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腐草为萤(十八)
    ,精彩小说免费!

    彼时正值黄昏,马车驶到荒野,车内滚下来一个浑身是血,不知死活的男人。

    男人手脚筋全断,面上血肉模糊,已看不出真面目。

    车帘微掀间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冷眼旁观着男人,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

    “二小姐,”车夫转过头来打断了少女的沉思,“我们现在回去?”

    “回吧。”锦藜放下帘幕,面上一片冷淡。

    “那这大公子——”

    “掀不起浪的,”锦藜面无表情道:“一会儿派人将他身上的佩玉送还灵州,挑个有趣的说法,够我那二叔喝一盅了。”

    车夫点点头,下车去捡裴长明身上的玉佩,顺带还砍断了一节手臂,玉佩并不能证明什么,这断手会却会让灵州王大发雷霆,中州之乱不远了。

    马车沿着来时的路迅速远去,荒野里,只剩下盘旋的胡狼、秃鹫,和一具看不出样貌的身体。

    秃鹫喜腐肉,胡狼亦不例外,都是喜欢捡便宜的家伙,只须臾片刻,沾了血迹的草丛里,只剩下一副被咬的支离破碎的骨架。

    马车里,锦藜从心口取出那支白玉簪,看着簪头那个“茶”字,眼睛有些发红。

    这是她儿时送给长姐的第一份礼物,是从中州货摊上买的,并不贵重,却被长姐一直保存着,就是去了战场也没有取下来过。

    后来长姐身死,这玉簪便是唯一送回来的遗物。

    她摩挲着玉簪,回想着近日来的梦境,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有时候,她甚至觉得长姐没走,她还在她身边,藏在这支玉簪里,一直默默地保护着她。

    因而从院子里出来时,她只带了这簪子,也算睹物思人了。

    马车很快停在了郊外的据点外,门口站了个身穿玄衣的青年男子,眉清目朗,星眸含威,正是当年父亲手下的一员大将,这些年一直都驻守在中州边境,可自从知道先王的死有蹊跷之后,便急匆匆从边境赶了回来。

    这个人是可信的。

    看到他,锦藜提着的心,轻轻落了下去。

    掀开帘幕,锦藜便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饱经风霜,浴血沙场的眼睛,她怔了一下,罗啸走上前,朝她拱手一礼,“属下见过二小姐。”

    “罗将军。”锦藜朝他点了点头,笑道:“好久不见了。”

    罗啸看着她眉目如画的容颜,眼神一动,伸手将她从马车里扶了出来,“公主若不介意,请到里屋一叙。”

    知道他要问事情的经过,锦藜也不怵,“有劳罗将军了。”

    两人走进院子,里面已经有好几个人侯着了,都是些武将,看到锦藜后,面色严肃的行了礼,之后就开始谈正事。

    附身在玉簪里的温茶呆的无聊,眼见天色暗下来,转身飘到了屋顶上看星星看月亮。

    锦藜说到大半夜才从屋里出来,她面色苍白,目光却十分冷静,看不出究竟说服了其余人没有。

    第二日一早,罗啸便派人去查事情的真实性,过了两天探子报回的信息,让罗啸怒不可遏。

    这才证实了锦藜没有说谎。

    现下的中州王竟是用这样不齿的手段坐上了王位,其无耻程度,简直闻所未闻。

    罗啸又将锦藜找过去议事,他们都是中州的勾股之臣,过去陪锦藜的父亲征战四方,后面又陪锦茶出生入死,早就将忠诚刻进了骨头里,最后一个疏忽竟然让奸佞小人登上了王位,这如何对得起对他们有知遇之恩的先王?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大小姐?

    “二小姐,你有什么想法?”众人商讨几次之后,罗啸索性开门见山,问了锦藜的打算。

    她现在是先王唯一的子嗣,她要是有抱负,他们必然万死不辞。

    “我想给父亲和姐姐报仇。”锦藜也没有遮遮掩掩。

    “二小姐可否说的更详尽些。”

    “我想拿回属于我父亲和长姐的东西,让所有迫害他们的人付出代价!”

    这已经十分清楚了。

    罗啸点点头,“既然二小姐心中已有定论,我等自然是要追随二小姐的,只是想要抓到那凶手,还需要仔细谋划一番。”

    “当然。”锦源可不是那么好推翻的,他手中兵力虽不足,但也培养了属于自己的护卫队,再加上禁卫军统领周威贴身保护着他,想要接近他需要费一番功夫。

    接下来的数日,锦藜都在和罗啸议事,但不久后,灵州王便修书锦源,让他把裴长明送回去。

    锦源哪有裴长明的消息啊,他在王宫里急得团团转,心里更是恨毒了锦藜。

    如果不是锦藜这个贱人带走了裴长明,灵州又怎么会过来要人?

    那可是未来的灵州王,他就是胆大包天也不敢私藏。

    奈何灵州王根本不听他的解释,一味要见到人,更出言威胁,三日之内见不到人,就出兵中州大道,以中州十万血肉献祭儿子亡魂。

    这话一出,众人都知道灵州大公子怕是凶多吉少了。

    可众目睽睽之下,究竟是谁杀死了裴长明呢?

    一听说要打仗,锦源吓得浑身哆嗦,直接派出信使,让边境士兵做好准备,可非但没有得到回信,还得到了裴长明的断肢一条。

    锦源吓得整夜睡不好觉,一股不祥的预感,让他浑身都战栗起来,直接叫了周威和死士整夜整夜的守在自己身边,生怕出个什么意外。

    边境有罗啸抵着,那是他那短命哥哥培养出来的大将,用不着害怕,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小命。

    看着锦源缩在床榻上瑟瑟发抖胆小如鼠的模样,周威心里百转千回。

    二小姐逃出去之后,他就知道事情坏了,凭借罗啸对先王的爱戴,他只要知道先王的死因,绝对会血洗王宫,不死不休。

    只是现在他反水,还来得及吗?

    周威有些后悔没听大小姐的话了,要是当时他站了队,何至于在这儿担惊受怕?

    三日后,锦源没有交出裴长明,灵州大军压境。

    将军罗啸在战场上受了重创,中州节节败退,让这场战争几乎没了悬念。

    一连大败几场后,锦源再也忍不住,派了身边培养的五万私兵前去支援。

    五万援军一到边境,便和灵州军队杀的如火如荼,这时,锦藜带着三万士兵直逼王城。

    于战火纷飞里,同自己的叔叔下了战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