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腐草为萤(二四)
    ,精彩小说免费!

    非夜眼睛一冷:“你再说出我讨厌的话,我有的是方法把你扣在身边。”

    温茶知道他不是在说笑,不由缩了缩脖子,“你这样是不尊重我,我有说不的权利。”

    非夜嫌弃的瞪她一眼,“除了听话,你什么权利都没有。”

    “不行,”温茶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你这是强人所难。”

    “那你想怎么办?”非夜面色不渝的说:“你想回到那个病秧子身边?你保护的了她吗?”

    温茶面色一红:“我能不能保护她,不是你说了算,总之我要回去,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走的。”

    虽然她是有那么一点点想跟着仙乐坊到处走,但是,她是有任务的人,她永远充满责任感,哼!

    非夜闻言,面色冷成了一块冰,“你没有选择权。”

    “你!”

    “要么我派人去看着那个病秧子,你跟我一起走,要么我去杀了她,再带你一起走。”

    卧槽!温茶握起拳头,真想赏他几拳,但是她忍住了。

    “她是我妹妹,不是你嘴巴里的病秧子,你不要病秧子病秧子的叫她,更何况,我待在她身边自有我的理由,用不着你管。”

    非夜面色瞬间难看至极:“你为了她拒绝我?”

    温茶心说有什么不能拒绝的,他又不是人人都爱的金铂铂。

    非夜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个病秧子现在都是登上王位了,什么都有,哪需要她这个傻妞保驾护航。

    与其跟在锦藜身边,还不如跟他环游九州。

    “你若要回去守着她也行,那就守着尸体。”

    温茶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指着他的鼻子哼唧半天,也只悲愤的喊出来一个“你”字。

    “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非夜把马车停在中州王城,径直走了下去,看也没看她一眼,信步离开。

    此时正值深夜,温茶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先回去找锦藜。

    她在海底陪非夜呆了差不多半年,这段时间里,锦藜不仅当了女王,还出兵灵州,攻破了灵州三分之一的城池,把战火蔓延到了灵州王城,夺下这块富庶之地,不过是时间问题。

    根据锦藜的布局,接下来要打的是柳州,原主父亲的死虽然多半是锦源的手笔,但死在战场上是毋庸置疑的,柳州曾经趁势发兵,就已经和中州结下了梁子。

    还有庸州,庸州二小姐和裴长明勾搭成、奸,说是两情相悦,情难自禁,可这结果,何尝不是庸州王一手促成?

    庸州令锦藜蒙羞,自然也要付出代价。

    回到院子里,温茶没有找到锦藜,锦藜正在王宫的书房里和罗啸议事,说的就是如何夺取灵州一事。

    罗啸本就是武将,深谙兴兵打仗之事,说出来的计谋让锦藜大加赞赏,两人一拍即合,经常一说就是一夜。

    “夺取灵州之后,我想出兵柳州,罗将军怎么看?”

    罗啸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朝锦藜拱手道:“柳州当年趁我中州势薄,大肆犯我边境,这笔仗,早就该清算了。”

    锦藜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那一切就有劳罗将军了。”

    “末将万死不辞。”

    锦藜看着他英俊坚毅的眉眼,笑容转瞬即逝,“这段时日,多亏将军替我四处周旋,罗将军可有什么想要的赏赐,本王一并赏给你吧。”

    罗啸对赏赐什么的并不在意,可见她面色认真,想了想道:“开战之后,军中常有将士受伤,丢了性命者也不在少数,王上不若将赏赐都封赏与他们的家人,安抚军心。”

    锦藜沉默片刻,脸上划过一丝难言的复杂,良久之后,才道:“罗将军说的是,这赏赐就经你之手发下去吧。”

    罗啸面上一喜,急急跪下去谢恩,“多谢王上。”

    “下去吧,”锦藜挥挥手,“本王乏了。”

    罗啸站起身,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偌大的书房里只剩下锦藜一人。

    温茶站在窗口看她,她褪了少女的衣裳和妆容,束了发冠,穿了明黄色的长袍,威严冷漠的坐在书房里,看起来,再没了当初的天真忧郁,倒真的是位王上了。

    世事是最无常,亦是最磨人的,谁能想到,当初无力放抗的姑娘,终有一天会站在王权最高点,掐住所有人的咽喉,让他们低眉垂首,让他们磕头谢罪。

    温茶飘进窗户,坐在她身边,隐约还能看见她眼瞳深处的熟悉,可这股熟悉,已经开始陌生了。

    当夜,锦藜在书房里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她还小的时候,那时候父亲在书房里批改折子,她和姐姐就在不远处的院子里捉迷藏。

    她藏在一棵盛开着纯白色花朵的花树后,让姐姐来找她,可姐姐好笨好笨,怎么也找不着她,还跑到院子外面去了,她觉得很着急,就自己跑出来去拉姐姐的手,结果发现姐姐的手好冷,冷的像是永远也融化不了的冰雪。

    她不怕冷,她死死拽着姐姐的手,不让她出院子,可是姐姐却没有让她如愿,她甩开她的手跑走了,再回来时,她七窍开始流血,鲜红色的血液染透了那些干净漂亮的白花,就像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锦藜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盛开的琼花,伸手捂住了眼睛,自从半年前开始,她的梦,都变成了噩梦,梦境里,姐姐永远都是一个模样。

    半年前,她那支玉簪找不到了。

    她翻遍了整个府邸也没有找到,她不知道那东西究竟丢到了哪儿,又或许被什么人拿走,她都想拿回来。

    她派出了无数人出去找,可都失望而归,但她一直到现在都没放弃。

    她有一股强烈的预感,她的姐姐还没走,她还活着,和小时候一样,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可现在,玉簪不见了,那个一直活在她梦里的姐姐也随之不见了。

    锦藜不甘心,她想回到某个时刻,似乎只有回到那时,她才能压制住内心的野兽。

    她多怕有朝一日,会变成姐姐最讨厌的人。

    第二天夜里,锦藜又做了一个梦,这个梦里,她看到了姐姐和父亲,就连从未见过的母亲也在梦里活了过来,他们面带微笑的朝她走过来,伸手拥抱住了她,怀抱温暖而轻柔,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拂去她心中所有的暴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