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欺诈美学(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宁华老总一死,梁子叙便大权独揽,私自收购了宁华股份,为的就是架空宁珍珠在公司的权利,正式坐上宁华公司总裁位置。

    宁珍珠是个家庭主妇,每天在家里除了逛街就是参加宴会,对此毫无所知。

    直到前段时间,宁珍珠半梦半醒中,听到梁子叙在打电话,称呼那边的人为“宝贝”,这才有了婚姻危机。

    然而,她反应过来的实在太晚。

    等她找人查梁子叙这些年在外面的私生活时,竟然查出了一堆情-妇,这些人有的是办公室助理,有的是明星模特,还有的竟然是有夫之妇。

    这可把宁珍珠气的半死,二话不说,就带人过去跟这些情妇闹了起来,她闹得凶,但那些情-妇却不承认自己和梁子叙的关系,只称是朋友一起吃个饭,让她最好查清楚,不要随便扣屎盆子。

    再加上除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照片,并没有当场捉奸,宁珍珠这气来的有些突兀了。

    宁珍珠气的回家就和梁子叙大闹起来,以宁华公司的股份做威胁,让梁子叙最好收拾掉外面的贱人,否则她有的是办法让他难堪。

    然而如今的梁子叙,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孤儿了,他不仅坐拥上亿资产,更有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商业手段,岂是宁珍珠这样的家宅妇人可比的?

    宁华老总一死,梁子叙身上最大一座山也塌了,他看在宁珍珠给他生过孩子的份儿上,保留了宁珍珠总裁夫人的位置,却并不惧怕宁珍珠跟他闹翻。

    宁珍珠要是真惹急了他,他也不介意跟她撕破脸皮。

    这么多年的上门女婿他早就做腻了。

    宁珍珠这个日渐衰老的老女人,他也看腻了。

    大吵一架后,两人不欢而散。

    二十年的感情,也有了难以磨平的裂痕。

    永远不要相信一个不忠的男人,能偷吃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无数次。

    和宁珍珠闹翻后,梁子叙也放开了,不仅公然养情-妇,还彻夜不回家,宁珍珠没办法,只能一次次的去闹,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直到前段时间,宁珍珠发现梁子叙和外面的十八线野模打的正好,不仅送别墅跑车,还正大光明的带去了公司。

    宁珍珠气的直接过去和人开撕,当着所有员工的面,大骂梁子叙不要脸,要让他滚出宁华公司。

    梁子叙冷眼看着她的作态,笑的嘲讽而得意,将自己拥有过半股份的事抖了出来。

    如今他已经是宁华最大的股东,根本不怕宁珍珠的报复,她要做什么,要反抗什么,都是无用功。

    就连她父亲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公司,他也要从她手中夺走。

    他要让她体会他曾经的难堪。

    从和她恋爱,到成为上门女婿的这二十年,他没有一天不是想报复。

    这么多年,他受过多少冷眼,得到过多少嘲笑,又被多少人叫做“吃软饭”的,她不知道,因为她的眼睛里只有爱情,只想着自己的幸福,从来没有发现过他的痛苦,也从来都不知道,她的父亲,她的家人究竟都有多冷漠的眼睛鄙视的望着他。

    凤凰男。

    对,他就是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凤凰男,现在他这个凤凰男,要狠狠地踩在她身上让她也感受感受低入尘埃的痛苦。

    “我的儿子,跟你姓,我的人生也被你拉进了深渊里,现在你的报应到了。”

    “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他轻描淡写的就能说出让宁珍珠肝肠寸断的话,“当初如果不是你一直纠缠着我,我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你应该感谢你有个好家世,如果不是看上了宁华,你以为我会和你这样自私的女人在一起?你做梦!”

    宁珍珠这才终于知道,他一直怀揣着私心,要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宁华。

    二十年啊,他在她身边浓情蜜意,蛰伏了这么久,就连石头都有感情了,他竟然……

    “我不会再忍受你了。”梁子叙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要和你离婚。”

    “不!我绝不同意!”宁珍珠痛苦的惊叫起来,无法想象自己失去丈夫之后的场景,重击之下,转头晕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她十六岁的儿子坐在病床边,眼睛通红的望着她,什么话也不说,眼底有残留的恨意。

    没几天,就出了梁子叙带新欢兜风出车祸的事。

    “是我做的,妈妈。”宁晟的语气出奇的淡定,“爸爸已经不爱我们了,你知道吗?”

    宁珍珠被儿子的惊天一语吓得六神无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你父亲啊!”

    “为什么?”对于自己这个天真到极致的母亲,宁晟觉得好笑,“他在外面有那么多女人,不仅夺走了爷爷的公司,还想让我们没好日子过,你说为什么?”

    “那也用不着让他死。”宁珍珠的眼神闪烁起来,“你爸爸再不好,那也是你爸爸,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会那么绝情的。”

    “唯一的儿子?”宁晟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你说我是他唯一的儿子,那你知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儿子?”

    宁珍珠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不可能!我查的很清楚,他只是玩女人,没有别的孩子!”

    “白茹。”站在窗边的少年,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个名字,如愿的看到了母亲惊恐的表情。

    那是一种面对灭顶之灾的恐惧。

    这个名字,即便是过了二十多年,也没有在记忆里消散。

    “白茹,爸爸的初恋情人,二十年前,你和爸爸在一起时,她就已经怀孕了,爸爸为了保护她,把他送到了国外,这些你知道吗?”

    宁珍珠的面色瞬间惨白起来。

    当年她和梁子叙在一起时,的确见过那个初恋情人,她非常讨厌柔弱怯懦宛若小白花的白茹,甚至还在学校里找人侮辱过她,后来被梁子叙发现了,两人大吵一架后,白茹便不知所踪。

    她当时以为白茹是知难而退,自己走了,也就没管,谁知竟是被梁子叙藏了起来,肚子里还怀着野种!

    “他们就快回来了。”

    宁晟低叹一声,狭长的眼睛里有宁珍珠看不懂的晦暗。

    “现在爸爸掌握了宁华,想让我们净身出户,一旦你们离婚,宁华的所有东西就都成别人的了,妈妈,你甘心吗?”

    替他人做嫁衣的感觉如何?

    宁珍珠当然不甘心,她甚至恨不得啃梁子叙的骨头吃他的肉,但她有什么办法呢?

    她早就荒废了学业,这么多年更没有出去上过班,她要怎么夺回宁家的一切?

    “婚是要离的,但不是跟着爸爸的想法来。”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换个人净身出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