举要了刘子书的命。

    一道虚弱清脆的声音轻轻在身后响起:“不要……”

    江景回眸,猫瞳少女正躺在实验台上,双眼祈求又可怜的看着他,眼睛里倒映着她杀神的模样,她嘴角颤抖着,手指向他伸来,说出的话却教他心头难受,她说:“不要杀他。”

    她浑身被禁锢在实验台上,可怜巴巴的模样让他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

    他丢掉手里的刀,一脚将生死不知的刘子书踹的老远,转过身,一把抱住了她。

    他将脑袋埋在她肩头,嗅着熟悉的味道,哑着声音问:“为什么不能杀他?”

    他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忐忑,怕极了会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她难道喜欢上了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温茶偏头亲了一下他脑门,用一种非常坚定的声音说:“他现在不能死,他要为他做过的所有事付出代价。”

    即便是生不如死,该得到的惩罚,一点也不能错过。

    她要让他为曾经所做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幽幽的叹了口气,心里最沉重的石头终于落地,他伸手扳过她的脸,抬起头,冰冷炙热的温度,不容置疑的落在了她的唇角,死不放手,抵死纠缠。

    伴随着满室的血腥和尸体,他缱绻的拥抱着她,褪去了浑身阴冷,变回那个温柔美好的恋人。

    他抵住她的脑袋,哑着嗓音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声音里愧疚满满,全然自责。

    温茶咬住唇角,面若桃花的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说:“低下头。”

    “什么?”

    “我要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