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校草多娇(四)
    “我知道了。”

    刘子书站起身,打开屋门,“告诉江州,我马上就下去。”

    “好的。”

    家政转身就走,还没走几步,楼梯间响起少年咋呼的声音:“刘子书,刘子书,老子来找你玩你躲在里面做什么呢?”

    那位江家的小少爷,已经追上来了。

    刘子书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宛如睡美人的少女,利落的将喝了一口的橙汁,随手倒进来垃圾桶里,带着杯子走了出去,转身将书房门用钥匙锁死,才慢腾腾的应声到:“昨天不是说了不过来吗?”

    “不是无聊吗?”穿着红色t恤,唇红齿白的少年郎转眼就到了刘子书面前,略带疑惑道:“听阿姨说你在书房里呆了快一个多小时了,我记得你不爱看书啊,你在书房里做什么?”

    “没什么?就看看书。”刘子书不动声色的遮挡住少年探寻的目光,若无其事到:“你现在过来又想做什么?”

    少年收回目光,嘿嘿一笑:“我之前不是和你说看上了隔壁班的一小姑娘吗?人家终于肯答应和我约会了。”

    “不去约会,你来找我干什么?”

    少年有些苦恼:“关键问题是,她说要出去玩,带上你一起。”

    这就比较尴尬了。

    “我去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了?”少年不满的抱怨道:“前些日子约她,她非要叫我带上我大表哥,结果我大表哥不乐意,她最后还生气了呢,一学期没理我,今儿我要是不带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这问题就比较严重了。

    刘子书眼睑微垂,遮住自己眼底蔓延上来的不耐和阴郁。

    “我去了也许结果会更糟。”

    “我不管!”少年一把提住他的领口,“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跟我走!”

    刘子书无奈的取下他的手,故作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说好,时间不能太久。”

    至少不能在药效消散之后。

    “你放心,见到人你就可以撤退了。”

    跟家里的家政打了一声招呼,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家政片刻才想起少爷带回来的那个小姑娘还在书房里,正要提醒什么,刘子书远远的递过来一个凉凉的眼神,多少警告,她就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或许小姑娘还在看书?

    她只是个下人能管什么呢?她摇摇头,兀自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二楼的书房里,温茶揉着额头坐起来,看着空荡荡的书房,眨了眨眼睛。

    “刘子书呢?”

    系统:“出去了。”

    温茶伸手摸了一下眼角刺痛的地方,笑了一声:“那还真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不好好把握一下,出去干什么。”

    系统无语:“他就摸了你一下,你就差点破相,再呆一会儿,他可能会变态。”

    “那就变态啊。”

    系统:“......”早知道就不擅自发短信给江景了,就让刘子书变态好了。

    毫无所知的温茶坐起身,看着垃圾桶里的果汁,暗道收拾的还真快,不愧是心思细腻的渣男啊。

    “你说书房里有没有什么别的好看的书?帮我找找呗。”

    “先把你手上的华夏历史放到一边。”

    “哦。”

    “然后把第二列第七本,第四列第四本,第十列第八本抽出来,翻开看看。”

    温茶抽出书,放在书桌上,看到书名那一刻就惊呆了。

    谁来告诉他,刘子书收集人体解剖全书、人体结构性解剖学、人体储藏这种书到底想要干什么?变态啊!

    “翻到第十八页,第四十四页,还有第一百零八页看看。”

    温茶看到彩页的尸体,咬着牙将书逐一翻到了系统说的页数,上面赫然都是在说关于眼睛的解剖学,最重要的是刘子书那个神经病竟然在上面用红笔划出了重要的部分,在边上做了非常详细的笔记。

    比如怎样才可以得到一枚完整的眼球,怎样能够干净快捷的让眼球脱离血肉而不会受到污染,或者,怎样制作一个永世不朽的完美标本。

    下面甚至还说了在动物身上做实验的结果。

    温茶看了几眼脑袋都大了。

    “很早以前,刘子书就已经变态了,他在自学这些东西,甚至早就用到了实践里。”

    那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变态的呢。

    “我这里并没有具体的时间。”系统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不过你现在的首要目的是先保护好自己。”

    温茶:我已经怕的快要嘤嘤嘤了好吗?

    系统:“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江景发短信了。”

    “什么?”温茶以为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系统:有何不敢?

    “江景收到短信之后说半个小时之内就会过来,你就在这里等一等,他应该快到了。”

    “喂!”温茶整个都不对了:“你确定江景和我认识?他会来救我?不要骗我读书少......”

    系统十分笃定:“他会来的。”

    “你怎么知道?”

    “他给你回短信了。”

    “回了什么?”

    不会是不好意思你发错短信了吧,我根本不认识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搞到我的手机号的,但是我不喜欢外面的妖艳贱货,请你自重。

    想想就好虐啊。

    系统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一板一眼的把短信读出来:“呆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过来,你不会有事的。”

    温茶:“......”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感觉自己产生了幻觉。

    系统:“......他已经到了。”

    温茶:“.......”不知道自己的台词在哪里?

    系统:“......”

    很快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家政阿姨招呼人的声音,跟上的是一道沉静的声音,声音熟悉,不是男神又是何人?

    温茶:感觉自己马上就会作个大死!

    不要忘了,系统是以她的名义她的手机号给江景发的短信啊,对号入座,江景会怎么想?江景进来她又该说什么台词,她现在需要编辑一下。

    等家政带人走到门口,笑呵呵的跟江景说话间,伸手想要打开门,一拧手柄才发现门已经被锁死了,上了三层保险,只有有钥匙的人才能打开,而在刘家,书房门的钥匙,除了家主,就只有刘子书有,现在刘子书已经和江家小少爷出去了。

    “不好意思啊江少爷。”家政有些慌乱的收回手,惴惴道:“之前您的同学是在书房里看书的,但是少爷离开的时候应该是不小心将钥匙带走了,现在这门也打不开......”

    江景神色淡淡的开口:“没事。”

    家政见他礼貌有加,犹豫道:“要不我给少爷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开门?”

    “不用了。”

    江景面不改色的伸手在门柄上握了一下,回手间手里多了一张薄薄的卡片,卡片轻轻的划入门缝里,修长的手指微动间,可以非常清晰的听见解锁的声音。

    一道一道,总共三次。

    不消两分钟,书房门便打开了。

    家政阿姨顿时惊为天人,看向江景的眼神瞬间就不一样了。

    她指着门,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这是......”

    江景抬脚走了进去,温茶正坐在沙发上默默编辑自己的台词,看到江景进来,她噔一声站起来,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她干巴巴的伸出手,嘴巴弯起,嬉皮笑脸的打了个招呼:“嗨!”

    家政阿姨一见两人真的认识,慢慢的退了出去。

    江景走到温茶面前,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上上下下,不露痕迹巡视一遍后,目光在她的眼角驻足了片刻,他面无表情的开口:“走吧。”

    温茶赶紧背上自己的书包一步不落的跟在他身后。

    出了书房门,温茶觉得自己像是逃离了一个牢笼似地。

    简直太压抑了。

    家政阿姨看着打开的屋门,想到自家少爷临走时的眼神,有些担忧的开口:“这门......”

    江景沉声道:“今天我找温茶有事,即刻带走了她,之后的事情我会和刘少爷交代,阿姨不必担心。”

    家政顿时松了口气,“那就麻烦江少爷了。”

    “嗯。”

    告别了家政,温茶亦步亦趋的跟着江景走出了别墅。

    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江景就从外面的篱墙边推出一辆单车。

    “上车。”

    他转身扫了一眼她呆呆的样子,眉宇间没有半分不悦。

    温茶有些心虚的蹭上前,坐在了后座上,江景顿了一下,道:“抓紧了。”

    温茶抓紧车中间的固定位置,江景侧某看了她一眼,眼底意味不明,即刻的蹬车前行,两人一时间竟是无话。

    温茶沉浸在了自己之前对男神告白然后翻脸不认人又说不记得男神的黑历史里。

    简直就是渣女好吗?

    男神这样都还来了,简直太绅士了!

    “那个......”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谢谢你啊。”

    江景‘嗯’了一声。

    她又说:“之前的事我对不起你,我之前是跟你告过白来着,但是我怕你忘记了,又怕自己丢脸,就没承认,希望你不要介意......”

    “......”

    “还有,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今天带我出来也是看在同学的面子上,但真的很谢谢你,希望以后能和你做朋友。”

    做不成恋人就做朋友吧。

    没有说有些人一定要当爱人的。

    也许朋友更合适。

    而这样原主心里的怨气也应当会少一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