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腐草为萤(十五)
    ,精彩小说免费!

    温茶提心吊胆的被送回了锦藜的院子,一路上死死扯住非夜不放手,就差跪地叫爸爸了。

    可非夜不松口,一副冷眼看她能翻出什么花样的表情,简直欠揍到爆。

    要不是有那个什么蛊虫,温茶真想揍他一顿。

    “你求我也没用,这是你自找的。”

    非夜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眼底还有残留的薄怒。

    “是是是,我自找的行了吧。”温茶说不过他,也懒得跟他再说,只道:“我也不求你把虫子取出来了,你帮我把信送到就行。”

    非夜拧起眉头,“现在?”

    “四天之内,越快越好,如果你要带鲛族回南海,那就现在送。”

    非夜思索了片刻,说道:“去南海往返最少需要八日,四日来不及,带我去取信。”

    “要等片刻。”温茶看向屋里快要醒来的锦藜,“写信的人是她。”

    温茶飞身进入锦藜的眉心,给她编了十分短的一封信,告诉她送信的人就在窗外,是她的朋友,把信写好后,递到窗口,那个朋友自然会取走。

    这个梦很短,锦藜没一会儿就醒了过来,什么话也没说,也没往窗外看,拿起桌上的纸币,照着梦里的指示写了一封信。

    她写的很快也很认真,一点都没有怀疑梦的真实性,潜意识里觉得这是姐姐在帮助自己。

    写好信后,她打开窗户,将信递了出去,瞬间,那封信就被取走了。

    锦藜朝外看去,院子里没有其他人,但那封信就是不见了。

    “是姐姐的朋友吗?”锦藜忍住惊讶,脸上挂起了一丝微笑,“是姐姐请你来帮助我的吗?”

    微风拂过,蔷薇随风摇曳,窗口飘来一阵清淡的花香,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但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谢谢你。”锦藜攀在窗边,漂亮的眼眸里难得明媚,“如果你见到我的姐姐,能帮我给她带句话吗?”

    依然没有人回答,不过锦藜却微笑着说了下去,“请你帮我告诉她,我很想念她,希望她好好照顾自己。”

    锦藜说完话后,没有纠缠,轻轻的合上了窗户。

    院子里的温茶看着她所在的方向,默默的叹了口气。

    有个妹妹什么的,挺不错啊。

    非夜把信放进袖口,淡淡道:“我离开这几日,你最好不要乱跑,跑多了,肚子里的蛊虫就会长大,到时肚子饿吃掉你的魂魄,你最好不要怪我。”

    “喂!”温茶吓得脸都白了,揪住他的手臂,恳求道:“虫子是你养的,你行行好,你帮我弄出去可以吗?”

    非夜冷冷一笑:“不可以。”

    温茶:“……”

    “还有,”非夜扫了她一眼,说道:“没事也不要跑去王宫,中州王找的道士有几分本事,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只有挨打的份儿,惹急了只会被打的魂飞魄散。”

    温茶:“……”

    “没想到你竟然还关心我?”短暂的蛋疼之后,温茶t到了重点,她用手肘捣捣少年的腰,揶揄道:“你这么怕我死,是不是爱上我了?”

    非夜被她不要脸的程度吓到了,“满口胡言!住嘴!”

    温茶“噗嗤”笑出来,“开个玩笑而已,你这人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

    非夜面色冷漠的盯住她,“我只是担心佣金,没有佣金谁管你死活。”

    好吧好吧,大佬就是这么现实。

    温茶也不跟他仔细计较,说道:“那你回来以后能帮我除了肚子里的蛊虫吗?这个也可以算佣金的。”

    “看心情。”

    温茶:“……”

    “我说的话,你最好都记清楚,你要是死了,你妹妹可逃不掉。”

    卧槽!这个死神经!

    温茶捏住拳头一拳锤到他胸口,“能别这么现实吗?你们这些异族就没点同情心吗?”

    同情心那是什么东西?

    非夜握住她的拳头,一用力把她丢到了锦藜的屋顶上,“这段时间,你最好安分点。”

    说罢,他转身,从院子里跳了出去,朝来时的路回去。

    温茶赶紧从屋顶上爬起来叫住他,“信你一定要送到,还有,信的内容你不许看,你要敢看,我诅咒你一辈子不能脱单。”

    非夜停下脚步,没好气的说:“再不闭嘴,我马上看信。”

    温茶立时噤声,住嘴就住嘴,又不会少块肉。

    非夜继续往前走,等他走远了,温茶才躺在在屋顶上骂他,“你这个冷血无情,毫无人性,丧心病狂,丧尽天良,注定单身一万年的家伙,以后别想让我再跟你做交易!”老娘可是未来女王的姐姐,以后有你高攀不起的,哼!

    耳力很好的非夜脚下一滑,差点从屋顶上摔下去,这个笨蛋!

    非夜走了以后,温茶回到了玉簪里,彼时王宫里已经大乱。

    到时间来收鲛珠的宫人被下了个半死,地牢里的七个鲛人和十三个羽族全都不见了,其中八个还是即将到送到灵州的赠礼,这可如何是好?

    宫人即刻禀报了禁卫军首领,很快锦源也知道了,他看着被捏的粉碎的玄铁监牢,气的目眦欲裂。

    “该死,你们都该死!”他反手指着周威的鼻子,眼睛里射出迁怒的光芒,“在外面守了一晚上,却还是让人劫了地牢,本王要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统统给我出去领罚!”

    说罢,他又指着收鲛珠的宫人,“把这几人给我马上杖毙!”

    一时间,整个地牢里鬼哭狼嚎,只要牵涉到昨夜事件的人,纷纷挨了板子。

    周威看着被打的稀巴烂的宫人,面上闪过一丝屈辱,这就是新王,还未问清楚事情的经过就开始惩处,简直不配为王!

    他脑海里浮现出温茶说的话,原本还犹豫不定的心,瞬间有了决策。

    活在锦源的手下,迟早有一天会成为牺牲品,与其这样提心吊胆,还不如另谋出路。

    跟在锦源身后的无极道士看着地牢里的景象,心里更是对蛊族更加敬佩。

    他虽为道士,却仍有许多顾及不到的地方,若能得到这位蛊族的庇佑,讨得一只百毒不侵的蛊虫,以后行走各国,也算有了保障。

    只是如何才能跟这位蛊族交好呢?

    无极道士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