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 现实世界(一一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稽看他一脸愤恨的样子,觉得有些头疼。

    要说大魔王吧,平时挺沉稳的啊,一遇到情敌怎么就开始草木皆兵,以前年纪小是,现在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幼稚,真是——

    下午的戏份拍摄结束,陈霜牵着温茶的手,准备带她去看电影。

    据上次看电影,已经差不多过了半年,因为温茶工作的原因,他们都没怎么约会呢。

    陈霜选的是部喜剧片,搞笑中带着满满的励志,很适合放松心情。

    看完电影,温茶在出口碰上了一脸笑容的凤梧。

    他手里拿着一后叠传单,正在苦逼兮兮的发,围在他身边的小姑娘很多,都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问他是不是电影明星,能不能一起合影?

    凤梧以自己在打工为由,拒绝了她们。

    温茶诧异的眨眨眼睛,“他怎么在这儿?”

    陈霜冷哼一声,一眼就看出凤梧的苦肉计。

    “估计是想体验体验生活吧,”他替温茶整了整衣领,壮似不经意的说:“你也知道,他不缺钱。”

    凤梧的确不缺钱,温茶点点头,深以为然。

    “走吧,”陈霜牵着他的手往停车场走,一点也不想搭理某只。

    凤梧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们,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快步追了过来,“等等!”

    温茶停下脚步,回过头朝他笑了笑,“有事吗?”

    凤梧抱着传单,冷冷的瞥了陈霜一眼,可怜兮兮的对温茶说:“我被剧组毁约这件事你知道吗?”

    他控诉的样子让温茶不知道说什么好。

    凤梧难过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剧组怎么就不愿意用我了,但我真的很喜欢演戏,很想回去,你能帮帮我吗?”

    温茶扶额,谁给他一种她很好说话的错觉?

    陈霜眯起眼睛,挡在温茶身前,“这件事是我做的,你不适合那个角色,换掉有什么不对吗?”

    凤梧不理他,径直看着温茶,真切的说道:“我适不适合角色,茶茶最清楚了,她是不会冤枉我的。”

    茶茶?

    陈霜瞬间就黑了脸,谁给他资格叫她茶茶?

    “抱歉,”温茶扯了一下陈霜的衣袖,朝凤梧露出歉意的笑容,“恐怕要令你失望了,我只是个演员,没办法帮到你。”

    凤梧有些失望,但很快振作起来,“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难处,我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

    温茶只好说道:“你以后会有其他机会,不差这一次。”

    “可是我想跟你搭戏。”凤梧急切又难过的说:“你是我的偶像,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进娱乐圈,我想跟你做朋友。”

    温茶:“……”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她不会跟你做朋友,”陈霜直接打断他的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他拉着温茶的手转身就走。

    凤梧拦在他面前,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我在和茶茶说话,跟你有什么关系?要走你走,把茶茶留下来。”

    把茶茶留下来?

    陈霜心里冷笑,“做梦!”

    他伸手搂住温茶的腰,径直把她带到了车上,看都没看凤梧一眼,扬长而去。

    凤梧站在原地,也没追,一双狭长好看的眼睛里,带着些微幽暗。

    这是着急了吗?

    还真是和过去一样上不得台面呢?

    迟早有一天,凤梧握紧拳头,迟早有一天,他会把失去的,全部拿回来。

    那个从阴沟里爬起来的臭虫也要爬回到他的阴沟里去。

    “刚才他有点奇怪,”坐上车后,温茶回想着凤梧的表现,眉头蹙起来,“他表现得很自来熟,就像以前就认识我一样。”

    “他脑子有病。”陈霜面无表情的说:“以后见了他,离远些。”

    温茶没吭声,脑海里蓦然划过些什么,那东西一闪而逝,快的根本抓不住。

    陈霜把车开到西餐厅,吃过饭后,才把温茶送回了家,这期间,他一直都住在温茶的公寓里。

    晚上就守在床边,直到黎明时分才会休息片刻。

    夜里,温茶忽然又做起了梦。

    相较于之前有时间阶段的梦想这个梦非常杂。

    一会儿是那只绿眼睛的小白猫,一会儿又是在河边,河边的薄荷丛里坐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追兔抓鱼,招猫逗狗,样样都来,可以看得出小姑娘过得很快乐。

    小姑娘在森林里认识了几个小动物,有小老虎,小黄鸡,小猴子和小蛇,她不怕它们,甚至和它们玩的很好。

    其中,小老虎是小姑娘最喜欢的,每天抱过来抱过去,就跟养宠物似得,连晚上睡觉也不放过。

    小黄鸡是脾气最大的,小猴子是最机灵的,至于那条小蛇,天天都在冬眠,最懒了。

    他们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着。

    温茶从暖洋洋的被窝里醒过来,外面月上中天,一片皎洁。

    温茶侧过身体,看向躺在身边的男人,见他眼睛微瞌,面上淡漠安静,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他挺直的鼻尖。

    陈霜睡意本来就浅,刚一碰到就睁开了眼睛,望着做乱的小姑娘,眼底十分清醒。

    “怎么了?”他收紧放在温茶腰上的手,“做梦了?”

    “你怎么知道?”温茶眨眨眼睛,说:“我刚才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堆小动物,好奇怪呀。”

    “动物?”陈霜心头一动,问:“都是什么动物?”

    温茶把梦简单概括了一通,感叹道:“难道我以前是管动物园的?”

    陈霜的表情有些古怪,“经常做这种梦?”

    “还做过一些其他梦,”温茶把之前几个梦说了一下,笑道:“最近的梦都跟动物有关,还挺逼真的。”

    陈霜放在她腰上的手一紧,“你喜欢那些梦吗?”

    “还行,挺有意思的。”

    “嗯,”陈霜沉默片刻,垂眸在她鼻子上亲了亲,“睡吧。”

    温茶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还早,闭着眼睛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陈霜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了,目光紧紧的看着怀中人,面上浮现出一丝晦暗。

    良久,他才阖上眼眸,把脑袋埋进了温茶的颈窝。

    第二天一早,温茶醒过来时,外面已经出太阳了。

    陈霜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餐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粥和灌汤包,显然是从别墅那边送来的。

    温茶跑过去,喝了口粥,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陈霜放下报纸,坐到她身边,“昨天睡得好吗?”

    “嗯。”

    温茶吃了一口包子,精神还算不错。

    “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你在片场就跟在胡稽身边知道吗?”

    “出去?”温茶有些惊讶,“你要去哪儿?”

    “需要查一些事情。”陈霜抬手碰了一下她的脸,“可能要去两天,你最近要乖乖的,知道吗?”

    “哦。”温茶点点头。

    “把这个戴在身上。”陈霜从脖子里取出一片墨青色宛若玉一样的东西挂在她脖子上。

    看样子像是个玉牌,但是厚度太薄,材质也不像玉,上面更没有任何雕刻的痕迹,一时间竟辨别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