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校草多娇(十二)
    外面的天气又下雨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教学楼下等雨。

    身穿蓝色长裙的少女也静立一旁。

    “温茶。”

    有人唤了少女的名字,伸手碰了一下她的肩头,她转过身,俊雅的男生挤开人潮,走到她身边。

    男生扬起手还有他文质彬彬的笑容,“我有伞,一起走?”

    温茶浅色的眼眸里倒映出他温文尔雅的样子,眼眸里多少期待。

    她笑了一下,也不推脱,“好啊。”

    男生闻言,脸上流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他撑开伞,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

    温茶不经意躲开,“把我送到寝室楼下就可以了。”

    男生眼睛里闪过了然,心里暗自叮嘱自己不能太心急,毕竟猎物已经在手上逃过一次。

    “走吧。”

    他和她并肩走进雨里,淅淅沥沥的雨水并不温柔的洒落在伞面上,折射出来的气氛却格外浪漫。

    有人在身后压低声音说着什么,似乎议论着男生和女生的名字,走远了却是听不到了。

    “温茶。”

    男生静默了片刻轻声道:“听人说,你和江景分手了。”

    “是啊。”温茶面不改色的点头,“分手一个多星期了。”

    “为什么分手?”

    “为什么分手你不清楚吗?”温茶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刘同学应该是最为清楚的才对。”

    刘子书握着伞柄的手指一滞,面色正常:“我该知道吗?”

    “呵!”温茶见他装模作样,面色顿时冷下来,“刘同学应该很清楚江景的酒量才对,你们自小是深交的世家,江景是什么样的人也应当清楚。”

    刘子书摇摇头,“如果我说我并不清楚,你相信吗?”

    温茶嗤笑一声,显然不信:“那****明知江景并未醉酒却仍然说出了那番让他心凉之话,不就是知道他是清醒的,故意将计就计,让他知道,我是个不爱他的蠢货,让他甩了我不是吗?”

    温茶说的哽咽伤心,眼圈微红,似乎对江景有了几分真感情。

    刘子书眼眸微闪,脸上却是笑的:“我原以为江景是在玩儿情趣,我那些无心之话对你们造不成什么影响。”

    “无心之话?”温茶怒极反笑:“正是你的无心让我和江景分手了,你满意了吗?”

    “真的分手了呀?”

    刘子书笑的越发开心,甚至有几分期许。

    “既然分手了,那不正好可以和我在一起了吗?”

    他不容置疑的握住了温茶的手,一字一顿道:“江景浊眼不识珠玉,就为几句流言让你伤心,你倒不如跟了我。”

    他凑近她耳边,极为诱惑道:“我定是把你捧在手上当成宝贝一样疼爱。”

    温茶:“……”恶心的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她反手恶狠狠的甩开了得意洋洋的刘子书,面容愤怒而屈辱:“看来一个星期前的那两脚没给你长记性。”

    刘子书被甩了个猝不及防,被温茶一把抢过伞,推进了雨里,淋了个通透。

    “你以为我没了江景就会和你这种人在一起吗?”

    她一返方才的失魂落魄,趾高气扬的盯着他,漂亮的猫瞳闪现着摄人心魄的光彩。

    “你这样的人,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刘子书被她那一眼看的心头燥热,欲壑难平,恍若有爪子在心头抓挠般难受。

    等到回神,反应过来她说的话,狼狈至极的捏紧拳头,抑制住自己心里的暴虐,愤怒和求而不得的痛苦交织在一起,让他口不择言:“你这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贱人!”

    “贱人?”温茶笑的兴致盎然,“贱人还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赶着被人羞辱吗?贱人值得你三番五次的围堵吗?如果我是贱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温茶!”

    刘子书被气的不轻,控制不住想要撕烂那张只会说出让他愤怒话语的嘴,好想把那双眼睛也一起撕裂!

    心里的魔鬼像是又重生了一般,更为暴戾!

    “不要惹怒我。”他的手指快要捏出血水来,“我不会放过你。”

    “好啊。”温茶抱肩冷笑,“让我看看,我们的医学系天才究竟要怎么报复我。”

    刘子书:“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跟不跟我在一起?”

    温茶:“……”已经拒绝的这么彻底了,他怎么还是不明白?

    他追原主的时候也是用这么卑劣的威胁手段吗?

    系统:“之前原主没有男神做男朋友,刘子书对她来说也是传说中的人物,被刘子书示好之后十分受宠若惊,知道不能跟江景在一起,就退而求其次的答应了刘子书。”

    所以说,原主也是个没定力的家伙啊。

    “而现在,刘子书因为你和江景在一起而不悦,搅黄了你和江景之后,因为你的不配合恼羞成怒,对原主那套在你身上根本不起作用,只能病急乱投医。”

    选择了最没风度的方式。

    实在丢脸哪。

    温茶顿时正经了态度,盯着刘子书:“我再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

    “我不会和你在一起,永远也不可能。”

    说完这句话,她还嫌不够,将手里被他用过的伞轻描淡写的丢在他面前的地上,丢掉最后的牵连,云淡风轻的将自己置身于雨水里,分外冷酷无情道:“我也不喜欢你,永远也不喜欢你。就像你说的,我宁愿跟不喜欢的江景在一起,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你如果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不会自取其辱。”

    说罢,她转过身,就要离开。

    静默着的刘子书被打击的不轻,眼见她要走,几乎咬碎了牙,目眦欲裂:“为什么?”

    “不为什么?”温茶一步也不停,“就是不喜欢啊,看着就碍眼。”

    刘子书:“……”竟然是这么遭人嫌弃吗?

    温茶:“……”你才知道吗?

    “呵!”刘子书眼看着温茶的背影越走越远,抬起脚将地上的雨伞踩得支离破碎,“你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吗?你以为这样就能独善其身?做梦!”

    他像是疯子一样的将雨伞踩得稀巴烂,扭过头,红着眼,像是疯子一样的埋头追着温茶而去。

    温茶兴致勃勃的淋着雨,姿态轻松的勾搭系统:“刚才的演技几分?”

    系统翻个白眼:“零分。”

    温茶:“这种昧良心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系统:“表现浮夸,不忍直视。”

    温茶:“我可是要拿影后的人,你这样打击我真的好吗?”

    系统:“我是个诚实的系统。”

    温茶:“……”天已经被聊死了……

    不过。

    “你说我刚才绝情的样子,是不是会马上掀起渣男心中的暴怒和虐待欲,对我即刻出手?”

    想想刚才刘子书隐忍愤怒的样子,温茶就想笑,真是不容易啊。

    系统沉默了一下:“按照常理来说,刘子书已经对你从喜欢变成了非要得到的执念,又从执念产生了毁灭的yuang,但是这要让他真正拿出行动,火候还不够。”

    温茶:“简直浪费劳资影后标准的演技!”

    系统: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温茶:“……”完全可以。

    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