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8章 欺诈美学(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梁子叙最近心情不太好,不仅是因为车祸,还因为国外的白茹和儿子。

    白茹这段时间吵着要回国,否则就不让他和儿子通话,梁子叙为了安抚她,费尽了心思,再加上突如其来的车祸,梁子叙为了解决网上舆论,忍着脚伤还要来公司上班。

    一连串事情发生以后,梁子叙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免觉得疲惫。

    温茶站在路边,正好能看到半开车窗里,他略显苍白的脸,她迟疑了一下,依旧是站在路边等车。

    此时一阵微风拂过,吹动少女的裙摆,让原本就美丽的姑娘,更显几分缥缈。

    梁子叙眼尖的看到车边的薄荷绿身影,觉得那抹绿色有些眼熟,忍不住定睛看去,看到是个年轻美貌的小姑娘时,被她姝丽干净的模样震了一下。

    曾几何时,白茹也穿过这样一条薄荷绿的裙子,那时候他们都还年轻,约定好毕业就结婚,可是现在……

    这个女孩,何其像曾经的白茹。

    梁子叙闭上眼睛,不愿再去想过去的事。

    温茶勾起唇角,微微一笑,搭上的士,跟上了梁子叙的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在高档小区门口停了下来。

    梁子叙在锦苑有一套别墅,里面没有情人,也没有宁珍珠母子,除了保洁,就只有他一个人住。

    下车后,司机扶着他进了别墅,没看到那抹薄荷绿的身影进了旁边的多层公寓。

    第二天一早,温茶早起了半个小时,下楼沿着小区跑道,跑了两圈后,就去附近的商店买了火腿和猫饼干出来喂附近的小猫。

    都是些从外面跑进来的小家伙,藏在树林里玩耍,只有饿的不行时,才会在人多的地方转悠。

    温茶把火腿掰成小段,小心的投喂给围在自己身边的猫,还时不时伸手碰碰小家伙们的脑袋,嘴角含着一抹温柔又安静的笑容。

    在初晨的阳光下,这样的笑容比花园里盛开的夏花还要绚烂三分。

    梁子叙拄着拐杖从别墅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她。

    她穿着浅蓝色的运动服,露出洁白如玉的胳膊和腿,像是花精灵化作的,在阳光下,干净的快要透明。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注视,温茶轻轻回眸,看到是个中年男人后,微微一笑,朝他点了点头,复又低头逗弄那些小猫。

    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表现出任何异样。

    梁子叙怔怔的望着她,以为见到了某个从旧岁里穿越过来的姑娘。

    每个人男人的心底,都保留着一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净土。

    梁子叙的净土是白茹。

    是穿着薄荷绿连衣裙笑靥如花的十七岁少女,是看到流浪小动物就充满爱心的姑娘。

    她年轻,干净,对生活充满热爱,就算是从孤儿院出来,也从来没有抱怨过命运的不公。

    她像是活在阳光里,永远微笑,永远包容。

    就像,现在一样。

    梁子叙几乎是踉跄的朝温茶走了过去,想要伸手抓住她,就像是抓住自己错过的青春。

    但在温茶抬起那张比白茹更精致的脸时,他怔住了,拐杖从手里脱落,他几乎是狼狈的跌倒在了地上,脚上传来惊心的剧痛。

    “你怎么了?”温茶放下猫饼干,急急的朝他走了过去,“你还好吗?先生?”

    梁子叙满头冷汗的抬起头,对上她关切的目光,嗓子如同被烈火烧灼,说不出一句话。

    温茶弯下腰,用力的将他扶了起来,用单薄的肩膀支撑着他的手臂,“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恐怕要去医院,你的家人在屋里吗?”

    两人离得很近,梁子叙能明显闻到她身上的气息,是一种比栀子花还淡的味道,带着浅浅的薄荷气,很清新,很干净。

    “先生?”温茶加大声音叫了他一声,“你在听吗?”

    梁子叙终于回过神,看着她关切的脸,稳住心神,沉声道:“打我司机的电话,他很快过来。”

    “好的,”温茶询问过司机的电话后,拨打了过去,十分钟左右,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开着车过来,把梁子叙扶上车带走了。

    温茶没跟过去,站在原地,看着车驶远了,嘴上才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还需要再加把劲啊。

    上午梁子叙没有去公司。

    温茶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脑上百度出来的傅医生的资料,无语凝噎。

    傅医生的确长得好,不是那种精致的阴柔,而是一种极度冷漠的美感。

    简单来说就是高冷和禁欲。

    看着他穿着白大褂,眼角冷嗖嗖的样子,温茶真想撕破他的冷漠,看看底下装着的是烈焰还是冰川。

    下午,于小冉拉着温茶跑到长华医院就诊,于小冉早就问好了,只有这天下午诊病的是傅医生,其余时间都是别的医生,她排了好几次才拿到号。

    温茶拿着记事簿跟在她后面,嗅着围绕在四周的消毒液味道,胃里一阵翻涌。

    她不喜欢医院,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讨厌这里。

    味道不好闻,环境里充斥着一股没有声音的暗涌。

    于小冉则有些兴奋,连自己什么毛病都捏造好了,就等傅医生跟她见一面。

    温茶并不看好她这个馊主意,过来排号打扰人家诊断就已经够讨厌了,再提要求什么的,就更过分,能答应就怪了。

    她在楼道里等于小冉,果然没进去多久,于小冉就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温茶迎了过去,“傅医生怎么说?”

    于小冉欲哭无泪的抱住温茶,“他拒绝了。”

    “哦,”温茶拍了拍她的后背,“拒绝了那就没办法了,我们回去吧。”

    “不行!”于小冉握紧拳头,斗志昂扬的说:“以前没跟傅医生近距离接触,我还能说放弃,但这回我是见到了傅医生真人,那简直就是男神中的战斗机啊,如果能采访他一次,我做梦都要笑醒,说什么我都要再赌一把。”

    温茶无语:“你之前不是在停车场堵过人吗?”

    “停车场?”于小冉眼睛一亮,“对!就是停车场,我们现在就去等!”

    温茶:“……”所以之前停车场堵人的不是她?

    两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到了停车场,期间于小冉还给同事打了个电话,准确的找到了傅医生的座驾,决定等傅医生一来,就赖上他。

    这采访,他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