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腐草为萤(十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非夜的失常让温茶惊讶,刚才见到羽族,他面无表情,怎么看到鲛族就这么可怕了?莫非他和鲛族渊源更深?

    水牢里的鲛族也感觉到了非夜的存在,没有眼睛的老鲛人抬头,寻着感觉望向了非夜,那没有眼珠的脸上涌现出一丝激动,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摆动着破败不堪的鲛尾游到水牢边。

    “是您来了。”老鲛人的声音已经太苍老了,不仅没了鲛族的柔美,更带着粗砺的沙哑。

    非夜望着她脸上的窟窿,眼神一沉,“是我。”

    “我就知道是您,”老鲛人愁苦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

    非夜没有回答她的话,老鲛人自顾自的说:“之前见到您,还是两百年前,那是您还是少年,没想到两百年过去了,一点都没变。”

    非夜收起自己外露的情绪,淡淡道:“两百年对你我来说,的确有些长。”

    “是啊,”老鲛人面上浮现出一丝怀缅,“只可惜,再见面时,我丢了鲛族的颜面。”

    非夜面不改色道:“我会带你们出去。”

    这话一出,立时就惊动了其他三个鲛人,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是谁,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想要自由的决心,纷纷摇着尾巴游向非夜,“您说的是真的吗?”

    其中一个女鲛族欣喜又激动的说:“只要您能将我们送回大海,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我也是!”其余两个男鲛族随之应声,“我们被抓来一年多,若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死的。”

    “您不知道,我们在这儿过得是什么日子,”男鲛人痛苦的说:“早上中州王就会派人前来收鲛珠,若是哭不出来,就得日日受鞭打,我们的鲛尾就是这么被打烂的。”

    “收完鲛珠后,就要开始织绡,若哪天织的少了,就要被道士夺取声音,羌芜的声音已经被中州王送给了歌姬。”

    羌芜是那个老鲛族。

    “她已经没有鲛族的声音了,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我们都会死的。”女鲛族哀哀的哭起来,眼泪说着脸庞簌簌而下,化作一颗颗晶莹的珍珠落入水中。

    “别怕,”老鲛族轻声安慰她,“大人一定会带我们出去的。”

    “真的吗?”女鲛族看向非夜,漂亮的碧瞳里,满含期待。

    非夜淡淡的点了点头,几个鲛族便抱作一团,难过的哭起来。

    非夜没有停留,拉着温茶继续往里走。

    外面关的都是快要被遗弃的鲛族,里面关的才是正主。

    果不其然,转过弯,另一个水质清澈的水牢便出现了,水里浮动着三条鲛族,温茶一眼就认出了南音。

    她靠在墙角,眼睛紧闭着,脸色苍白又脆弱,半点也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

    其余两个鲛族也进入了睡眠。

    非夜走到水牢边,什么也没说,只看了她两眼,南音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非夜那一刻,漂亮的眼里迸出了惊喜的光芒,“坊主,是你吗?”

    非夜冷冷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是我。”

    南音急急游到他身边,激动的眼睛都红了,“我就知道是您,您一定会来救我的。”

    非夜没答话,只拉着温茶后退了一步,冷声道:“这是最后一次。”

    “什么?”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非夜不留情面道:“下次再被抓,仙乐坊不会留你。”

    南音脸上划过一丝惊惶,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非夜,不相信他会这样绝情,“这次是我不对,但也不是我想这样的,坊主您怎能全怪我呢?”

    “擅离职守,愚昧无知,仙乐坊不需要这样的人。”

    “我——”南音被说的满面通红,“我还不是为了陪魅魅,要不是她,我哪会这样?”她被抓,还是被魅魅连累的呢。

    非夜并不理会她的说辞,只道:“仙乐坊有仙乐坊的规矩。”

    南音脸色一白,知道事情难了,只能认命,“好吧,下回再被抓走,我就回南海。”

    非夜道:“后半夜灵云会带解药来,之后,她会带你们离开。”

    你们?南音一惊,“还有其他人?”

    非夜懒得跟她解释,手径直落在玄铁牢门上,手指一用力,竟生生将门粉碎了去。

    其余两个鲛人被吵醒,睁开眼睛看到两个陌生人都有些惊慌,以为是中州王派来磋磨他们的。

    非夜打开牢门后,也不解释,转身就朝来时的路走去。

    他要先带走外面的那四条鲛族,他们必须尽快回到海里,否则很快就会死去,尤其是那个老鲛族。

    鲛族一般能活千年,没有固定的成年期,可在成年后,会迅速进入青年时期,青年时期是鲛族的常态,只有即将死去时才会显出老态,迅速衰老,一旦变老,就会在一两年之间死亡。

    那个老鲛人已经不行了。

    非夜打开水牢门,四个鲛族都有些欣喜,纷纷扑到门前,迫不及待的化出双腿,想要跳出来。

    三个年轻鲛族出来后,非夜带出了那个老鲛族,用萤火虫给四人掩了身体,带着他们朝外面走去。

    路过羽族时,那些人还不断恳求可否将他们也带出去,非夜充耳不闻,带着几人迅速出了地牢朝王宫外走去。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守卫们的精神都有些疲乏,绕过看管的最严的地方,不紧不慢就出了宫门。

    非夜取出萤火虫联系灵云,片刻后,一道白雾落在了不远处的屋顶上,化作一个貌美清丽的女子。

    “解药。”非夜言简意赅的伸出手,灵云撇撇嘴,把找了一晚上才找到的解药取了四颗给他。

    “中州王很谨慎,解药只有八颗,还都是为那些剪了指甲和翅膀的羽族准备的,他要把他们送去灵州,讨好灵州王,否则连解药都不会有。”

    “让白羽研究,”非夜面色淡淡道:“她应该非常想救自己的族人。”

    灵云也知道那些关押在地底的羽族,面上闪过一丝痛恨,“白羽要知道族人的下场,中州王一定要被碎尸万段。”

    非夜不置可否,把解药分下去之后,嘱咐道:“救出南音后,问问她身边的鲛族,若是想回南海,就把她们送走,如果不想走,就让她们自己选择去处。”

    “好,”灵云点点头,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她悄悄扫了温茶一眼,惊讶道:“这姑娘好生眼熟?也是中州王囚禁的人吗?我之前在地牢里怎么没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