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欺诈美学(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明当天下午就回家和周雅谈了分手的事情,周雅一开始不同意的,但听张明说要把房子留给她后,态度松动了。

    张明再接再厉,说可以把车也留给她,只要她以后再也不要打扰他,也不要记恨温茶,周雅心里冷笑,车和房子,都是好几年的了,他以为这样就能甩掉吗?做梦!

    周雅说要他最少一半的财产,以此赔付她失去的青春。

    张明不愿意,他工资虽高,可把房子和车留给周雅后,他也要重新再买,哪来那么多钱。

    又不是结婚之后分割财产,周雅胃口未免太大。

    周雅也不着急,不给就不分手,他要强制性分手,她就到他公司去闹看谁更膈应。

    两人经过好几天的拉锯战,张明最终同意了她的要求。

    钱没有可以再赚,只要有工作,温茶也跟他在一起就行。

    可他解决了周雅再去找温茶时,才发现人去楼空,不,是人财两空。

    这时候,他心里怎么想,已经没人在乎了。

    温茶拿着新签的合同从偏僻的小二楼里出来,已经是晚霞漫天了,灼目的夕阳给火烧云镶上金边,将郊外的城墙照的像是一幅古旧的老画。

    她站在人烟稀少的路边等车,没多久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了她面前。

    她取出打车软件对了一下车牌号,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副驾驶坐上坐了个人,温茶也没理会,坐在后座上,面色淡淡的玩手机。

    司机是个仍然是个健谈的中年人,一上车就说了副驾驶座上坐的是他在附近带的顾客,恳请她不要介意,那个人有急事,车又在路上抛锚,希望能行个方便。

    温茶到不介意这些,说了声没事后,决定给司机一个好评。

    谁没点麻烦事呢,用不着特别计较。

    温茶看了两眼副驾驶座上的人,是个年轻男人,长得挺好看的,就是面色太严肃了,穿衣风格也很刻板。

    温茶不喜欢太冷漠的人,收回目光就继续玩手机。

    一路上,司机都在说话,不是抱怨打车软件上的差评,就是说最近遇上的奇葩事。

    温茶不搭话,副驾驶座上的人偶尔会说两句,剩下的时间都是司机在自说自话,人家也不嫌无聊,一说就到了城里。

    这期间,温茶知道了不少奇葩事,比如说b市宁华公司老板带着新欢出车祸的事件,听说这宁华老板被撞折了腿,现在都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老婆带着儿子打算跟他离婚,不知道究竟离不离得成。

    “估计是离不成的。”司机叹了口气说:“那么大家业的,哪有那么好离啊?”

    温茶垂眸看了一眼包里的合同,笑着搭了句话:“那新欢是真的吗?”

    少女的声音微冷里夹杂着丝丝温柔,犹如珠落荷池,雨打玉盘,听在耳朵里十分动听。

    一直没怎么注意她的司机,这才发现自己的雇主竟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瞬间就多了几分热情。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外面都在传他有情人,谁知道真假呢?”

    温茶点了点下巴,没再说话。

    倒是那司机,从这儿开始便同她搭话,不停的问她是做什么的,在哪儿上班,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

    温茶似是而非的回答了两个之后,就不太搭理他了。

    司机也不生气,说自己有个毕业两年在外企上班的外甥,想介绍给她。

    温茶简直无语,婉言拒绝了他,便不吭声了。

    司机似乎也觉得自己太唐突了,又开始说最近的见闻,到了住处附近,温茶一步不停的拎包下了车,沿着住所附近转了一圈,才静静地回了房间。

    眼见人都走远了,司机收回目光,这才朝身旁的男人笑了笑,说:“刚才那姑娘长得可真是好,比电视里的明星还好看,要是能做我外甥媳妇,那就好咯。”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侧目看了他一眼,眼神很淡,看不出喜怒,却带着股与生俱来的锋锐。

    这抹锋锐好似落进了他的血肉里,连嘴角都是严肃的。

    这样子不免让人想起高中时期的班主任。

    司机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想起他停在路上的那辆车,似乎是保时捷之类的。

    司机赶紧闭上嘴,把他送到医院后,收完钱就把车开走了。

    回到房间里,温茶打开电脑,开始接受工作室发来的资料。

    都是关于宁华公司现任总裁梁子叙的。

    梁子叙并不是公司老总的儿子,而是他的上门女婿。

    二十年前,宁华公司老总的女儿宁珍珠在b大上学时,认识了同系男生梁子叙,被他俊美非凡,才华横溢的模样迷住了,回到家后,拒绝了父亲介绍的男朋友,孤注一掷的和梁子叙成为了恋人。

    这在当时还引发了轰动。

    原因就出在梁子叙身上。

    梁子叙的出身不好,他是从孤儿院出来的特困生,除了样貌和才华,身后并没有什么背景。

    同身为天之骄女的宁珍珠站在一起,显得非常不合适。

    宁珍珠的选择让整个家族都不答应,家里不是觉得梁子叙掉价,而是认为梁子叙不是良人,怕宁珍珠所托非人。

    但宁珍珠一意孤行,认为梁子叙对自己好,总有一天会成为比她父亲还要成功的人,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和梁子叙住在了一起。

    宁华老总只有她这一个女儿,看的跟眼珠子似的,自然被气的半死,费尽手段想要拆散两人,最后却得知宁珍珠怀孕的消息。

    未婚先孕不管是放在什么地方,都不是好消息。

    无奈之下,宁华老总只好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前提条件是,梁子叙必须入赘,生下的孩子也要进入宁家宗祠,跟着宁家姓。

    为了心爱的女人,梁子叙毅然答应了这个条件。

    宁华老总虽然不满意他,却也把他带到了公司,不厌其烦的教导,慢慢的让他接触公司事物。

    孩子生下来之后,宁家也的确有过一段幸福快乐的日子。

    但好景不长,没过几年宁华老总就被查出得了顽疾,久病不治后,撒手归西,宁珍珠的母亲也因伤心过度,跟随而去。

    除了孩子和丈夫,娇生惯养长大的宁珍珠也没了依仗。

    没多久,好丈夫好爸爸梁子叙就在她面前露出了另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