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3章 腐草为萤(十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不需要知道。”非夜并没有把温茶介绍给灵云的意思,“马上要到卯时,你的时间不多。”

    灵云有些不甘心,目光定定的看着温茶,眼珠子转了转,“坊主,这不会是你的小相好吧?”

    小相好?

    温茶震惊的回望着灵云,这什么眼神啊,她这样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和非夜有瓜葛?

    “闭嘴。”非夜果然皱起了眉头,“最好不要过问不相干的事。”

    什么叫不相干的事?

    灵云眉头一挑,不觉得温茶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要知道仙乐坊建立十年,坊主身边可从来没有过小姑娘,就连她们这些成员也不敢在他面前多晃悠,这姑娘一看认识时间就不长,可坊主怎么就把她带身边了呢?

    动机不纯啊。

    “我雇佣了他。”温茶淡定的解释道。

    “什么?”灵云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温茶,“你说你雇佣了谁?”

    “你们坊主。”

    灵云绝倒,她们坊主那可是随便能雇佣的吗?

    这姑娘简直是——

    “我们坊主可不是一般人,你拿什么雇佣的?”

    “我拿——”

    “够了,”非夜打断温茶未出口的话,目光冰冷的看向灵云,“你最近很无聊?”

    灵云被他看的缩了缩脖子,干笑道:“我这不是好奇吗?”

    非夜:“如果无聊,乐坊还有很多仇家要打理,这次换你去。”

    “不要啊,坊主,”一想到那些丧心病狂,纠缠不休的仇家,灵云脸都白了,“仇家不是羽族大哥在处理吗?我这样的美人怎么能抢他们的功劳呢?”

    “那就滚。”非夜的语气和他的人一样冷。

    “好好好,”灵云不敢再触他霉头,陪笑道:“我马上就走,您可千万别生气。”

    非夜没搭理她,拉着温茶转身离开。

    灵云停在原地,看着他瘦削冰冷的背影,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就算一起共事十余年,非夜也从来没给过她一次好脸色,每回想凑近一点,都会被打击到怀疑人生。

    这个男人,哦不,是这个少年,似乎没有心。

    不讲情面,不会心软,对任何人,都一副拒之千里外的态度,十年如一日的冰冷,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灵云叹了口气,收回目光朝王宫的方向而去。

    一行人走到距王宫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非夜转头朝老鲛人说了两句话,侧目过来,拉住温茶的衣领,就朝锦藜的院子走去。

    “喂!”温茶被抓的措手不及,“你要送我回去,提前说一声不行啊?”

    非夜:“快日出了。”

    “那你可以让我自己回去啊,”温茶不高兴的说:“我自己很快也能飘回去,你现在把那几个鲛人丢在一边,一会儿出事了怎么办?”

    非夜呼吸一滞,“你很担心他们?”

    “当然啦。”温茶眨了眨眼睛,说道:“他们现在手无缚鸡之力,要是碰到仇家,该怎么办?”

    非夜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波动,“你是人类,跟他们无亲无故,甚至还是被他们怨恨的中州皇室,就不怕他们报复吗?”

    温茶身体一僵,“你的意思是他们要杀我?要让中州灭国?”

    非夜没有答话,温茶顿时苦了脸,“冤有头债有主,又不是我抓的他们,他们要找,也要找真正的仇人。”

    “呵。”非夜冷笑一声:“中州王是你的叔叔,你也难辞其咎。”

    卧槽,这还要甩锅?

    “锦源哪里算我的叔叔,他也是我的仇人啊!”温茶紧握住少年的手,目光灼灼,“仇人的仇人是朋友,你要是想对付锦源,我可以跟你合作。”

    非夜的目光静静地落在她脸上,来回打量了几次后,眸子里划过一丝轻慢,“就凭你?”

    这句话惹毛了温茶,她火大的看向少年,愤愤道:“我怎么了?我难道就不能逆袭吗?”我妹妹以后可是称霸九州的女王,别说区区中州,就是九州、海外都不在话下,你现在看不起我,明天就让你跪下来叫爸爸信不信?

    非夜凉凉一笑,“一个需要找雇员的阴灵,不值得我冒险。”

    好哇!温茶气的简直要炸裂,脑海里浮现出一句经典台词。

    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要你高攀不起。

    走着瞧!

    非夜看出了她的不服气,这使得她整个人生气勃勃,他眉头一扬,说道:“我在他们身上放了萤火虫,没人能带走他们。”

    他指的是那四个鲛人。

    温茶冷哼一声,“全世界就你最厉害。”

    非夜松开她的衣领,两手捏住她的脸,用力朝两边扯了扯,“好好说话。”

    温茶恨极,明明是他无知,还要在这儿教训她,凭什么?

    她迅速揪住他一只手,放进嘴里狠狠一咬,打算咬死这个看不起她的家伙。

    非夜被咬的措手不及,等回过神时,只觉得手指被一阵湿润的温暖包裹,些许刺痛从指尖传来。

    “不可!”他瞳孔一缩,急忙抽回自己的手,但温茶咬的非常狠,他不仅没有抽回,还被那一下咬破了手指,一股药香瞬间就炸裂在她的口腔,好闻到让人痴迷,温茶一呆,下意识的舔了一下他的指尖。

    就是那轻轻的一舔,让非夜红了眼睛。

    也不知是气的还是什么。

    “放开!”非夜用力捏住她的两颊迫使她张开嘴,温茶怎么也不张,睁着一双得意的眼睛看着他,毫无顾忌的嘲笑他。

    非夜眼睛一深,语气不善道:“我让你松。”

    不松就不松!温茶用行动表示抗议。

    非夜看她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气的脸都红了,手指狠狠一用力,捏的她“哇”的一声叫出来,不得不张开了嘴。

    非夜迅速抽出自己的手,迅速用手帕裹住了伤口。

    温茶揉着被捏的生痛的脸颊,看他一副被侵.犯的模样,不以为意的抖抖肩,吐槽道:“又不是强了你,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非夜偏过头,目光阴冷的盯住她,骂道:“你这个女人、简直不知羞耻!”

    不知羞耻?尼玛,这人是黄金圣斗士吧?不就咬了一下,搞得跟被怎么了一样,也是醉了。

    包裹好伤口以后,非夜看着温茶的目光都快杀人了,“我的血里都是蛊虫,咬了我的手,你别后悔。”

    血里有蛊虫?想起自己吞下去的那股药香,温茶心都凉了,“有蛊虫你怎么不早说?”

    “我为什么要说?”非夜冷笑道:“你自己找死,还要我拦着?”

    “别呀,”温茶登时就泪目了,抓住他的手不放,“我错了大哥,我给你道歉,你把我肚子里的虫取出来成吗?”

    非夜“呵”的一笑:“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