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腐草为萤(十六)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早,一只灰蒙蒙的麻雀停在了锦藜院子外的琼花树上,叽叽喳喳叫唤个不停。

    锦藜挥退碧竹和桃枝,不紧不慢的走至树下,轻轻伸出手,那麻雀瞧了她一眼,黑黝黝的眼睛转了两下,才扇着翅膀,落在了她的掌心里。

    它是灵族培养出来的信使,比灵州的报信鸟更为机灵,不仅能识得人身上的气味,还能巧妙的避开多余视线,把信送到唯一那人手中。

    麻雀用细长的爪子蹭了蹭毛茸茸的羽毛,须臾,一道浅黄色的小信筒从它羽毛里掉出来,恰巧落在锦藜的手里。

    麻雀朝锦藜叽叽喳喳叫了两声,便扇动翅膀飞回了琼花树。

    此时已过琼花花期,但苍翠的枝叶依旧如染了黛墨般美丽,

    麻雀钻进琼花树,片刻便不见了踪影。

    锦藜拿着信筒回到屋里,小心翼翼的打开信纸,里面只写了两句话。

    这两句话,让她蓦然松了口气。

    三日后,有人会来带她出去,那些人是谁已经很明显了。

    锦藜坐在窗边,回想起父亲当年的那些士兵,心里为能离开牢笼欣喜,又为看不清的前路担忧。

    她不知道该如何同那些将领相处,更不知道她一个有刑克之名的小姐,又如何让他们臣服。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锦藜握紧拳头,心里开始盘算着三日后,要带些什么东西离开。

    照她的想法,是想自己一个人走,但婢女桃枝和碧竹都是她较为看中的,如果可以她也想将她们一并带离。

    只是这被锦源看的严严实实的院子,真的能把人带走吗?

    三日一晃就过了两日,去灵州退亲的刘管家托船家带话回来,说他连灵州王的府邸也进不去,在路上还遭到了好几波人的追杀,这亲怕是退不了了。

    锦藜也不恼,反正她都是要离开的人,这亲退不退已经不重要了。

    王宫里的锦源得知刘管家带来的消息后,在寝宫大肆嘲讽锦藜无知,这刘管家是有几分本事,可有再大的本事,也比不上灵州王一根手指头,单枪匹马就想退亲,简直自取其辱。

    他挥挥手,让身旁伺候的宫人下去传话,这刘管家就不用回来了。

    接到命令的周威迟疑了一瞬,很快就派人下去击杀刘管家。

    没多久刘管家身死归途的事就传到了锦藜耳朵里,彼时她已经挣脱了囚牢,在郊外恨不能杀死当时无知的自己。

    第三日,天微微亮,锦源便带着人,大摇大摆的走至锦藜的房间,“今日便是灵州大公子到来的时间,你收拾收拾同我一道去接他。”

    锦藜面露不渝,并不想跟他一起去,锦源冷笑一声:“你以为现在还是你父亲的时代吗?跟本王作对的下场,就是被处以火刑,做决定之前,你最好掂量掂量。”

    锦藜垂着眼眸,不敢反驳他,但手指却在身侧抠出了血。

    又是这样,每一次,这个人除了侮辱她,侮辱她的父亲和姐姐,嘴里从来不会吐出其他话。

    见她不说话,锦源脸上出现了一丝轻蔑,他叫住身后的婢女,“你们几个,马上伺候小姐换一身衣裳,灵州喜典雅素美,照着那个来。”

    “是。”

    片刻,锦藜就换了一身纯白色的菡萏初开裙,梳了精致的灵蛇髻,脸上抹了一层胭脂,嘴上也上了灵州最受喜爱的荷色口脂,让原本苍白孱弱的她,看起来多了几分生气。

    中州处于九州最中心的位置,每日来来往往人数颇多,驿站一般都设的很大,灵州船停下来的驿站,更是充满了灵州特色。

    此时天光明媚,只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一艘巍峨高大的三层大船,宛若行驶于海上的宫殿,朝着驿站方向而来。

    第三层甲板上站了个身穿明黄色仙鹤图样的年轻男子,正迎风而来,远远的就可感受到他身上难以言喻的贵气。

    这正是灵州大公子裴长明。

    近了,那大公子的样貌便能看清楚了。

    他皮肤白皙,生的眉清目秀,手里还握着一柄清雅折扇,端的是雅致做派,奈何眼睛里带着大家公子的盛气,眼角又阴鸷异常,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

    锦藜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船停下来后,锦源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陪笑着想亲自带裴长明去王宫,可裴长明并不给他面子,目光灼灼的落在了锦藜身上。

    十四岁的少女打扮的清丽素雅,可眉间的国色,绝非衣物能掩饰。

    裴长明走至锦藜身旁,二话不说就握住了少女的柔夷,深情款款的说道:“我看,还是让二小姐带我过去吧。”

    锦藜身体一僵,张嘴就要拒绝,一旁的锦源却是求之不得,“好好好!本王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罢,锦源便拉了一众宫人离场,从头到尾,没有看锦藜一眼。

    锦藜挣开裴长明的手想跟过去,却被裴长明一把搂住了腰,大庭广众之下,他的做法称得上无耻,可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灵州大公子那可是未来的灵州王,宠幸一个有刑克之名的二小姐,有什么不好的?

    叫他们说,这二小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才是。

    “放开!”锦藜呵斥一声,伸手就去打裴长明的手,裴长明也不怕疼,他嘲笑着她的天真,用力掐住她的腰,把她带进了一旁的马车里。

    一进马车就把锦藜,锦藜就踢开裴长明往外跑,裴长明扯住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扯到了地毯上,伸手就给了她一耳光,“装什么贞.洁.烈.女,你叔叔把你送到我面前,不就是为了让你讨好我吗?你现在想跑,也要看我肯不肯!”

    锦藜被打的偏过了脑袋,她双目赤红的盯着裴长明,眼底怨恨叠生,“你既然已经同庸州二小姐在一块了,又为何回来找我?”

    裴长明勾起嘴角,目光扫过她精致漂亮的脸,“我在信里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没有不要你。”

    没有不要她?

    锦藜气极反笑:“你的意思是,你要娶我?”

    裴长明面色一变,看向锦藜的目光瞬间不善起来,“怎么,你还想背着刑克的名声嫁给我?你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