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校草多娇(十七)
    男神此时正静静地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带着从未有过的野性美。

    他伸手握住她还捏的紧紧的拳头,手指摩挲了一下,“我刚才一直在找你。”

    温茶:“找我干什么?”

    江景默了一下,目光灼灼看向她,一字一顿的说:“我后悔了。”

    温茶掏掏耳朵:“你说什么?”

    男神腾地脸有些红:“……我说,我不想和你分手……”

    温茶:“可是你已经把我甩了。”

    就像甩辣鸡那样的甩了。

    男神:“……”还不是因为你差点把人气死。

    温茶简直气不过::“既然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你还要耍流氓?”

    提到这个,江景耳朵悄悄红了,跟充血似的。

    他拖着温茶的手,死死不放,“我后悔了,从没像现在这样后悔。”

    温茶:“……”这感觉有点儿不妙啊。

    被占了便宜,好像还要被倒打一耙的样子。

    系统:“你没感觉错,金大腿他又发情了,荷尔蒙爆棚,很严重那种。”

    温茶:“……”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江景伸手就要把她抱紧,“我们和好吧。”

    温茶顿觉天打五雷轰顶,一把将他推开,整个都不对了。

    她指着男神挺直的鼻子,“先把你的脑洞打住。

    江景顿时有些委屈。

    温茶浑然未觉,凉凉道:“既然之前都已经分手了,就不要谈什么和好之类的了。”

    “……”

    “这次你耍流氓非礼我的事,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们就算两清了。”

    说完话,她跟火烧屁股似的,踩着鞋子就要走。

    江景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跟提鹌鹑似的把她又拖到身边,声音喑哑的问她:“怎么两清?”

    温茶:“反正就是两清了,我不管。”

    江景垂眸,低声笑了出来,热气直扑她耳边,“你的两清,是要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能喜欢你么?”

    温茶面无表情:“你已经把我甩了。”

    江景见她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话,也不恼,将她画地为牢圈在自己怀里,“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呀。”

    温茶耳朵有些烧,伸手就锤了江景一拳头,“你喜欢我关我什么事?”

    江景任由她打,眼睛落在她锁骨上那一抹绯红,声音温柔又决绝:“只要我喜欢你,我们就不会两清。”

    温茶:“……”没想到男神竟是霸道总裁型,简直太帅啦!那她的定位应该是什么?

    系统:“不为钱财折腰不为美se诱惑的矮穷矬傻白甜。”

    温茶:“……”你说的好棒棒哦,真想把你暴打一顿。

    系统:“……”

    “茶茶,”江景换了一种方式叫她,轻声浅语,缱绻至极的说:“我从没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一遇见你我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我喜欢你。。”

    温茶:“……”这人好犯规,我妈都没这么叫过我……

    系统:“金大腿撩妹水平还是可以的。”

    江景动也不动的看着她,神色十分认真的说:“之前发生的事,是我太心急,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

    “……”

    “就算你不喜欢我,你再怎么抗拒我,我也不会离开你,更不会给你离开的机会,我有一辈子的时间教你怎么爱上我。”

    温茶:“……”男神好像动真格了……

    系统:“他从来没像你一样玩儿假的好吗?”

    温茶:“……”

    “茶茶,我们和好吧。”

    江景说:“我再也不想跟你分开了。”

    说完这句话,他伸手将她整个抱起来,低眸,在她额头上亲亲吻了吻,动作很柔和,嘴角干涸的血迹,带着致命的性感,让她无法动弹。

    江景见她傻乎乎的样子,露出了令人怦然心动的笑容。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温茶晕乎乎的,反射性想要挣脱,再按住他的头暴打一顿。

    身后传来一道冰冷又惊愕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温茶回过头,身穿冰蓝色长裙的女生正抱着一束美丽的英格兰大玫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面上有显而易见的恐惧和伤心。

    “夏洛特……”

    这个名字一叫出来,温茶顿时如坠冰窟,她狠狠推开江景,走上前两步,想要去拉夏洛特的手,夏洛特的眼睛却直直看着江景,似乎在确认什么,在发现江景的目光全都停留在温茶身上,半分没有给予她的时候,她捂住眼睛,抱着花,推开人群,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温茶站在原地,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她提起裙子就要追出去,江景抱着她的腰把她拥进怀里,沉声道:“不用管她。”

    他不提还好,他一说话,温茶就想起自己之前做的一系列事情。

    说好的,撮合呢?

    说好的不会参与呢?

    明明夏洛特都说今晚要成功了,她竟然亲手破坏了。

    天打雷劈,天打雷劈!

    她扳开江景的手,从他怀里跳下去,没说一句话,朝着夏洛特离开的方向追出去。

    江景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抬步也追了出去。

    温茶心里发虚,生怕夏洛特发生什么事。

    在系统的帮助下,温茶在英文系的教学楼天台找到了夏洛特。

    此时小姑娘身边有一打未拆封的啤酒,以及四五个喝空的啤酒罐。

    昂贵的玫瑰花被扔的七零八碎,冰蓝色的长裙上也沾了尘埃,她没有哭,整个人带着说不出的颓靡。

    温茶顿了一下,提起脚走了过去。

    听见声音,夏洛特猛然回过头来,在看到是温茶的瞬间,眼睛里的光彻底湮灭。

    “怎么是你?”

    系统:“她以为来的是金大腿,可没想到来的是你。”

    温茶:“来的是谁不重要,我就问你,一会儿闹起来,她要自杀的话,有没有办法阻止。”

    系统翻个白眼:“她这样的人,是不会想死的,放心。”

    温茶顿时安下心来,走到离夏洛特不远处的地方坐下来,伸手去拿啤酒。

    夏洛特恶狠狠的瞪她一眼,“你来干什么?”

    温茶:“找你。”

    “找我?”夏洛特抽抽鼻子,愤愤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才对。”

    温茶:“……”简直交谈不下去,这比纸还脆弱的友谊。

    “你和他和好了是吗?”夏洛特自顾自的说。

    温茶没说话。

    夏洛特就扭曲的笑了一下,平日里的绚烂和阳光也全都散了。

    “你果然是和他和好了。”

    温茶:“……”明明就没有好吗?

    “你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了?”夏洛特冷笑:“都已经发生的事情,你还来告诉我误会了,当我是傻子吗?”

    温茶:“……”小姑娘偶像剧看多了的样子,头疼……

    夏洛特见她不说话,更是得理不饶人:“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已经跟江景告白了,他也答应我要考虑考虑,今晚是我对第二次告白的最佳机会,明明我已经快要成功了,你为什么还要来破坏我?!”

    温茶:“……”除了沉默,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你明明说过,你可以接受我和江景在一起的,你可以祝福我们的,可是现在是什么?我成了一个巨大的笑话,这一切都是你在耍我对不对?!”她站起身来,抓住了温茶的肩膀,用力的掐住,发出无法遏制的尖叫,“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我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温茶:“……”明明什么事也没做,到最后,却好像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好烦啊。

    系统:“好想把她暴打一顿啊!”

    “你说话啊!”夏洛特的指甲在她肩上死死掐着,划出一道道伤痕,“你就这么心虚吗?你就是见不得我好对不对?!”

    温茶疼的缩了一下脖子,正要说点什么缓解一下夏洛特的情绪。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温茶只觉浑身一轻,夏洛特转眼被人掀倒在地。

    温茶偏过头,那双修长的手已经把她带到身边。

    夏洛特抬起眼睛看向来人,眼睛一红,眼泪漱漱而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江景头也不抬,看着温茶满是伤痕的肩膀,将衣服脱下来盖在温茶肩上,冷眼看着夏洛特,声音冰冷如霜:“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夏洛特神色一滞,眼神闪烁,抽噎着不敢说话。

    江景目光阴冷的在她面上扫过,“开学那年,你第一次背着温茶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已经说的很清楚,我这辈子,除了她,谁也不会喜欢,你应该记得很清楚,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